十七章·东引-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七章·东引

    “他是想做什么?”卫安放下杯子,手指敲击着桌面,很快便觉得不对劲:“这件事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沈琛长出了口气,对着卫安露出个苦笑来:“也不尽然没有好处我查到一件有趣的事,楚景盟最近好似对卫玠很有兴趣。”

    卫玠最近在筹备跟陈绵绵的婚事。

    卫安的瞳孔瞬间放大,很快又笑了出来。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事情就能说得通了。

    什么一石二鸟,什么叫做算计的是晋王,最后还是为的临江王府好。

    说到底,其实楚景行想嫁祸的根本就是卫家罢了。

    沈琛很快便道:“你放心,现在他的手伸不出来了。”

    卫安挑了挑眉,便听见沈琛轻描淡写的说:“父王已经下令,收回他的世子印信。”

    收回世子印信?!

    卫安有些吃惊。

    收回印信,代表着以后如果临江王真的举事,那楚景行在京中将得不到任何支持!-----那些临江王府安插在京城中的暗线,他一个都指使不动。

    他也不能获取任何支持!

    临江王竟然下了此等决心?!

    沈琛见她吃惊,便道:“我父王说,他现如今做的越多,便越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楚景行自以为自己做的很对,也自以为自己给的理由很足以令临江王信服------毕竟他并没有影响王府的利益。

    可是临江王根本就不想要这样的一个继承人。

    现在临江王尚且在壮年,尚且能带兵能打仗,能谋划能处事,可是楚景行这个当儿子的却已经迫不及待的在他面前表现他自己有多么冷血。

    这是大忌。

    楚景行已经犯过不止一次了。

    卫安轻轻嗯了一声。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过了片刻沈琛才道:“我父王的意思跟我的意思是一样的,有些东西我们自然不能放弃,可是就算是为了得到这些东西,有些底线也仍旧要遵守。”

    怪不得上一世临江王最后能把成化帝打的节节败退。

    卫安神情放缓有些感叹:“那你这次来,是想告诉我,王爷是诚心想要跟我父王合作吗?”

    郑王和临江王如今是见了面都不打招呼的。

    他们明面上不能有任何往来,但凡有一点不对,都容易惹来大祸。

    沈琛痛快的应了一声:“我说过我父王不是那样的人的”

    卫安想起来之前沈琛说过的话,便忍不住笑了笑:“王爷可真是果决啊,他就一点儿也不忌惮长安长公主府吗?”

    长安长公主的亲生女儿嫁给了楚景行,如果临江王做出此等举措,无异于就是在跟长安长公主府划清界限。

    “与虎谋皮,有何益处?”沈琛提起长安长公主便面带冷意:“她所图甚大,纵然是一时能拉为盟友,以后又怎么能保证一直让她满意,不来反咬一口?”

    上一世楚景行费尽心思也要除掉沈琛,不惜污蔑他通敌,看样子就算得逞,也未必就真的万事随心了。

    临江王跟隆庆帝是决然不同的人。

    他是很看重情分的。

    正堂内,长安长公主正眼神锋利的看着袁嬷嬷:“确定办妥了?”

    她生的富态,这份富态让她表面上看起来比另外两位公主要平和慈爱的多,可是她的一双眼睛却也因着富态而格外的狭长,让人望之生畏。

    袁嬷嬷连忙点头:“您放心,都已经办妥了,二老爷身有旧疾,原本便禁不得风,如今被流放,路途遥远又苦寒,他便旧疾复发”

    长公主嗯了一声。

    袁贺这个人本来就不能留着,他不止知道赌场的事。

    要是留着,难免卫家和郑王会借他生出更大的风浪来。

    想到这一点,她的眼神越发的冷硬,语气也像是镀了一层冷霜:“其他的事都办的怎么样了?”

    卫安和郑王能找到袁贺,就或许会察觉到其他的事。

    而这一点,是让她万分不能忍受的。

    袁贺还不能动她的根本,不能把她怎么样。

    可是一旦被发觉了她跟谢二老爷之间的联系,那就是杀头的大罪了,隆庆帝是不会对任何跟楚王有勾结的人手软的。

    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也都处理妥当了,您放心。”袁嬷嬷仍旧平静:“只是还有件事要请您的示下白先生那边来了信,说是福建似乎已经提前派人去西安了。”

    刘必平的动作这么快?!

    长安长公主有些震惊,随后便又弯了弯唇讥讽的笑了。

    刘必平越是反应迅速,那就越是证明这人嗅觉灵敏能力强大。

    这样才好玩,卫安自以为聪明,她就让卫安知道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杀人不见血。

    不过是片刻后,长安长公主便反应了过来,冷静的叮嘱她:“告诉白先生,让他用印鉴动手,先把人给转移到别处去,然后便依照我们之前商量的去办。”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卫家跟刘必平对上了。

    等袁嬷嬷答应了要出去,她想了想又叫住她:“这封信快马送去,别耽误了。之后你便仍旧过去罢,她那里恐怕需要人手。”

    袁嬷嬷原本是仙容县主的陪嫁的。

    可是之前因为她手里的事还没全部移交清楚,所以长安长公主以她生病为由,让她慢些过去。

    现在事情处理的眼见得也差不多了,袁嬷嬷还是去临江王府那里好些,否则到时候仙容县主那里恐怕容易出事。

    毕竟临江王府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一个瑜侧妃就够人喝一壶了。

    何况临江王妃又因为最近长安长公主府出事而对她们颇有微辞,她怕仙容县主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袁嬷嬷答应了,将手头上长安长公主吩咐的事都处理完了,便赶赴临江王府。

    临江王府刚忙完了一场婚礼,上下都仍旧忙的厉害------之前礼部筹备的许多东西也要还回去对册,还要忙着筹备临江王夫妇离京的东西。

    仙容县主便有些发愁,见了袁嬷嬷才松了口气:“嬷嬷,您可算来了”

    都说婆媳是冤家,真到嫁了以后,仙容县主才明白了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