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敏捷-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九章·敏捷

    临江王府很快上下便都知道了世子临别之际跟王爷起了冲突的事,正院里伺候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触怒了主子。

    尤其是楚景行的书房,原本总算跟他稍微熟悉了些的护卫又都尽数被换走,全部换上了临江王妃的亲卫。

    他已经没有一个亲近人了。

    袁嬷嬷进门的时候,他正伏在案上自己跟自己对弈,棋盘上黑白分明交战不休,他的脸色冷淡得让人觉得害怕。

    袁嬷嬷却不怕,上前了一步给他行了礼,才轻声问:“世子还好罢?”

    她陪嫁过来,不只是为了帮助仙容县主,更多的还是作为楚景行跟长安长公主合作的纽带,现在楚景行出了事,她自然该理所应当的表示关心。

    可楚景行一抬头,她便知道仙容县主还是有些太嫩了-----她以为楚景行必定已经暴跳如雷,可是现在她看见的呃楚景行,分明气定神闲,眼神清亮,半点儿没有任何的怒气和怨气。

    袁嬷嬷心中便有些满意。

    能喜怒不形于色才是真本事,要成大事者,原本就该泰山崩于前而不改于色。

    楚景行已经放了手里的棋子,冲她挑了挑眉:“嬷嬷来了。”他问:“一切可都还顺利?”

    袁嬷嬷便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立即答话。

    楚景行也没有等她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把话说开:“卫安给了岳母大人这么响亮的一巴掌,照岳母大人的性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笑了笑,双手枕在脑后,自在又悠闲的问:“我听说袁贺死在了流放的路上,怎么样,是不是你们干的?”

    彼此之间都已经很了解了,袁嬷嬷也没有否认的意思,干脆的道:“是,二老爷死了,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

    死人才不会暴露更多的秘密。

    可是眼下的秘密,又是不是能藏得住?楚景行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如玉的脸上冷若冰霜:“是一劳永逸么?那之前为什么不能未雨绸缪,还被人钻了空子?”

    说起这些,袁嬷嬷的脸色便有些尴尬。

    楚景行问的这样直白,直截了当的指责长安长公主府没有能力。

    她咳嗽了一声,不置可否,只是道:“卫七小姐不是一般人。”

    是在说卫安确实很有本事,不承认是长安长公主府出了纰漏。

    楚景行轻笑了一声,也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只是问:“我要岳母大人办的事,岳母大人如今办的可有眉目了?”

    就是说之前给刘必平送信,又不能露出任何把柄的事。

    袁嬷嬷嗯了一声,答的很快:“这件事已经办妥了,您尽管放心。,”她抬起眼皮看了楚景行一眼,又道:“不仅如此,长公主还另外想了法子。”

    她说出了长安长公主借由明家遗孤的事引两边争斗的事,斩钉截铁的道:“卫家对这个孩子志在必得,可是刘必平却绝不肯把这孩子让出去的。”

    而那个孩子一旦不见了,双当都会觉得是对付把孩子带走了。

    不死不休的局。

    这两方都绝不可能肯放弃。

    而鹬蚌相争,向来是渔翁得利。

    楚景行玩味的露出一个笑来,下巴点了点:“岳母大人果然思虑周全,这个法子甚好。”他说着,又换了语调:“可是,这件事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吧?”

    袁嬷嬷便低眉顺眼的摇头:“您放心,殿下手里还握有当初楚王的死士,纵然这回二老爷露出了什么端倪,让卫家找到了线索,那也没用的。”

    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西安还是袁家的老家,又有那些死士们,根本就不怕卫家还能在西安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楚景行嗯了一声,眯了眯眼睛道:“最好是这样。”

    袁嬷嬷见他不再追问此事,犹豫了片刻便问起了这回他算计四皇子惹怒临江王的事::“世子向来不是这样莽撞没算计的人,不知道这回世子是有什么打算?”

    楚景行没有瞒着的意思,往后一仰呼出一口气:“收拢势力罢了。父王不喜欢冒进,可是多的使人嗯喜欢的。”

    袁嬷嬷便很快领悟过来-----楚景行是留在京城当质子许多年的,他在京城结识的萧家等人便是他自己拉拢过来的助力。

    临江王底下的老臣许多,临江王自己也已经成了气候,再投靠他,就算是成了事,有些人的功劳也比不过这些老人们,肯定会排在极后。

    可是投靠楚景行那却不同了。

    楚景行如今还只是一个世子。

    他手里还没有太多得用的他自己的势力。

    他又是嫡出,又是曾经接受过夏首辅的教导。

    不管是身份上礼法上还是他本人的素养上,都是很值得投资的一个人。

    那等眼尖的,早已经看出了苗头了。

    楚景行此举的确是得罪了临江王,可是他并不害怕,因为他同时在拉拢自己的势力------那些帮他筹划了这次的事,又得罪了晋王他们又因为这件事不容于临江王的人,便只能死心塌地的依靠他了。

    “世子眼光深远。”袁嬷嬷垂头叹了一声:“只是如此一来,到底是得罪了王爷”

    那怕什么?

    原本他之前也不是临江王最疼爱的儿子。

    而且

    他嘴角噙着一抹得意且又阴沉的笑意看了她一眼,轻飘飘的问:“而且,楚景吾不是同样也要留京吗?”

    袁嬷嬷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听出了楚景行的言外之意-----楚景吾也同样要留在京城,等到临江王一走,起事以后,到时候京城乱了起来,楚景吾出些事丢了性命,谁也找不出他的不是来-----他能逃出生天,大家就都该庆幸了。

    到时候沈琛也被刘必平解决了。

    他前面的大石头都被搬走了。

    临江王难道除了他这个嫡长子,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就算是有,这些跟着他的势力又肯同意吗?

    夏首辅可是他的老师!

    不管是谁当皇帝,总不能少了当臣子的,而夏首辅无疑是最不可或缺,大家都争相拉拢的那个。

    冲着他跟夏首辅的关系,那些临江王手底下的属臣们,也都会推举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