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拉拢-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四·拉拢

    卫老太太垂着头不发一言,方皇后便沉沉的叹了口气:“明姐姐死的那样惨,她去世之后,大皇子没人护持,很快便也陨落了。您是过来人,最知道这里头意味着什么”

    她见卫老太太抬起了头神情复杂,便又紧跟着抿了抿唇:“本宫这回召您进宫,实在是没了法子了。您能不能,帮本宫一次?”

    真是要把卫家扯进漩涡里来。

    卫老太太眼神闪动,声音越发的轻:“娘娘,我这副模样,能帮得上您什么呢”

    方皇后便立即打断了她,道:“能的,您自然是能的!”

    她说着便出了一口气又笑起来:“我知道明姐姐的忌日眼看着便要到了”

    明家翻案之后,原本便并没有遭到连累的明皇后的祭祀等一应事体仍旧每年进行,这几年在明家翻案之后还更隆重了。

    隆庆帝每年都会亲自祭拜。

    方皇后冷静下来便道:“您看,能不能上一封折子”

    上折子?

    卫老太太不大明白。

    方皇后便循循善诱:“您人老位尊,又是圣上的姨妹,在明姐姐的忌日来临之前,收到明姐姐的托梦也是有的”

    托梦?

    卫老太太有些想笑,随即又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要我上折子,说姐姐给我托梦,让我说四皇子是正统吗?”

    就是这个意思,方皇后松了口气,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满脸期望:“本宫知道这对您来说或许是有些冒犯了,可是现在除了这个法子,本宫也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了。”

    方皇后真是被德妃逼得失了分寸了。

    连这个法子都能想的出来。

    想着要用先皇后的名头来给她的儿子正名。

    借此来摆脱这次四皇子发病所带来的影响。

    卫老太太心情复杂,知道方皇后已经打定了主意,便苦笑道:“娘娘实在是太高看我这个老婆子了,就算是我肯上折子,圣上未必就肯听啊。”

    这是在让卫老太太用死人来替她博好感,博前途。

    站在卫老太太的立场,实在不得不觉得反感。

    方皇后显然也知道卫老太太的意思,不再卖关子,开门见山的和她说:“本宫不是故意要为难您,只不过这事儿,您是最好的人选了不怕您笑话,您也看见本宫的处境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本宫要是再不做些什么来反击,以后下场无非就是另一个明皇后。可本宫,是绝不愿意当明皇后的。”

    软的用完了,便该给点压力了,她笑了笑,若有所指的看着卫老太太:“您想必也不愿意再经受一次从前的痛苦,您说是不是?”

    这就是**裸的威胁了。

    卫老太太沉默一瞬,才万分不情愿的叹了口气:“娘娘非要如此么?”

    听这口气是有些松动了,方皇后并不答她的话,只是反问:“您说呢?”她见说的都差不多了,便又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道:“本宫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老太太帮本宫这个忙,本宫一定铭记于心的。听说贵府四公子即将成婚?说起来,绵绵还是本宫的外甥女,本宫理当赏赐的”

    卫老太太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看着她的眼睛,双手紧紧攥在一起,许久之后才问:“只要写封折子?”

    方皇后朝肖姑一点头。

    肖姑便会意的走上前给了卫老太太一张纸:“您老看看这个,再看着写便是了。”

    连草稿都已经替她打好了。

    卫老太太失笑,拿起来扫了一眼,便点了点头说:“老身知道了,一定不负娘娘所托。”

    目的达到,方皇后这才满意点头,笑的和煦又亲和:“那本宫便静听佳音了,多有劳烦老太太了。”

    心情好了,便记起了之前被打发走的卫安,回头去吩咐肖姑:“看看永和和寿宁在做什么呢,天气也冷,让跟着的人小心伺候,别叫她们冻着了。”

    又跟卫老太太寒暄:“是什么时候动身?只有您领着寿宁去吗?”

    这话问的很细致,卫老太太沉住气一一都答了,笑了一声又道:“毕竟大儿媳妇也在惠州,便想着过去瞧瞧,若是有机会,在有生之年,还打算回云南去”

    云南正是明家的祖籍,方皇后沉默了一瞬才道:“您有心了,必定能实现的。”顿了顿又说:“等这事儿了了,本宫送您仪程。”

    这是在说,到时候会帮忙促成此事。

    是投桃报李的意思。

    卫老太太谢过了方皇后,便安心的等卫安回来。

    永和公主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公主之尊难免傲气,她又跟仙容县主她们关系很是不错,卫老太太并不放心卫安跟永和公主待的太久。

    卫安却连永和公主的面也没有见到。

    那个叫做什么粉雪的宫娥领着她到了偏殿永和公主的住处,便说要进去通报消息。

    这一报就是大半个时辰,她一人留在偏殿中站得沾了一身的雪。

    殿中种着一株巨大的可由四五人合抱的合欢树,风一吹叶子扑簌簌的往下落,廊下挂着的鸟儿们似乎都被这冰天雪地的天气冻得懵了,窝在笼子里蔫蔫儿的没有精神。

    足足再站了有小半刻,粉雪才又急匆匆的跑出来冲卫安行了个礼,抱歉的挠头:“实在对不住了郡主,刚刚我碰上刘司珍,帮她拿了花样子,便耽搁了这就请您进去”

    宫里的宫娥们办事就没有这样没有分寸的,哪怕真有人要她帮忙,她也该找其他宫娥出来,不过就是报个信的事,说到底,其实就是里头的永和公主不大想见她罢了。

    卫安心知肚明,却并不恼怒,轻笑着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粉雪重重的松了口气,心里感激卫安的容忍,悄声道:“公主殿下心情不是很好,待会儿您小心些,不要提起平西侯”

    沈琛?

    早就听说永和公主吃了沈琛好几次闭门羹,以至于永和公主发了大脾气,连她的伴读们都被她拒之门外。现在看来,雪松也不是信口胡言,胡乱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