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准备-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七·准备

    瑜侧妃一直跟德妃的关系很不错,自从彭家倒了之后,德妃对瑜侧妃就更加亲近了,凡事都要问她的意见。

    这样也让她们的计划更顺利了许多。

    临江王挑了挑眉问她:“德妃是如何想的?”

    “原本还不敢轻举妄动,忌惮方皇后的身份,也不敢有那个胆子对四皇子下手。”瑜侧妃缓缓给临江王倒了杯茶,清了清嗓子道:“可是后来出了四皇子发病的事以后,情势就变了。我跟她说,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隐疾还能当天子的,她也深以为然。”

    一旦种下了野心,想要拔除就很难了。

    彭德妃原本就跟方皇后已经势不两立,这回出了这件事以后,方皇后对彭德妃就更是横眉冷目,这股没有硝烟的战火烧的人人皆知。

    彭德妃在委屈之余又万分愤恨,觉得方皇后是故意故技重施,又跟逼迫她早产发动生下五皇子的时候一样,是故意用苦肉计来陷害她的。

    两方现在都对锦衣卫督办的四皇子发病一案极为关注。

    临江王早有预料,彭德妃的反应也都在他的预计之中,想了想便笑了:“这样也好,省了我们多少事。”

    隆庆帝幸运了一辈子,可是运气从他开始对扶他上位的功臣磨刀霍霍开始便好像用光了。

    儿子们接二连三的出事,现在好不容易又生了两个儿子,可是又闹成这样。

    偏他自己还总觉得事情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

    若是在早年他还对方皇后宠爱有加的时候,彭德妃其实也未必能这样有野心,是他自己逐渐偏心,开始宠妾灭妻,所以才导致两宫水火不容

    推己及人,临江王想起楚景行来,好容易放晴了的心情又变得一团糟,交代了瑜侧妃几句便去了书房,让人去请沈琛。

    沈琛来的倒是快,临江王也没有跟他说多余的,只是道:“我们明天便要动身了,你差不多也要赶赴福建,这一路上要多加小心。”

    沈琛很快应是,见临江王心事重重的样子,知道他是在担心楚景行的事,便道:“林三少在您走之后便会把楚景盟楚景迁的事报上去”

    说起这件事,临江王的脸色便变得更差。

    楚景盟倒是死有余辜,可是楚景迁却完全是被牵连进来的,他嗯了一声,对沈琛道:“我已经跟三少说过了,不必牵扯楚景迁,就直接说楚景盟想要嫁祸世子取而代之,所以才收买了晋王妃的娘家人那个王供奉,想要栽赃在楚景迁头上。”

    这样一来,好歹楚景迁还是能留下一条性命。

    而楚景盟因为害了四皇子,肯定是活不成了的。

    到时候晋王照样会怒火中烧-----他对这个儿子远比对嫡子上心的多,得知这个儿子的死讯,再加上细作挑拨,照样会闹出事来的。

    一样能达到目的。

    沈琛嗯了一声,又跟临江王说了卫安和卫老太太被宣召入宫的事:“皇后娘娘不知道从哪儿想出来的法子,想让卫老太太写密折上奏,说是明皇后托梦指点,四皇子是大皇子转世投胎,乃是真龙转世”

    临江王有些错愕,听到最后才若有所思的翘了翘嘴角。

    方皇后看来是真的憋不住了。

    楚景行这一手虽然阴损,可是客观来说,也是实实在在的有用,实实在在的激化了两宫之间的矛盾。

    所以方皇后才连这个法子都想出来了。

    他问:“卫老太太怎么说的?”

    沈琛咳嗽了一声看向自己父亲:“她想问问您的意见,郑王的意思是,可以答应。”

    临江王便明白过来沈琛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你放心吧,我早已经跟你郑王叔谈过了。让卫老太太上折子便是。”

    他顿了顿又道:“不必上密折,光明正大的上奏折就是了。让天下人都瞧一瞧皇后娘娘究竟是多迫不及待的想推儿子上位,也让圣上瞧一瞧。”

    原本因为四皇子的病,隆庆帝便已经对方皇后很有意见。

    而五皇子偏生乖巧又可爱,跟暴躁的四皇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隆庆帝跟五皇子之间的感情显然比跟四皇子的感情要深的多。

    而德妃又吃透了隆庆帝的脾性。

    现在一旦方皇后闹起来,只要再有人在中间推波助澜,很容易就会让隆庆帝警惕,觉得方皇后是在夺权。

    这样一来,本来就混的水就更混了。

    他叹了口气告诉沈琛:“你让卫老太太尽管放心,旁的不敢保证,可是到时候我一定会还明家一个公道的,让她写完了折子便去福建吧。”

    这趟浑水趟一遍就够了,再继续留下来,只会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沈琛全都答应了下来,见临江王依旧愁眉不展,便问:“您还在为大哥的事情犹豫吗?”

    “倒不是犹豫。”临江王扔了手里的一封公文在桌上,瞧着沈琛摇头:“只是在想,若是有一天他真做出无法原谅的事,我应当怎么处理。”

    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光是想一想,就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临江王的意思是,楚景行会做出让人无法原谅的事比如说,当真对沈琛或是楚景吾动手,甚至做的更多吗?

    沈琛下意识的摇头:“他不会的。”她咳嗽了一声才看向盯着自己的临江王:“他是聪明人,知道要是这么做,就无法再回头了。至于出卖您那更是无稽之谈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难道楚景行还会不懂这个道理吗?

    他不会做这么得不偿失的事的。

    临江王似乎把楚景行想的有些太可怕了。

    临江王神情便有些复杂。

    反而是被算计的沈琛本人还对楚景行抱着一丝希望,而楚景行却一门心思的想要弄死他,这反差多令人觉得讽刺?

    他冷笑了一声呼了口气:“但愿吧。”他说,又道:“只是什么事都是不能轻易就下决断的,一切便看他自己究竟如何决断了。”

    选择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一点却绝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