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错综-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三十七·错综

    薛长史很快披着一件衣裳开了门,像是睡着了被叫起来的惺忪模样。

    护卫长瞧他一眼,忙请他穿好衣裳:“王爷那里有事请您过去。”

    薛长史一瞬便清醒了,打了个哈欠应是,关了门穿好衣裳再出门。

    护卫长恍惚间似乎听见有什么重物落水的声音,噗通一声闷响,不由站住了认真听。

    虽然开了年化了雪了,可是天气仍旧冷的吓人,若是有人跳进这冰凉的河水里

    等了一会儿,仍旧半点动静也没有,他才有些茫然的伸头往外面瞧了一眼。

    水天相接,在月光照映下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瞧不见。

    并没有人。

    他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是多心了。

    这么冷的天,真是朝廷的追兵,也用不着这么费尽不要性命。

    薛长史已经回过头来问他了:“护卫长还有事?!”

    他便连忙摇头,大踏步跟上了薛长史。

    晋王已经等着他许久了,一见了他便迫不及待把护卫长刚才通报的消息如数告诉了他,皱着眉头道:“看来是一定要本王死了。”

    他说这话,手还在微微颤抖,连声音也颤的厉害的。

    薛长史连忙上前一步搀扶住他,焦急的问:“王爷,难不成难不成真的被我们料中了?”

    晋王捂着脸瘫坐回椅子里,厌烦又恐慌的差点儿哭出来:“京城都来了人了,咱们走的第二天便去了官员,非得要见我。王妃挡了一次,也不晓得能不能挡过第二次”

    薛长史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显然也是担忧到了极点了,过了片刻才道:“王爷,那您如今想怎么办呢?”

    他见晋王猛然抬头看着自己,不闪不避的也望着晋王提醒:“若是咱们的猜测成真,那咱们可就算是逃到了封地也没用的。”

    他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只要这天下一天还是隆庆帝说了算,那么成了他眼中钉的晋王就不可能真的逃得过。

    晋王被这提醒弄得更加焦躁不安,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可是就算是暴躁到了这个地步,他也还是支支吾吾的摇头:“那有什么法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他还有一句话不敢说出来,总不能造反吧?!

    薛长史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失望。

    知道晋王胆子小,可是没料到他的胆子竟小成了这样,真是半点儿骨气都不剩了。

    连他最爱的儿子的生死都没法儿刺激的了他。

    薛长史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便道:“王爷,难不成您想坐以待毙?”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也不会费尽心思的想要逃了,还把妻子和最爱的表妹都留在了之前的码头当替罪羊。

    他苦恼的呵斥了一声:“当然不是!”说完又很是心烦:“可是事到如今,本王还能有什么办法?!”

    他向来是个悲观的人,凡事只会往坏处想。

    出了事也不会想应对的法子,通常都是被动的接受结果。

    薛长史已经把他的个性都琢磨透彻了,干脆利落的又推了他一把:“我知道王爷您的顾虑”

    他叹了口气,带着抚慰似地放低了声音,做出一种建议的姿态:“既然如此,不如您上一封请罪折子?”

    晋王便唰的抬起了头。

    到了现在,他除了害怕和惊恐,其余的情绪都已经很是麻木了,麻木得根本没心思想别的东西。

    大约是疲惫和逃亡总容易让人的思维变得迟钝,他完全被薛长史的话吸引住了,把他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写请罪折子?”

    薛长史义正言辞的嗯了一声:“是,既然圣上说四皇子是被小少爷谋害的,事情牵扯到了咱们王府,不管怎么样,事情就跟您脱不了关系。可是咱们也可以上请罪折子自辩啊!您趁上头发作之前先行认罪,说自己错了,自己宽纵了儿子”

    薛长史循循善诱:“只要把话说的漂亮些,折子写的好看一些圣上和内阁都是会看的到时候您再请人活动活动事情说不得就真的能大事化小”

    晋王很快便领会到了薛长史的意思。

    主动认错,在隆庆帝给他栽更大的罪名之前,先行一步把自己的罪名定在管教不严之上,到时候隆庆帝充其量也就是下一道旨意申饬他不会教导孩子罢了。

    顶多就是孩子们受点罪,在京城日子过的艰难。

    再不济他的儿子反正是有多的,总共有四五个呢。

    何况表妹也还年轻

    想的有些太远了,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冲着薛长史连连点头:“这样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一试了!”

    在他看来,如果能不要他的命,继续让他当个富贵闲人,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他最怕的就是打打杀杀了。

    闹起来代价太大,他可付不起那个代价。

    他催促着薛长史写折子:“你尽管写来让本王瞧瞧!尽力写!”他叮嘱道:“你等闲也时常替本王写折子,上头喜欢什么你最清楚了”

    这倒是事实。

    薛长史恭敬的点了头应是,弯下腰来认认真真的想了想,之后便提笔一挥而就,写下了一封辞藻华丽而诚恳的请罪折子。

    连晋王自己本人看来也恨不得落下几滴伤心同情泪了。

    在这封折子里,晋王完全成了个无辜的被蒙在鼓里的父亲,管教不好儿子,儿子们都不把他这个父亲当回事。

    这封折子深刻而犀利的检讨了晋王自己身上的问题------宠妾灭妻啦,不忿嫡庶啦,偏心啦,种种罪名不一而足。

    只差没有明着说自己就是个废物了,封地的事管不好,儿子也管不好。

    而且最后还主动提出削减护卫军的事。

    再要减下去,他的封地的护卫军在藩王们里头可就是最少的那一个了,连五千都不足数了。

    可现在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命都快要保不住了,这些留不留都是虚的,晋王摸着胡子一拍桌子,立即吩咐人送折子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