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污水-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章·污水

    隆庆帝的神情太过阴沉了,方皇后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过了片刻才迟钝的回应过来要给隆庆帝请安。

    可隆庆帝显然并没有那么多精神管她,只是越过她去看她身后躺在地上,两鬓雪白,脸色也同样惨白无血色的卫老太太,冷冷的问方皇后:“这是怎么回事?”

    方皇后有些无措,面对隆庆帝的冷脸有些惊慌:“老太太进宫来辞行,说是要去福建看望儿媳了,谁知道说着说着竟就晕了过去”

    她顿了顿,又道:“老太太还想看看阿满,她觉得阿满是大皇子的转世她向来是很亲近明姐姐的”

    隆庆帝一张脸仿佛挂满了冰霜,终于连眼睛里仅剩的一点儿温度也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了,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见卫安形状可怜,卫老太太又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隆庆帝便吩咐人请太医来替卫老太太看诊。

    来的是孔供奉,他出来便摇了摇头,不敢对隆庆帝有丝毫隐瞒,说卫老太太忧思过度且心绪不宁,恐怕有一段时日了,原本就年老体迈,再这样下去,恐怕情况堪忧。

    情况堪忧。

    隆庆帝想着之前卫老太太倒在地上时没有生息的样子,忽而便没了追究的**,朝孔供奉点了点头,便径直出了偏殿,去了凤仪宫正殿。

    方皇后正焦急的问肖姑,卫老太太那边醒了没有,一面又让人去把四皇子抱来,见了隆庆帝便忙笑着迎上来问他:“圣上,老太太可醒了?”

    她一面问,一面道:“我让寿宁过永和那里去了,她吓得不轻,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干脆便让她去永和那里发散发散。”

    隆庆帝沉默不语,等到奶娘把四皇子抱上来了,才看了方皇后一眼,淡淡的问她:“阿满怎么在这儿?”

    自从犯病了之后,方皇后便把这个儿子看的眼珠子一样,恨不得对着他寸步不离,因为四皇子闷得无趣,怕他闹情绪又惹出病来,还把教坊司的几个供奉召来给他解闷。

    等闲方皇后是不肯叫他再出来了的。

    方皇后抱了四皇子在膝上,耐心细致的替儿子理了理衣领,轻声道:“我想让他见见卫老太太,毕竟卫老太太一直想见他”

    隆庆帝眼里嘲笑愈深,抬头之时又都尽数敛去了,并不搭方皇后的话,只是道:“卫老太太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以后便不必时常召她进宫了没得让她东奔西跑惹出病来。”

    方皇后有些错愕,一时反应不过来隆庆帝这话的意思,犹豫了片刻才想张口说什么。

    隆庆帝却已经站起来了,看了看她,并没有过去伸手抱四皇子的意思,只是道:“等她醒了,便令她出宫罢,赏些补品下去替她补补身子。”

    明明比他年轻不少,可是卫老太太的状态看上去却实在是已经暮气沉沉。

    隆庆帝忽而有些不忍心了。

    他知道这个小姨子的性格,是个绝不甘心弄虚作假那一套的人,更不是会谄媚讨好的人,从前跟方皇后都关系淡淡,也从不惹是生非。

    怎么这回忽然无缘无故的蹦出来上了这么一封荒唐的折子?

    何况卫老太太对大皇子和明皇后感情那样之深,是绝不可能用他们的名义来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的。

    之前他便因为太庙失火,所谓的天现预兆疑虑重重,后来卫老太太的奏疏一上,他更是不必想都明白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还让林三少去查探过。

    据林三少说,卫老太太在上这封折子之前,被方皇后宣召进宫过。

    并且卫老太太一出宫便病了。

    过后几天,方皇后又颁了赏赐出宫赐给定北侯府,卫老太太才上了那封奏疏。

    事情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简直不言而喻,不问自明了。

    可隆庆帝到底还是揣着一丝希望,不敢相信自己宠爱了这么多年的皇后竟真的会为了儿子为了以后的位子,而想着西安动摇他的江山。

    在他还没死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的给她的儿子造势,准备让他让位。

    这些犹豫和疑虑终于在今天他看见卫老太太晕过去的那一幕给撞击的粉碎,他看着方皇后焦急的脸和她那欲盖弥彰的话,只觉得寒心和可笑。

    这个女人已经连装都不屑于装了,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傻还是当别人也是傻的,竟然还一再的在他面前强调卫老太太认定四皇子是大皇子转世的事。

    还一直企图让他相信并且做出表态。

    方皇后被他这样阴暗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怵,下意识的扯出一个笑脸,试探着问他:“那”

    她想了想,实在是无话可说了,便干脆问他:“太庙失火的事,现在有头绪了吗?”

    她目光炯炯,说到这件事的时候终于面上又有了些神采:“这火烧的这样稀奇,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她哪里是在问,根本就是巴不得是有什么古怪。

    隆庆帝不动声色的盯住她:“你觉得有什么古怪?”

    方皇后便道:“上元节这天出事又偏偏只是烧了大皇子一人的牌位会不会是有什么说法?”

    她只差明晃晃的直接问隆庆帝,觉不觉得那个四皇子是大皇子转世的说法可不可信了。

    隆庆帝定定的看了她半响,又垂头看了一眼正坐在榻上玩耍的四皇子,片刻之后才反问她:“你觉得有什么说法?”

    方皇后正要说话,肖姑便回来禀报说卫老太太已经苏醒过来了。

    方皇后看着隆庆帝,很是关心的样子,连忙道:“既然醒了,您便一同去看看老太太罢?老人家年纪大了总是难免有些毛病的。”

    年纪大了?

    隆庆帝嗤笑了一声,他的年纪可比卫老太太还要大。

    不过在方皇后眼里,他当然是年纪大的,要不是觉得他年纪大了已经没从前的威慑力了,她怎么敢动这么多的小心思?

    只是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隆庆帝也并没有拒绝,不置可否的提步跟着方皇后去了偏殿,见孔供奉出来请安,便点了点头,越过他进了屋内,一眼看见倚在床头,正被人喂着喝水的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显然是吓坏了,一见了他,面色便迅速的苍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