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隔阂-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一·隔阂

    隆庆帝太清楚卫老太太的个性了,她这样倔强又高傲的性子,若不是做了不得已的事,是绝不会在他面前露出这副模样来的。

    这么多年了,他其实一直知道卫老太太对他有心结。

    所以她从不跟以往明家未出事那样明媚肆意,潇洒自如。

    原本他也是想让这个受够了苦的妻妹好好的活下去的,谁知道方皇后却又把她给牵扯了进来

    隆庆帝心里的厌恶和冷淡已经快要喷涌而出,可是方皇后却并没能感知到他的心意,她甚至还匆忙的把四皇子往前推了两步,在卫老太太跟前幽幽的叹了口气,情真意切的感叹道:“老太太总说他是像极了大皇子,从前本宫还总是不信,可是事到如今,本宫才知道,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缘分这东西,果然是没有道理可讲。”

    她也不是完全对隆庆帝不了解了的,至少她还知道隆庆帝越是年纪老,越是怀旧。从前的明皇后在他心里原本就是个白月光,久而久之这月光就更加的白更加的完美无瑕。

    再加上明家之前蒙冤,大皇子死的凄惨,他心里的愧疚越积越多。

    所以她才抓住了这一点加以利用。

    可是她不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过头的。

    卫老太太却知道,她心里哂笑,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露出了惶恐的笑,应景的附和了两句。

    隆庆帝冷眼看着,忽而冷声呵斥了一声,便转过头看了方皇后一眼,道:“让老太太出宫罢!”

    方皇后被隆庆帝呼入起来的怒气弄的摸不着头脑,有些茫然的看着隆庆帝,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什么地方惹得他这样暴躁生气了。

    可是隆庆帝却也不再解释了,越过了她径直便出了凤仪宫,不知道去了哪里。

    方皇后还没来得及将铺垫好的说辞再跟隆庆帝说一遍,他竟然就走了,这令她很是尴尬又恼怒,面上神情也极为难看。

    可是再不知道缘故,人也毕竟是走了,卫老太太该做的事也已经做到了,她也不再留卫老太太,恹恹的让肖姑送卫老太太和卫安出宫,转身自己抱着四皇子回了正殿。

    卫老太太上了马车,刚才在凤仪宫的那些仓惶便一扫而空,冷静的叹了口气,靠在了大引枕上,将毯子往上拉了拉,才告诉卫安:“事情都解决了。”

    她所指的解决,是写了那封奏折后原本应该出现的那些麻烦。

    其中眼严重的莫过于隆庆帝的忌讳和憎恶。

    可是卫老太太用自己对隆庆帝这么多年以来堆积的了解,成功的化解了这些麻烦。

    卫安从壁盒里拿出茶叶来,替卫老太太倒上一杯茶,轻声道:“方皇后会不会起疑?”

    “一心钻进了牛角尖的人,哪里还顾得上疑心这些东西?”卫老太太笑了一声:“该做的我又不是没帮她做,我全都是按照她说的做的,一点儿错漏也没有。”

    正是因为她完全依照了方皇后的指示做事,所以隆庆帝对方皇后的厌恶越发的深,只是方皇后自己不清楚这一点罢了。

    卫安也忍不住笑了笑:“刚才永和公主也问我,问我觉得这回四皇子是大皇子转世的事,是如何想的。”

    永和公主?

    卫老太太拧了眉头:“她问这些,是觉得我的奏折上的蹊跷吧?”

    “大约是,不过她也明白,您都是被方皇后逼着做这件事的。”卫安将茶叶又放回壁盒里:“这回不过是想试探试探我们究竟是不是心甘情愿,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到时候倒打一耙罢了。”

    这么说来的话,永和公主倒是个聪明人。

    不过现在聪明不聪明的,也不关她们的事了,毕竟奏折也上了,应付了方皇后,这回进宫又洗刷了隆庆帝的怀疑,把自己塑造成了被方皇后威逼利诱的受害者,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可以毫无顾忌的离京了。

    卫老太太端起茶杯正想喝一口,马车便剧烈的颠簸了一下,晃的她手里的茶杯都险些没有端稳,水洒出了大半。

    “怎么回事?”卫老太太坐稳了,神情郑重的看了卫安一眼,对赶过来问询情况的林海问:“怎么惊了马?”

    林海的声音带着些焦急,轻声道:“老太太,是外地进京的锦衣卫,不知道有什么要紧事,竟然公然在大街上跑马,撂倒了不少摊子,咱们的马夫已经尽力避让了,可是还是免不了受到了波及,幸好并没什么大事”

    锦衣卫再嚣张,也没有敢在皇城附近跑马的,这里住着的可都是达观显要,高门望族,还有皇亲国戚,踩死的蚂蚁都可能是有些来头的。

    怎么这回竟然有锦衣卫做这样鲁莽的事?

    卫老太太皱了皱眉,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过问那么多,只是点了点头,吩咐林海让车夫继续赶路。

    等到了家,卫老太太才找来了林海问他:“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会不会是有关方皇后和四皇子的事,所以才会让锦衣卫在大街上跑马?

    林海咳嗽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隐约听说是有关晋王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却不清楚了”

    晋王?

    卫老太太想起来,晋王的儿子楚景盟被锦衣卫查出来谋害四皇子,隆庆帝如今还并未做出决断,没有说是不是要他的性命。

    这也是之前楚景行设计好的计划,就是为了让晋王闹腾起来,把水给搅浑,好让临江王府趁机得利。

    临江王也是知道的。

    她看了卫安一眼,问她:“是不是晋王反了?”

    卫安略微沉吟片刻便摇了摇头:“晋王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他是个不被逼到极点就不会反抗的人,现在圣上并没有说如何处置楚景盟,他怎么会先反呢?算算路程,他现在也还在半途中,绝没有到封地,傻了才会选择现在反。”

    她顿了顿才道:“更大的可能,是来上请罪折子的。”

    这才符合晋王素日的行事作风,他本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

    卫老太太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