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激化-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六·激化

    一个爱惜自己性命的人,通常不会那样爱惜旁人的性命,尤其是自己的性命跟别人的性命起冲突,只能二活一的情形之下。

    晋王看着那把绣春刀便觉得脑壳生疼,整个人都好似要炸开了,除了恐惧,更多的还是愤怒和激愤。

    他自认为没有做错什么,却要被赶尽杀绝,这一点让他的愤怒来的更加的没有理智。

    护卫长救人心切,加上得到了晋王的命令,不敢耽搁,立即就抽出了刀跟刘东打在了一起。

    这一下便更捅了马蜂窝了,刘东本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人,而且尤其好面子,现在明明是奉旨抓人,却遭遇阻挠,而且晋王的话说的又很不客气。

    他便回头朝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孔鑫大喊:“你瞎了吗?!晋王抗旨,放信号让兄弟们进来,把他们就地正法!”

    来的时候他们的确是接到过命令,若是晋王不肯束手就擒的话,就把他就地正法的。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句金口玉言,刘东的气焰才会如此高涨,不把晋王放在眼里,因为在他眼里,晋王根本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根本无所谓得罪不得罪,后路不后路的话。

    孔鑫面露难色,却还是抽出了藏在腰间的百花筒,似乎准备点燃给岸上的锦衣卫们放信号。

    之前晋王已经让护卫长出去看过了,来的锦衣卫不多不少,正好是二十多人,肯定后头还有继续跟上来的。

    若是让这些人都上船来了,就算是不被砍死,肯定也要被逼得投河自尽了。

    晋王顾不得那么多了,看了薛长史一眼。

    薛长史也趁机朝晋王大喊:“王爷宜早做决断!”

    命悬一线,千钧一发的时候了,实在是容不得犹豫。

    晋王狠了狠心,冲护卫长和剩余的护卫们下令:“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护卫长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便朝着孔鑫一拥而上。

    孔鑫却知机,连忙把手里的火折子甩了出去,唬的一下子就跳窗噗通一声落水跑了。

    这下子船舱里便只剩了刘东一人。

    一船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连刘东也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娘。

    孔鑫这个王八蛋,平时溜须拍马那样厉害,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怂包成这样!

    可现在已经不容许他骂人了,因为护卫长领着晋王府的护卫一拥而上把他给扑倒在了地上。

    他还来不及再叫嚣什么,护卫长就手起刀落,让他永远闭上了嘴巴。

    晋王离得近,险些被喷了一脸的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神色仓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刚才是真的觉得杀了这个贱人也不解气。

    可是现在等真的杀完了,他才开始觉得后怕了-----刚才可有一个跑了的!

    而且岸上还都是锦衣卫!

    他现在杀了锦衣卫的人,原本之前隆庆帝就下过命令说是若是遭遇抵抗可以就地正法,现在他都把锦衣卫的人杀了

    他有些无措,急急忙忙的去看薛长史。

    这些事他是一点儿都不会处理的。

    薛长史连忙站到他跟前提醒他:“王爷,这个恶犬死了,咱们就更说不清楚了。”

    晋王当然知道,当着这么一船舱的人,他又不能表现出来杀了这锦衣卫的后悔,否则这些本来就依附他的人怎么办?

    他自己都后悔了,这些人就更要生出异心了。

    这个时候,不管怎么样,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底了,否则就要性命不保,他冷声应了一声:“本王知道,那现在怎么办?”

    薛长史仔细想了想,面色沉重的跟另外几个晋王的心腹商量了一阵,便道:“只能尽力一搏了,否则实在再没有一线生机。圣上已经下了死命令,咱们要是束手就擒,就是另外一个明家”

    而要是奋力一搏,在这二十几个锦衣卫面前,至少还是有条活路。

    这样的选择题实在是不必废什么力气,晋王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薛长史的看法。

    他已经从刚才的打击里回过神来,只要想到刘东趾高气扬的说他必死无疑,说他的儿子也已经死了的那个场景,他就觉得后脑勺发凉发麻。

    他已经忍够了,忍了这么多年,隆庆帝竟一点儿也不念着他的好,非得赶尽杀绝。

    那他也不是傻的,要留在这里引颈就戮。

    “那现在怎么办?”他咽了口口水:“孔鑫已经跑了,等会儿锦衣卫肯定会强攻的”

    薛长史立即想到了办法:“王爷不必着急,孔鑫必是报信去了,咱们不如就请君入瓮”

    他咳嗽了一声看向护卫长:“咱们府里的弓箭手可都在?”

    晋王没带正妻和妾侍,可是弓箭手和护卫可是带的足足的,护卫长点头如捣蒜:“二十余个弓箭手,都在船上埋伏着。”

    护卫长是个做事谨慎的人,凡事都喜欢布置的周到,以防万一。

    弓箭手早已经让他打发在底下的船舱里待命了。

    薛长史满意的点头,冲晋王拱了拱手:“王爷,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待会儿您下小船去,先行一步,锦衣卫他们,由护卫长他们应付”

    晋王想了想,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法子了,也连忙点头。

    外头放哨的护卫已经奔进来,面色难看的禀报:“不好了不好了,锦衣卫他们坐了小船已经朝咱们靠过来了。”

    护卫长目光冷硬,昂着脖子呵斥了一声:“慌张什么?!去把弓箭手调上来,誓死保护王爷!”

    跟锦衣卫的对战是异常艰辛的,最后船上的护卫就算是在有充足的弓箭手的情况下,也还是折损了二十几个人,几乎是一命换一命的把晋王给保了下来。

    可是就算是勉强保住了性命,对于晋王来说,处境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他已然是一个在逃的通缉犯了。

    隆庆帝下令各府各县重重设卡来拦截他。

    他就算是插上了翅膀,恐怕也是在劫难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