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刺客-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二·刺客

    卫安还记得上一世老王妃死的场景。

    那时候长宁郡主还未曾回京城,那时候庄奉已经厌恶她透顶。

    那时候她无依无靠,像是被人遗弃的街上的猫狗,谁都可以上来踩上一脚。

    唯有老王妃,从头到尾珍视她,将她当作宝贝,在庄奉在众目睽睽之下退婚之后,以雷霆手段逼迫镇南王妃认错,逼迫庄奉辞了世子位,将他扔去了蓟州历练。

    而后在尝试在京城替她说亲无果,而卫家众人又都对她视而不见的情况下,替她打算好了以后的每一步。

    是她去信逼着长宁郡主和卫阳清接了她到身边的。

    老王妃已经尽力让长宁郡主和卫阳清好好对待她了,后来长宁郡主和卫阳清虽然没做到,可是那不关老王妃的事。

    就算这一世,老王妃在知道她不是她亲生的外孙女之后,待她也仍旧是好的,在短暂的疏离过后,便照旧替她着想,在她跟卫玉珑之间甚至都还稍微偏向她一些。

    她想起前世今生,想起老王妃的好,心里如同有一处忽然便崩塌了,觉得整个人都是空落落的。

    蓝禾从未见过她这副模样,跟玉清对视了一眼,连忙去握她的受,轻声安慰她:“不会有事的,老王妃想必是气急了因此才急怒攻心,您别担心”

    可是其实她们都知道,总是传病危,老王妃的身体至少是一直在走很严重的下坡路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玉清也连忙道:“是啊是啊,姑娘您先别担心,老王妃如今正为了王爷的事着急上火呢,说不定等您替王爷洗刷冤屈了,她老人家一高兴,病就又好了”

    话音未落,马车忽然失去了平衡,重重的往前一个颠簸,颠地卫安和扯上服侍的蓝禾几个人都失去了平衡往旁边滚去。

    马车上铺了厚厚的毯子,卫安滚的地方又并没有茶几,因此并不算疼,可是饶是如此,她还是被颠地头晕脑胀,头发也都散了。

    更糟糕的是蓝禾,她的头撞在茶几的角上,头上磕了一个洞,一立起来便鲜血淋漓。

    她一直起身来,血便溅在了旁边的玉清身上,惊得惊魂未定的玉清吓走了半条命,连忙手忙脚乱的找了帕子出来去捂她的额头,带着哭腔的安抚她:“疼不疼?”

    她们在卫安身边这么多年,合作的一直很是融洽,后来更是相处得如同姐妹,感情深厚。

    卫安撑着茶几坐起来,目光放在蓝禾的脸上,眉头紧皱的吩咐一旁扶着自己的纹绣:“去问问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外头已经响起此起彼伏的哭声和叫喊声。

    通常来说,马车在街上出事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每一次都几乎是这样。

    她不觉得是车夫出了问题,或是这路原本的问题。

    纹绣很快跃下了马车,卫安也立即坐到窗边挑起了马车帘子,一眼便看见外头人挤人的围在一起不知道正围着什么看热闹。

    不少马车堵在一起前进不得,陆续有人从上头下来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纹绣不一时便从人堆里挤了出来,跟卫瑞一起,脸色很不好看的往卫安这里疾步走了过来,皱着眉头告诉她:“郡主,是镇南王府的马车出事了”

    卫瑞紧跟着她的话跟卫安解释清楚:“是镇南王世子庄容从河东书院回来看望生病的老王妃,谁知道途径正阳大街誉衡书斋的时候,身边护卫被一头尾巴上绑着爆竹的牛给惊散了,有刺客趁着这阵骚乱,从天而降,将镇南王世子的马车都给劈碎了。”

    说是劈碎了,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马车的确是因为刺客过于锋利的大刀和百姓们护卫们的冲撞下重重倒在了地上,裂开了。

    卫安的右眼皮便剧烈的跳动起来,连忙直起身子便要下车:“世子如何了?!”

    庄容跟庄奉不一样,是一个很知道分寸的好人,对一切都怀有感恩之心,对老王妃也极为恭敬孝顺。

    卫安跟他的关系向来还算是不错。

    因此听见他受伤遇刺,便很有些焦急恼怒。

    卫瑞急忙摇了摇头看了她一眼,道:“没事没事,世子虽然不会武功,可是护卫们上来救的及时”

    卫瑞的话音未落,原先还挤在一起看热闹的人群忽然惊恐的转身四散奔逃,与此同时,几乎是瞬间的事,卫安看见人群散尽后,一个穿着短打的大汉猛地举起了手里的刀,飞快的朝着已经倒在地上的马车劈了过去。

    那辆马车已经摔倒在地上了,而且已经破裂,根本禁不住他这么全力的一扑。

    而庄容应该是还在里面的,他甚至不会武功。

    这一刀下去,很可能会要了他的性命。

    哪怕是再自持冷静,卫安此刻也实在无法保持镇静的喊了一声。

    刚听见老王妃病危的慌乱又涌现了,慌得她甚至连受都有些颤抖。

    可是距离太远了,这样的距离,哪怕是和兴他们会飞呢,也实在是鞭长莫及。

    难道她今天要在一天之内失去两个亲人吗?

    这样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蓝禾和玉清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伴随着外头响起的铺天盖地的呼喊声,她们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可是下一刻,他们就听见了卫瑞的惊叹声。

    太好了?

    她们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才看见卫安和卫瑞都忍不住松了口气,不由看向远处。

    远处那辆马车还是在地上,虽然破碎,可是却仍旧跟之前没什么区别,那把大刀插在了旁边的马腹上,马正嘶鸣着挣扎。

    她们顺着这把刀往上看,才看见沈琛的侧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正呈现着令人心安的弧度。

    卫安从来没有一次觉得这样庆幸沈琛喜欢多管闲事过。

    激动过后才觉得刚才摔在马车上磕的那一吓的痛了,手肘又痛又麻,还带着惊吓过后的疲软,她呼出一口气,罩上了斗篷,在卫瑞和玉清纹绣她们的护送下,下了马车到了庄容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