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尽头-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六·尽头

    她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了,自从长宁郡主的事情过后,其实她的身体便一直不算很好,后来陆陆续续又出了卫玉珑的事。

    若不是有卫玠跟卫安支撑着她,她恐怕早就不成了。

    到了现在,镇南王的事又快将她击垮,她握着卫安的手背上皱纹密布,一层又一层的褶子,绝不像是一个保养得宜的贵妇人的手。

    庄容看的难受,有些泪目的转开眼睛,好一会儿稳住了情绪以后,才敢开口喊了一声祖母。

    老王妃应了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轻声道:“吓着你了?”

    知道她是在问之前街上发生的事,庄容沉默了一瞬,而后才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不怕,老祖宗,人家要算计我们家,我们若是漏了怯,反倒是如了他们的意了。”

    这个倒是个真的通透的。

    因为长久在一起,多少也有些感情,老王妃面上的笑意便愈发深了一些,夸了一声好孩子,便转头去端详卫安。

    卫安变了。

    她从前自然也是出色的,可是那种出色是带着锋利的刀尖似地出色,虽漂亮,可是旁人一看便怕了,反倒是没心情欣赏。

    可现在的卫安却跟之前截然不同了。

    她仍旧是好看的漂亮的,站在那里便令人心旷神怡,这份漂亮里少了之前的几分锐意,加上她一双长得极好看的眼睛,去了之前的戾气,便尤为惹人喜欢。

    看见她,老王妃才彻底的松了口气,面上的神情也轻松了许多。

    知道隐藏锋芒了,才是真的长大了。

    她也顾不上再说这些,看了卫安一眼便道:“你舅舅这是惹上人了。”

    镇南王不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而且说的再难听和实在一些,镇南王也的确是没这个本事。

    诚然他是大周唯一的一个异姓王,可是现在跟从前不同了,那些同姓的藩王尚且一个个的日子难过,且被猜疑,何况是异姓王。

    镇南王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这一点他不是不知道,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办事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样的情形下,傻了他才会去做这种自找死路的事。

    说到底,就是有人看他不顺眼,设计他,想让他当这个替罪羊罢了。

    卫安点了点头,抬起眼睛吸了口气摇头:“恐怕不仅是惹了人,还是因为我才惹了的人。”

    她这么一说,老王妃便知道了她的意思,想也没有想便问:“怎么回事?”

    对着老王妃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卫安并没有迟疑,便把自己惹了楚景行,还有跟沈琛的关系都说了。

    末了看着老王妃,皱眉道:“我疑心这件事就是楚景行为了给我一个教训,想要拖延我启程的时间,所以才设计的一个局罢了。毕竟如果这件事真的跟他有关,他一来甩了一个大锅,找了名正言顺的替罪羊,二来也的确可以成功的报复我。”

    老王妃目光沉了沉,从喉咙里溢出了一声冷笑:“真是出息了。”

    事情还没成呢,就开始做起排除异己的事了。

    这样的人怎么成大事?

    只是这些的确都不是她该关心的事,她也便收了这份闲心,握住卫安的手,冷静的分析:“如果真的是他,那便谁也不用再找了。他必定是把证据都做全了-----刑部不是在你舅舅办公的地方搜到了许多账本吗?听说跟虚报的数目还有屯军田的历年私底下收的租子都对的上,这样处心积虑,必定是准备的很周全了。”

    再找关系就没有必要了。

    丹书铁券也不必再送上去。

    按照卫安的说法,楚景行是想阻拦她去福建的话,那很显然,楚景行是想用这件事拖住她,那怎么能拖住她?

    当然是让这案子持续的审下去。

    她看着卫安,问她:“你似乎已经想到了法子?”

    卫安不骄不躁,且态度镇定自若,老王妃便猜到她应当是有备而来。

    庄容也似懂非懂的看向卫安皱起眉头,有心想问什么,却又并没有问出口。

    他已经隐约的知道他跟卫安不是同一路人了。

    作为一个后宅千金,她知道的丝毫不会比外头的男人少,而且想的主意一个个的都根本不是寻常人想的出来的主意。

    卫安没顾上庄容的踌躇和纠结,很坦诚的跟老王妃坦白:“我恐怕要往保定府去一趟了。”她见老王妃满脸担心和不赞同,便道:“您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写奏折的是董思源,现在除了从他那里下手,没有旁的更好的法子了。”

    这个老王妃是知道的。

    可是就是因为知道,她才更加担心,她猛地咳嗽了一阵,连接旁边陈嬷嬷递来的帕子都没力气,许久才粗重的喘息了一阵平复下来,朝卫安摆了摆手,上气不接下气的问:“可千户所又不是普通的地方,你就算是去了,也未必能顺畅的查到什么东西啊。”

    庄容也试探着接了话:“祖母说的是,如果真的按照你说的,是有人在故意搞鬼,难不成他们不知道我们最可能去找的就是这个董思源?如果知道,他们肯定就有所准备,你就是等于去冒险。”

    “我知道。”卫安轻声叹了口气:“可是现在除了冒险,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否则赔上的可能就是舅舅的性命,还有可能面对卫家的未知的招数。”

    他们是不知道见好就收适可而止这几个字的,做事也不会留任何余地。

    对付成功了镇南王,他们就会觉得再对付一个卫家也不是问题。

    卫安太了解这些人的心理了,她坐在床沿上,替老王妃抚着胸口,等她平复了情绪,眼里也有了神采,才道:“您放心,我心里真的都有数的,绝对不会做莽撞的事。”

    老王妃便牵起嘴角笑了笑,艰难的张了口:“我知道,你向来是个有成算的孩子”

    她弓着身子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直到咳得帕子都染满了血,都没有停的意思,吓得连庄容也忍不住失声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