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套话-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八·套话

    林三少出了宫便直奔锦衣卫所,他之前抓来的这个刺客是个人物,无论怎么严刑拷打,竟就是不肯吭声,不肯供认究竟是谁给他提供的情报,说自己的来路。

    只是再硬的茬儿也是有弱点的,这个人的弱点便是他的幼子。

    他是个孝顺的儿子,也是个合格的父亲,对待父亲和儿子都是极好的,在来刺杀庄容之前,也提前安排好了儿子的去处,把儿子寄养在了妹妹家里。

    之前林三少查他的身份费了一些功夫,后来又让人从保定把他儿子抱来,也花费了些时间,之前在宫里时,他的属下已经报信进来说了,孩子已经带到了。

    他见楼并手里抱着的孩童的确瘦骨嶙峋,小小的孩子连颧骨都瘦的高耸起来,一双眼里满是惊惶和害怕,心里便叹了口气,径直冲楼并点了点头,便带着孩子到了关押赵二的地方。

    赵二不怕严刑拷打,因为是当过兵是够了苦头的,又是个倔强性子,很是能扛痛。

    锦衣卫打他连棍子都打烂了三根,打得他皮开肉绽,他也丝毫没有松口。

    也正是由此,林三少才确认了他真是替父亲报仇来的,被有心人利用了的,而不是真正的死士,然后顺藤摸瓜的查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楚景行是想用这个人刺杀庄容的事,把舆论造的更大,好更快速的把镇南王的案子给审下来。

    所以赵二完全是被利用了。

    可是他们问不到证据也是徒然,还是得问到证据才行。

    好在赵二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也很是能扛得住,可是却真正是个有良心的,见了儿子便瞪大了眼睛,目眦欲裂的让林三少他们别伤害他。

    楼并将孩子抱的远了些,面色淡淡的朝他道:“我们不会害他,到底是谁害他,你心里不清楚吗?你将孩子寄养在你妹妹家,他家中自家都有六个孩子在嗷嗷待哺,你儿子又病了,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三餐未进食了,饿的奄奄一息”

    他看着赵二不可置信又痛苦的神色,紧跟着便问孩子:“你姑姑待你好吗?”

    孩子懵懂的望望他,又小心翼翼的看一看赵二,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姑姑喜欢我,姑父不喜欢”

    这是难免的,人性难免就是这样,趋吉避凶,趋利避害。

    家中自己都有那么些孩子张口要吃了,来一个拖油**,谁会欣喜。

    赵二听的心痛不已,向来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的,竟也忍不住出口喊了儿子的名字:“狗儿,是爹对不住你”

    林三少冲楼并看了一眼,楼并便会意的放了狗儿,推了他一把,将他往赵二那里推了推。

    狗儿跌跌撞撞往赵二那里跑,很快搂住赵二的腿喊了一声爹。

    孩子也是知道亲疏利害的,他很清楚父亲跟姑姑比起来,谁待他才是好的,谁才是跟他亲近的。

    赵二面露痛苦,楼并一个眼神,底下便有人替他解了镣铐,他艰难的弯腰把孩子抱在怀里,警惕的看着林三少他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楼并便笑了,踱步到他身边站定,还伸手勾住狗儿的下巴逗了逗他,这才不急不慢的道:“不想怎么样啊,我们跑这么远把孩子抱来,又没对他怎么样,难不成我们还会害你不成?”

    赵二便茫然了:“那你们跟那群狗官不是一伙的?!”

    林三少挑了挑眉,在旁边属下准备的椅子上坐了,气定神闲不急不躁的问他:“什么狗官?你的意思是镇南王?”

    赵二面上的不忿便越来越重,咬着唇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才冷笑道:“不是他还能是谁?!是他逼死了我爹!”

    他说着说着便激动起来:“说好了的,收回去的地先让我们种着,我们给他交租”

    林三少便敲了敲桌子看着他:“地要收回去?”

    他见赵二点头,便问:“为什么要收回去?朝廷本来就有专门的屯军田是给你们军户种的,这地的收成都是你们自己的,你们不必缴税。”

    赵二便狠狠呸了一口:“不必缴税?恨不得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先是缴一成的租子,后来便是三成,四成,后来实在交不起了,连饭都吃不上了,还是催逼着要交!不交?”他冷笑了一声:“您去问问,多少人家卖儿卖女的!”

    林三少便嗯了一声,问:“那是谁来收的?”他问:“是镇南王本人?”

    赵二怒气稍稍平复了一些摇头:“那倒不是,他怎么会亲自来?都是他的手下来,我们只管交租就是了。”

    林三少也摇了摇头:“这不对。”

    他道:“镇南王不管你们保定府的事儿,你们保定府的千户所是隶属于河北卫的,河北卫的事不都是曹征在管吗?”

    这些赵二就不懂了,他实打实的挠了挠头:“这我们不懂,我们就是知道,是镇南王府里的一个下人来收的租子,他还在我们那儿祸害了人家姑娘,好好的黄花大闺女,他给人家抢到家里做妾了,后来大老婆容不下,他就又给送了回来,到后来,那孩子都死了!”

    林三少倒是没打断他,等他说完了,才声音平静的问:“既然如此,那就是说,你们只是凭这个下人,就认定是镇南王收了你们的租子,他们都是受了镇南王的指使?”

    楼并会意,也紧跟着道:“这也太草率了些罢?就没别的证据了?只凭你们说的这些话,那也定不了镇南王的罪呀,他顶多也就是个御下不严的罪名罢了,怎么就成了他收了你们的租,虚报了人数,克扣了军饷军粮呢?”

    赵二愤恨的眼睛都红了,听说定不了镇南王的罪,便急起来:“怎么就不是他?!就是他!董思源那个狗官都说了,他就是听了镇南王的话,才为难我们,他自己啥也捞不到,收来的都交上去给王爷了,说的不是镇南王,还能是谁?!”

    董思源?

    楼并微笑起来,紧跟着追问:“都是他说的,他还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