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章·担忧-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章·担忧

    卫安担忧的并不是只是镇南王,而是楚景行这个人。

    楚景行做事常常让人摸不着他的真实目的。

    这个时候是在这儿,可是到了别的时候,他的心思就又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一天一个样,让人猜不透摸不着。

    他跟长安长公主如今成了亲戚,长安长公主对仙容县主这个女儿又甚是重视宠爱,他们做事要说没有商量那是不可能的。

    而一旦有了商量,那之前明家那个孩子的事,她不觉得长安长公主会对楚景行隐瞒。毕竟这是长安长公主曾经准备拿来要挟卫家的把柄。

    现在他们两个都对卫家有敌意的人凑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

    正因为这个,她得更加迅速的解决这次的事,给老王妃一个交代,而后迅速赶往福建。

    她已经让和兴和赵期他们去了,可是再怎么样,也没有自己亲自去,亲眼看见了那个孩子以后来的安稳。

    她并没有说出口,可是沈琛和林三少却不知怎的,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约而同的出声询问:“你的意思是,怕楚景行对那个孩子下手吗?”

    卫安握着杯子有些愣住,见他们两个都似乎已经预料到的模样,便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淡淡的嗯了一声:“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楚景行这样的人来说,最想看的莫非就是我们的痛苦。而还有什么报复比杀死明家的孩子甚至暴露明家孩子的身份让我们来的难过和被动呢。”

    这么好的机会,楚景行会放过吗?

    林三少面容冷峻的将卫安的杯子又倒满了,冷着脸道:“福建那边早有消息,说是最近倭患更加频繁,刘必平跟朝廷上了许多次折子请求增兵,为了这个,兵部最近已经往福建加派了一批特使,让他们去实地探查福建情况,回来再下决断。”

    福建最近越发的喜欢哭穷了,刘必平时常以倭患的借口来要钱要人。

    兵部从户部手里抠钱也难,渐渐的对刘必平有了看法。

    可是刘必平却没感觉到似地。

    林三少便下了论断:“依照这些情况看来,说刘必平在留后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也就是说,刘必平基本上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恐怕是另外找到了靠山,有了别的心思。

    沈琛咳嗽了一声看向他,见他神情坚决,便道:“如果是这样,福建也不安全了。”

    “所以圣上一直催促你去福建。”卫安看向林三少,见林三少也看向自己,便道:“圣上也是察觉了刘必平的野心和不对之处,想要让你建立市舶司,分刘必平的权,逐渐分化他,消解他的权力。你是个二世祖,又是出了名的纨绔,你就算是态度过激,手段过于强硬,到时候圣上也能用你不懂事搪塞过去,再不济,也能把你当成炮灰,把一切都推在你身上”

    是这个道理,沈琛一直都知道为什么隆庆帝一直催促他去福建。

    他看了看卫安,又看看旁边的林三少:“这件事速战速决,之后便迅速前往福建。这事儿不能拖了。”

    他是绝不能不去福建的,否则隆庆帝头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可是这福建也不是那么好去的,还得先摆平眼前这一桩事才能去。

    是时候给楚景行一个教训了。

    卫安嗯了一声便起身:“我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早上便动身。”

    沈琛答应了,又叮嘱她:“回去的路上小心些,我明天在城门口等你。”

    他是个纨绔,多的是出城的理由。

    可是却不能被人发现是跟卫安一起,否则恐怕就如了楚景行的意了。

    林三少也点头:“你们一切小心,我也会让楼并随时注意那边的动向,若是有不对,我们也可以帮忙。”

    卫安点头答应了,才带着蓝禾她们回府。

    卫老太太已经等着她了,等她换了衣裳请安,便一把扶了她起来,轻声道:“孔供奉那里送了消息过来,说是老王妃的病稍好了些,若是能不受刺激,好好休养,熬过了夏天,便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这是好消息,她自己听了也开心,知道卫安担忧,便第一时间告诉了卫安。

    卫安果然松了口气,等反应过来之后便跟她说了第二天早上便出发要去保定府的事,又告诉她;“到时候若是有帖子上门,您便推说我因为外祖母的事情不见客罢,省的到时候又惹出事端来。”

    “这些不必你交代,祖母都知道。”卫老太太放了手里的茶杯:“只是你自己去保定要小心,又不能暴露身份,去这一趟可谓是凶险万分,被发现你是跟沈琛一起去,就更是麻烦”

    卫安一一都答应了,卫老太太便又道:“老五被派了差事,最近都不在京城,我已经让卫瑞跟在他身边了,你这回去,是带谁去?”

    赵期跟和兴都去福建了,卫安身边剩下的人也并不多。

    她想了想便道:“沈琛那边有雪松跟汉帛他们,一个个的武功都厉害也都机灵,我便不带太多人手了,只带谭喜一个人去便是了。”

    这样也好,卫老太太便再又叮嘱了一些话,才放心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起来更有烦心的,皇后娘娘又有召见,你三婶便以我人老体弱为由,让中贵回去复命了。”

    卫安并没有诧异,方皇后跟德妃的关系越来越水火不容,她上次借由卫老太太说什么大皇子转世的那一套行不通,当然要想别的法子。只是一直盯着卫老太太就有些欺负人了。

    这是欺负卫家如今只有卫阳清官高一些,也是欺负卫家不敢犯错。

    她冷淡的笑了笑,看着卫老太太微笑:“没事的祖母,方皇后之前是一直太闲了,现在这么多人给她找事做,她很快就没时间浪费在咱们身上了。”

    楚景行已经铺垫了这么久,连晋王都已经给处理了,接下来早就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宰方皇后跟德妃了。

    卫老太太也知道卫安的意思,摇了摇头:“但愿他们动静小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