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二·陷害-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二·陷害

    老王妃向来是很疼卫安的,经过这件事就更觉得亏欠了她,拉着她的手半天,竟一个字也再说不出来,只是晃了晃。

    庄容在一边就接过话,轻声道:“这回真的,多谢你了表妹。”

    他跟哥哥庄奉的眼高于顶不同,从来不觉得卫安有哪里不好的,自小就跟卫安玩的到一起。虽然后来出了母亲镇南王妃和哥哥的事,跟卫安不免生疏许多,可是其实却并没有多少隔阂怨恨,如今卫安救了他父亲,他满心感激。

    卫安站在他身边,见老王妃开心,便也跟着高兴,只是笑着摇头:“这都是我应当做的。”

    “什么应当做的?”镇南王已经换洗完毕再进来,跟老王妃请了安便感叹的摇头:“于情于理,你都没理由为了我这个舅父这样拼命,你要是说应当的,倒是叫我不知如何自处了。安安,我真不知该如何多谢你。若是凭我自己,是万万不能跟萧家对抗的,这回是你跟平西侯力挽狂澜。”

    他见卫安笑起来,便忍不住也跟着笑,笑完了又叹息:“只是你现在得罪的可是萧家啊”

    他满脸担忧的看着老王妃,道:“安安这回断的是萧家在河北的后路,萧驸马被申饬,听说连大长公主也有不是。圣上已经有意下令内阁严查,萧家恐怕是要没落了。如此大仇,恐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卫安自己有本事,也有郑王相帮,可是到底是个女孩子,萧家一个世家大族,屹立如此之久,总有他自己的凭恃。

    何况这件事还不止牵扯的是一个萧家呢。

    老王妃叹了口气:“这回安安在保定府,就已经是九死一生了。是我太心急了”

    镇南王摇头:“说到底还是儿子没用,被董思源这厮给利用了,他找我办事的时候我便知道不对,可是没料到他竟趁着这个时候收买了我身边的下人,栽赃陷害现在还连累得您担心,又连累安安牵扯其中。”

    庄容垂着头一言不发。

    卫安便忙开解他们:“舅舅言重了。”她真心实意的道:“您也知道,董思源对付您,归根结底不是为了对付您。就算是我不出手帮忙,他也多的是法子牵连我,怎么就是您牵连的我呢?这样话以后不要再说了,都是一家人,您要是这样说的话,岂不是就生分了?”

    这倒是,镇南王知道卫安的意思,也不再过多说什么,问她:“你这回回来以后,可有什么动静?”

    正说着,外头田管家便求见进来了,一见了镇南王便跪下去,急忙道:“王爷!刚刚收到消息,董思源在刑部大牢里自尽了。”

    董思源自尽?!

    隆庆帝已经大怒,下令刑部严查此案,可是重要的人证董思源却死了,刑部如何跟隆庆帝交差?又是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就这么看着董思源死的?

    镇南王同样如此想,忍不住便道:“自尽了?”

    田管家应了一声:“是啊,听说今天早上才发现的,是打碎了碗割腕死的。”

    那这样一来,最重要的人证就没了那些军户们只能指证直接搜刮欺压他们的董思源,又不知道幕后的人的更多消息。

    董思源一死,那线索就断了。

    而萧家的损失,也就止步于此了。

    现在这个风口浪尖,萧家的人人人自危,其他的人见了萧家的人也都避之不及,绝不可能愿意沾染上萧家的人,连他们的殷勤都恨不得退避三舍了,那萧家的人没有能力做到左右在刑部的董思源的性命,还能有谁?

    楚景行?

    楚景行除了萧家这个后盾,还有谁?

    长安长公主

    卫安忍不住皱了皱眉,有些不祥的预感。

    长安长公主一直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能除之而后快,而楚景行也对她充满恶意,现在经过保定府这件事,恐怕是更加对她恨之入骨了。

    现在他们暂时止损,杀了董思源,那下一步,很可能对付的就是她

    她这样想着,田管家的话都还没有彻底说完,外头便来了卫家的人说要来给老王妃请安。

    老王妃跟镇南王对视了一眼,二人又看了看卫安,连忙让人进来。

    来的是林海,他先给镇南王和老王妃请了安,便看向卫安:“郡主,府里有些事,恐怕您得回去一趟。”

    老王妃觉得心神不宁,慌得厉害,一听便有些急了:“是什么事?”

    难不成这报复竟真的来的这样的快?

    镇南王也咳嗽了一声紧跟着追问:“是什么事?”

    顿了顿又忍不住问:“郑王可曾回来了?”

    现在京中的局势一片混乱,他作为异姓王,如今又刚从刑部大牢里放出来,根本说不上什么话,连消息打听起来都不容易。

    要是郑王不在,卫安出些什么事,他都没有救她的能力。

    林海倒是还能稳定的住情绪,有条不紊的回答了他的疑问:“回老王妃跟王爷的话,是宫中来了天使宣召郡主入宫,郑王如今还未还朝,他腰伤犯了,如今正在天津养伤。”

    宣召进宫?

    老王妃立即便问:“可有说是什么事?”

    宫中宣召贵女入宫是常有的事,可是最近明显就不正常了。

    两宫斗的你死我活,谁有心思召贵女进宫谈话。

    彭德妃跟方皇后这个时候怎么会想到要让卫安进宫去?

    “这就不知道了。”林海看向卫安,轻声道:“郡主,天使还在咱们府里候着,等着立即带您进宫,不好让人家久等。”

    就这么急,还在家里等着,要立即就进宫去?!

    连卫安自己都知道事情反常,可是现在她也不能漏出来让老王妃跟镇南王担心,只好安慰他们:“可能是上次皇后娘娘说的,让我给四皇子做安神香囊的事,您也不必太过担心。”

    老王妃跟镇南王对视一眼,都知道没这么简单,可现在也的确是做不得什么,只好点头让她走,一面又忍不住道:“万事小心。有消息一定要送消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