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六·狐狸-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六·狐狸

    沈琛的确已经料到了,且他跟卫安默契天成,隆庆帝发怒的时候他还仍旧一点儿不怕,皱着眉头有些茫然疑惑的抬头还望着隆庆帝:“是又怎么了?就是一起出去当回大英雄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他一副吊儿郎当,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事的样子,隆庆帝立即便气不打一处来的伸手抄了手边的奏章摔在了他脸上怒斥:“胡说八道!什么不是什么大事?!人家那是郡主,是个女孩子家,跟着你出城,夜会,这算怎么回事?!你也是大家公子,王孙贵胄,难不成还不明白名节对一个女孩子如何紧要?!竟说的出这种话来,简直胡闹!”

    沈琛这才有些慌了,却还是不服气,退了一步有些心虚,却还是嘟囔道:“至于嘛,又不是见不得人,我是办大事去了”

    他口口声声就是办大事,似乎真的觉得这回是什么了不得的功劳。

    隆庆帝目光里闪过一丝玩味。

    沈琛若是据理力争,他反而觉得沈琛是心虚。

    可是沈琛却是一副这本来就没什么大事,直接承认的态度,他倒是觉得这符合沈琛整个人的本性了。

    说到底,沈琛因为临江王的宠爱,自小就是个无法无天的霸王。

    他长到现在,后来又因为有自己的刻意纵容,的确是没受过什么波澜的,所以才没什么危机感。

    才会被人设计了都不知道。

    被人设计了。

    隆庆帝的眼里迅速闪过一丝杀意,很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冷声道:“朕说过让你去,几时说过准你拐带郡主一道去了?!你这样若是被人发现了,让郡主如何自处,又让郑王如何自处?!”

    沈琛便更加不服气了:“这怎么会被发现呢?董思源到最后都没发现有个女的!我们藏的好好的,怎么就被发现了?!”

    他说着说着又觉得不对,挠了挠头一脸茫然的看向隆庆帝:“对了舅舅,您怎么知道的?!”

    他一般犯了错便会喊舅舅表示亲近和讨好。

    跟摇尾巴的小狗儿是一样的,隆庆帝又好气又好笑的挥手打开他:“朕怎么知道?!你自己觉得藏的好好的,可是朕不就知道了?”

    他顿了顿,心里便闪过一丝异样。

    沈琛说,到最后董思源都不知道卫安是个女的,有卫安的存在。

    那为什么在奏折里,董思源说的明明白白的,是卫家的寿宁郡主女扮男装,跟沈琛和林三少一起?

    而且他语气里分明是暗示寿宁是受了郑王和卫家的意思,跟沈琛一起出城的。

    现在想想,这的确是太不现实了。

    卫家不必说,郑王怎么可能那么蠢,让女儿去保定府搀和这样的事?

    郑王虽然也看在卫安的份上上了奏折替镇南王府说话,可也就是说说话而已。据他所知,郑王老实本分的很,从前除了听话就是听话,现在除了听话就是围着新得的媳妇儿身边转。

    这样一个人,说他别有所图?

    其他几个都反了都有可能,可他一个连封地都没回去的藩王,说他有反意?

    恐怕是来遮挡真正有反意的人吧?

    隆庆帝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沈琛已经恍然大悟的回过神来:“对啊,舅舅您怎么知道卫安跟我一起出城去了?”他仿佛才想到这个问题:“没人知道啊

    他顿了顿便冷笑了一声:“又是林三少说的吧?”

    他提起林三少的时候,口吻仍旧一贯的瞧不上。

    隆庆帝便觉好笑:“怎的就又是他了?他不是这次还去救了你?要不是人家,你还有命回来逞英雄?怎么现在过河就拆桥了?”

    “什么过河拆桥?”沈琛不满,冷笑了一声,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道:“您不知道,这小子心思贼着呢。”

    隆庆帝咳嗽了一声呵斥他:“从哪里学来的粗俗话,这样大了,怎么还是这么没个正形?什么话都往外说!好好说话,怎么就心思不好了?他做什么了?”

    其实他心里隐约已经有了预感。

    沈琛跟林三少向来就爱争斗,也不算是争斗,只是沈琛这小子单方面总看林三少不惯,之前为了宝慧的事,还曾经闹的人尽皆知过。

    能让他们两个闹起来,又有卫安隔在中间,还能是什么事?

    联想起之前卫安对方皇后说的话,他心里便更有数了。

    收到密折之后,他便已经让安公公让人盯着这些人了,知道卫安跟沈琛是没有私底下联系的,跟林三少更没有。

    而卫安出宫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让沈琛进来,这两人之间没有联系,无法串供,在保定府的时候又不知道身份已经被泄漏。

    说谎的几率就不那么高了。

    再说沈琛,原本就不是会说谎的人。

    沈琛果然哼了一声抬高了下巴:“真的!您怎么就不相信我?!他家那个母夜叉准备给他找媳妇儿了,还打算给他娶宝慧呢!”

    他啧啧了一声,见隆庆帝又气又怒又好笑,便道:“他被淑妃娘娘骂了一通,便成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后来因为母夜叉去卫家找卫老太太去福建的时候调查宝慧的身世,替他跟宝慧提亲的事,他便去了趟卫家,然后他就动贼心了,想打卫安的主意!”

    他说的言之凿凿,看着隆庆帝有些着急:“舅舅,这真是个小人!您别不信啊,他就是想娶卫安回去供着,然后再娶宝慧!否则他怎么来的这么及时?!他就是故意的!”

    开始指责起林三少来了。

    如果真是盟友,这也是个太差的盟友了。

    隆庆帝听的头疼,连忙又抄了本奏章狠狠砸了他一下让他闭嘴,怒道:“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外说!朕真是”

    他怒气冲冲的拍了一下沈琛的头,拍的沈琛抱头鼠窜,才让他滚:“快滚快滚!为了郡主的声誉,这件事再不可外传,否则朕打断你的腿!”

    沈琛挑了挑眉:“我又没说过,再说是她哥自己跟我打赌,她自己要跟我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