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决定-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九·决定

    郑王收了声不再说,隔了许久才叹气道:“五哥若是如此,便也如乱臣贼子无疑了,他是不会如此做的。”

    隆庆帝便紧跟着道:“朕如今便是想看一看他到底会不会如此,因此朝廷要派督军前往前线,不知你是否能去?”

    郑王吓了一跳:“我去?”

    隆庆帝便嗯了一声看向他:“你跟老五关系虽然不亲近,可是素来也没得罪他的地方。由你过去,跟他也更好说的上话。”

    这事儿一时半刻也决定不了,隆庆帝只是略说了几句,便打发他下去休息。

    郑王回王府略微换洗过,便去了定北侯府。

    京城最近事多,定北侯府的门房都比往日谨慎了许多,老远见了人便先回去通报,不一时三老爷和二老爷便亲自迎了出来。

    郑王跟他们互相见了礼,才去拜见了卫老太太,而后才见到了卫安。

    看见卫安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叹了口气问起了保定府的事。

    卫安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便道:“就是我跟您信里说的那样,这次楚景行是冲着舅舅跟我来的。”

    “真是丧心病狂。”郑王坐在一边喝了口茶润喉,便忍不住道:“他这是疯了吗?!这个时候,他还在打自己人的主意,自己内讧惹来这么多事!”

    三老爷跟二老爷对视了一眼,也都跟着点头。

    他们是卫家的人,卫老太太既然决定了都投奔临江王,他们自然也没得选,可是他们总希望能更加有保障些。

    临江王世子如此行径,实在是让他们心里不安。

    郑王冷笑了一声,显然是已经对楚景行不满至极:“他竟然连这么丧心病狂的法子都想的出来,先是设计镇南王,然后放出线索引沈琛跟你过去,恐怕是指望把你们两个一网打尽,送萧家一个顺水人情,再除掉障碍。后来见董思源动不了你们,便干脆又想着引林三少过去,到时候栽赃你们一个勾结不轨的罪名。这也得亏是你们反应机制沈琛跟林三少又各自有讨好卖乖的本事,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他为了个人情绪不顾大局得失,这样的人,留着始终是心腹大患。”

    郑王为人素来温和,实在少有这么疾言厉色的大发脾气的时候,尤其还口口声声留着是后患的话,显然是动了杀心。

    卫老太太便等他冷静一些了才道:“正是这么说,虽然这一次侥幸躲过了,可是好运气不是每次都有。何况只有千日做贼,就没有千日防贼的,这样的人,留着的确是个祸害。”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郑王一眼:“我记得,当初临江王临走之际,是说过,收了他的世子印信的。”

    听出了卫老太太的话外之意,三老爷便道:“其实就算是当初并没有这种想法跟警告的意思,现在楚景行所为,若是被王爷得知,也总该要付出代价。”

    可不是,自认为萧家是绝佳盟友,可是却把萧家给坑了。

    而自以为能靠着夏首辅力挽狂澜,可是却被沈琛话赶话的引着隆庆帝怀疑起了董思源送密折的途径,顺藤摸瓜的查到了兵部侍郎,又查到了夏松头上。

    现在夏松也一道被他坑的惨了。

    犯下这等过错,临江王若是都能原谅他的话,可就实在是太心慈手软了。

    郑王挑了挑眉冷笑:“那便让他付出代价!”

    这样的疯狗,要是不给他压下去,迟早是要咬死人的,在这之前,自然得剁掉他的牙齿,省的他咬更多的人。

    “沈琛那边怎么说?”郑王看了卫安一眼,轻声问:“现在萧家损失惨重,连同夏松都落马了,无人再能供他驱使,给他提供后盾。沈琛打算好了如何对付他没有?”

    沈琛那个小子还曾经说过绝不会让卫安受委屈。

    可是若是这回不能给卫安报仇,那便就是让卫安实实在在的受了委屈了,郑王眯了眼睛半响,琢磨着若是沈琛仍旧优柔寡断,顾念着那份情义,是不是该请林三少出手。

    卫安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裙角,也轻声细语的回复他:“沈琛说已经有打算了,因此我便没有再多此一举插手做些什么,昨天舅舅跟陈伯父,都是这个意思。”

    陈伯父指的是陈御史。

    他倒是个真的能沉得住气,也的确能出主意的人。

    郑王想了想,便道:“我顺道再见见沈琛,问问他的意思。”

    他顿了顿便又道:“圣上有意让我做督军前往江西,不管怎么说,在这之前,我总得先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才敢动身。”

    否则他如何能放心卫安和卫老太太留在京城。

    倒是卫老太太让他先别这样着急去找沈琛:“你刚回来,先来我这里再去沈琛那里,实在是太过打眼了。现在倒是没有那样严重。”

    她笑了笑便道:“楚景行如今还忙着应付夏松他们呢,不忙。”

    “何况,我们总得看看沈琛这个年轻人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啊。”

    他们是因为沈琛才决定投靠临江王,若是沈琛靠不住,那他们自然便该另作筹谋,一家人的性命,并不是说着便好玩的。

    郑王跟她对视一眼,稍稍愣怔片刻就回过神来应了声是,想了想到底没有再多说其他,只是招手唤过卫安来,看了她一眼道:“既然如此,难得有空,安安,你随我出去走走。”

    他走在前头,卫安跟在他身后出了门,走到花园中那颗银杏树底下,郑王才停住了脚回过头看她:“安安,你是什么打算?”

    卫安问他:“您是指,我还有没有去福建的打算吗?”

    “不是这个。”郑王负手摇头:“我知道,那孩子在福建,老太太必定是要去的,你必定也是要去的。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沈琛那里,你有什么打算?你们用的是这个借口,圣上便会有意识把你们几个放在一起,关注打量,算好得失之后,难免要做一个决定。而安安你心里,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打算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