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二·不甘-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零二·不甘

    有人为了她这么机关算尽,就是为了能在长宁郡主犯下那么大的过错之后还能保住她的性命,甚至是保住她的荣华富贵。

    让她能在苏州那边继续当她的世家大族的贵夫人,她到底有什么想不通的不甘的,要这样的兴风作浪?

    卫安想不通,却没想过要去问卫玉珑,她头脑清晰,冷静的问巧杏:“不管她,护送她回来的那几个人呢?”

    巧杏有些愣,不知道卫安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哆哆嗦嗦的道:“都,都在老太太院子的厢房里头,被人看起来了,王爷不让人接近他们。”

    “我要见他们。”卫安言简意赅:“你们去通知一下王爷,还有卫玉珑那里,从现在开始,便不用再管她了,也不必给她送水送饭,她既这样孝顺,千里迢迢还要回来看望外祖母,那便成全成全她的孝心。”

    卫安很少生气,可是一旦发起怒来,没几个人能受得住她的阴冷。

    巧杏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冷颤,一声都不敢吭,急忙应是,便出去了。

    不一时便带回了消息,镇南王请卫安自便。

    卫安便没有片刻耽误的到了东跨院的厢房。

    海棠花已经开了,如同一朵朵红云聚在一起,花瓣随着风飘得到处都是,如今也暂时没人有心思清理,卫安更没有心思看,急匆匆的进了门,便冷眼瞥了一眼得了消息已经站成了一溜目光警惕朝自己看过来的人。

    卫安上一世没什么事做,识人这一项本事自问不敢说有多厉害,至少也没有看走眼的时候,只一眼便能看出来这些人不管年纪轻还是老,至少没有那种眼神特别坚定的。

    她挑了挑眉,先没有理会任何人,径直走上主位坐了,在人群里看了一遍,便伸手指出了一个年纪最小的,大约跟卫玉珑差不多年纪的丫头,沉声问:“之前伺候姑娘的奶娘和下人们呢?”

    丫头被她伸手一指便吓了一跳,等看见卫安的眼神的时候更是不由自主便缩了缩脖子,本能的摇头:“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卫安笑了,冷眼旁观众人的表情,笑着笑着,忽而啪嗒一声将手里正把玩的花**猛地砸在了地上。

    先前说话还和风细雨的,现在却忽然像是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完全换了个人似地,这巨大的转变和声响将众人都惊了一下,不由自主便通通的愣住了。

    卫安没有管他们的表情,径直看向蓝禾,冷漠的下了吩咐:“昨天老王妃身边一直最爱的玉扳指丢了,那是先皇后所赐,珍贵无比,老王妃向来随身佩戴,可现在却丢了。我怀疑是这个丫头私自都拿了,你们通知通知田管家,让他让顺天府的王推官说一声,说咱们家出了家贼,要劳烦他一趟了。”

    送官?!

    怎么就到要送官的地步了?!

    小丫头还没有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卫安反应不过来。

    卫安一个眼神,纹绣便已经拎小鸡似地将那小丫头给拎了起来冷冷的丢在了一旁,而后便越过了众人出去喊了一声。

    田管家极快的便亲自来了,用心听完卫安的吩咐,便连忙应承:“郡主放一万个心,老王妃身上的东西样样都是珍宝,府里都是有数的。家中进了贼,这是大事,顺天府不敢怠慢,这小丫头不说实话,那就让她去大牢里见识见识。”

    卫安淡淡点了点头。

    小丫头登时懵了,吓得面无人色的要跟卫安求情。

    卫安却连看也没有再看她一眼。

    小丫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终于迷迷糊糊意识到碰见的不是个善类,吓得差点儿连站也站不稳,哭着喊着求着要告诉卫安:“郡主,我知道之前伺候姑娘的人都去哪儿了,我知道

    卫安却再也没有看她一眼,,视若无物的转过了头。

    田管家便会意,冷淡的挥了挥手,便让几个粗壮的婆子直接把人拖下去了。

    卫安便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看了一群面色各异的剩下的人,接着指了个三十七八左右的媳妇:“你来说,之前伺候姑娘的人呢?去哪里了?”

    已经见识过了卫安的很辣无情,也知道这姑娘是不给人留一点后路的人,那个媳妇子被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在纹绣拉了一把之后才算是站到前面了,哭丧着脸几乎要哭出来。

    卫安便看也不再看她一眼,转头继续吩咐田管家:“一并送去顺天府吧,老王妃生前喜欢的那只八哥死了,我看这媳妇便很可疑,让王推官仔细的审。”

    田管家目光不变,不等那媳妇求情,便冷冷的挥了挥手,一群粗壮的仆妇再度涌进来,极为熟练的把那媳妇子往下一压,顺势塞了团破布在她嘴里,在她身上拧了几下,像是拖着一团破布一样把她拖出去了。

    到了现在,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卫安是在杀鸡儆猴了。

    这郡主哪里是查什么失物啊,这分明就是在警告她们,若是不认真回答她的问题,她就给你安上各种各样的罪名,送你去见官。

    谁不知道见官要脱几层皮?

    卫安还特意关照说让人严审

    最令人不安和忐忑的是,这姑娘真的狠绝到这个地步,连个犹豫的机会都不给你,但凡她说的话你没有回答或是露出不想回答的样子,你就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这样的强大压力之下,卫安再一次指出了一个看上去模样老实的仆妇之后,那个仆妇终于有些扛不住,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不断的求卫安饶命。

    卫安仍旧没有看她,只是低下头看着自己裙摆上的波纹,半响才在那仆妇不安的涩涩发抖之中终于开口说了话:“之前伺候姑娘的人呢?”

    已经有前车之鉴在前头,仆妇又被卫安这样冷淡的态度和那冰冷的眼神看的想哭,连忙一股脑儿的便都招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其实我们都是被人买来陪着这位姑娘回王府的那些人送我们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