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九·败类-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零九·败类

    宫里敲响了云板,四皇子死了,南城兵马司指挥使把这件事一报给总指挥使,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便吃了一惊,并且立即下令要严查严办。

    现在这个时候,京城里很可能有许多晋王的细作。

    四皇子如今又死了。

    隆庆帝正是暴怒的时候,郑王和镇南王以及楚景吾都已经进宫,偏偏临江王世子楚景行却出了这样的事,他顿时起了疑心。

    南城兵马司指挥使原本也不敢怠慢,那边还有几个御史盯着呢,现在被这么一催,更是嫁进了进度。

    很快便找到了许多目击证人。

    都说事发当晚似乎看见过这家的男主人,也就是楚景行世子的奶娘出现过在宅邸附近,并且骂骂咧咧,还似乎说过要去买火油,要死一起死之类的狠话。

    这样一查,兵马司很快又根据这个线索找到了三叔的藏身之处。

    可是等他们到客栈的时候,却发现三叔已经死了。

    并且还留下了一封信。

    信里说楚景行坏事做绝,平时为人不正,荤素不忌,面虽然装作高风亮节,可是其实内里却狼狈不堪,最爱沾花惹草,府中下人无一不被其染指。

    且最后竟还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妻子身。

    他做了绿毛龟,心中不忿,可是却奈何楚景行的身份地位,不敢声张,便打算就这么算了。

    谁知道楚景行约会镇南王府表姑娘卫玉珑不成,竟兽性大发,跑到他家连夜将他打走,霸占了他的妻子。

    他的母亲因为是楚景行的奶娘,也劝他息事宁人。

    他因此愤而纵火,想着一了百了。

    可是等真的放了这把火,他又忽然后怕了。

    想到楚景行若是死了,他自己也难逃追究,便畏罪自尽。

    这

    南城兵马司指挥使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这简直比说书的说书还要精彩万分啊!

    简直比戏台唱戏的还要一波三折,引人入胜!

    做梦也没想到,外表光风霁月的世子竟然是这么一个人,家里放着金尊玉贵的县主不爱,竟然最喜欢低贱仆妇

    不

    南城兵马司指挥使揉了揉有些发晕的头,好像也不尽然是这样。

    这遗书还说,楚景行是跟镇南王府的表姑娘卫玉珑私会不成。

    镇南王府,表姑娘,姓卫?!

    南城兵马司指挥使禁不住抖了抖身的鸡皮疙瘩,捧着这封遗书去找司了。

    楚景行当天傍晚才醒,可是映入眼帘的不是卫安也不是仙容县主,更不是府中的护卫,而是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

    他不由愣了一愣。

    可是更让他发愣的还在后面。

    这场火烧死了他的奶娘,亦烧死了他的护卫们和三叔的妻子,唯一逃过一劫的便是他还有几个孩子。

    可是那几个孩子都已经被吓得连话也不会说了。

    当然也不必他们再说什么,因为三叔的遗书里已然把事情交代的很清楚了。

    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便一副奇怪的表情看了他半响,才咳嗽了几声把三叔的遗书交给了他,而后便道:“世子,多有得罪,恐怕您得跟我们一同往衙门走一趟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虽然纵火的不是楚景行,可是总归这祸是他惹的,且其他几家御史们正摩拳擦掌的要找麻烦。

    五城兵马司也总得找人挽回损失。

    楚景行自然该要负责这些烂摊子的。

    楚景行挑了挑眉,觉得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表情有些扭曲,便接了信纸望了望他,才一目十行的看完了信。

    这一封信一看完,他便知道为什么指挥使的表情那样奇怪扭曲了。

    这信里竟把他说成了一只种猪都不如的恶少,说他勾三搭四,内里破败不堪,连朋友的妻女也不放过。

    简直只差指着他的鼻子骂斯文败类了。

    这样的遗书

    卫安所谓的报复,竟然是这样的羞辱!

    还说他跟卫玉珑有奸情。

    这一下子便毁了他跟卫玉珑两个人的名节。

    而老王妃的死

    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房门便被大力的踹开了,庄容如同一阵风似地卷了进来,将他扑倒在地,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面:“畜生!你这个畜生!”

    五城兵马司指挥使连忙拉架,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有些不够用了。

    庄容便在五城兵马司的拉扯下指着楚景行的鼻子大骂:“你这个畜生,勾引了我表妹,竟然跑到我们王府后院去跟我表妹私会,气死了我的祖母!我们要进宫去告御状,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

    这回戏唱的更加厉害了。

    五城兵马司拉着庄容,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世子世子有话好好说,不是说不是说老王妃乃是前天晚没了的吗?这跟临江王世子又有何关系?”

    话是这么说,可是其实他已经是相信了的。

    毕竟三叔的遗书可说的清清楚楚,楚景行就是跟卫玉珑私会不成,所以才跑到他家里去找他妻子发泄兽欲的。

    这才引发了后来三叔纵火的事。

    啧啧啧,真看不出来,外表斯斯文文的,原来内里竟是这么不堪的一个人。

    临江王光明磊落,立下那么多战功,怎么就生出了这个一个表里不一的败类来?

    果然,庄容的力气大的简直让五城兵马司都快拉不住,被这么一问更是猛地扑过去想要找楚景行拼命,一面扑还不忘记数落楚景行的罪状:“若不是这个畜生前天晚惊动了我祖母,我祖母根本就不会气的撒手人寰!这畜生明知道我祖母被气晕了摔倒在地,竟还不管不顾的溜走了,以至于我祖母回天乏术!”

    涌进来救场的南城兵马司指挥使亦听了个正着,忍不住站定了脚愣愣的感叹了一声。

    镇南王世子冲进五城兵马司衙门找临江王世子拼命的事自然是最吸引人看好戏的大事,一时间临江王世子跟镇南王府的表姑娘私会以至于气死老王妃的事众人皆知。

    那几个被烧掉了屋子的御史听闻了下人打听回去的消息也忍不住惊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感叹世风日下,败类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