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一·妄为-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一十一·妄为

    杯子放在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楚景行便无所谓的挑了挑眉,问:“所以呢?因为死了两个人,你就受不了了?”

    他有些觉得好笑似地看着面前的萧明宇,轻描淡写的问:“难不成你们萧家在投奔我之前,没想过若是事败会是什么情形?”

    萧明宇便紧握着拳头紧盯着他:“可是这分明是能避免的!”

    他终于控制不住站起身揪住了楚景行的衣襟,气怒的道:“这一切根本可以不必发生,若不是你出于私心,若不是你画蛇添足的要对付卫安跟楚景吾和沈琛,这件事原本不必发生。我的叔父不必死,萧家也不必损失如此惨重!”

    楚景行比他高了半个头,冷淡的看着他的怒容,在他说完了之后,才一把把他的手给甩开,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自己的衣领,仍旧一副轻佻的态度问:“所以呢?所以你便要来找我算账?”

    他冷眼看着萧明宇,说出来的话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子:“醒醒吧,现在是什么局势你看不到吗?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已经没有后路可走了,除了跟着我,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出路?”

    萧家现在被打成了晋王的同党,被隆庆帝猜疑打压。

    而临江王也迁怒于他们,根本不可能再接纳不听话而帮助了楚景行的他们。

    现在萧家除了继续依附楚景行,破釜沉舟,的确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所以楚景行才如此嚣张,是认定了他们萧家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

    萧明宇气急反笑:“你以为你这次做的天衣无缝?!”

    楚景行原本已经预备要走了,听见他这话便立即转身看向他,目光如炬的问他:“你说什么?”

    萧明宇便冷笑了一声:“议储之争进行到现在,早已经把朝堂闹的沸沸扬扬了,四皇子死在此时,你真的以为所有的事都会按照你之前计划好的那样去发展?”

    楚景行看着他,挑了挑眉:“什么意思?”

    萧明宇便冷笑了一声:“听说郑王进宫之后便失去了消息。”

    这他当然知道。

    楚景行不再耐烦跟他绕圈子:“有话便直说。”

    他对萧明宇的态度跟从前已经是判若两人。

    可是现在局势所迫,萧明宇也清楚自己再没有从前的本钱,沉默一瞬便道:“应当是哪里出错了。”

    楚景行便立即敏锐的反问:“奶娘那里出了差错?”

    “未必是,现在还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萧明宇终于彻底镇定下来,俨然又成了从前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了楚景行一眼,轻飘飘的说:“只是上头起疑心了,据说震怒。连五皇子身边的奶娘和宫女等人也全都没有幸免,通通都被抓起来交给锦衣卫审问了。”

    五皇子向来是隆庆帝的心头肉,现在头一个便是动五皇子身边的亲近人,也的确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可是这既有些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楚景行坐了下来:“毕竟那是如今唯二的皇子之一,他死了,上头震怒是自然的。”

    “的确是自然的。”萧明宇笑了笑:“可是这回的动静太大了,他的反应也过头了。你知道当天凤仪宫死了多少人吗?”

    他淡淡的看了楚景行,又把目光放回杯子上:“听说当天夜里血腥味经久不散。”

    楚景行有些不大耐烦了,看了他一眼,咳嗽道:“有话便直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明宇也不再挑战他的耐心,径直道:“你也该想想,若是查到你身上来”

    “怎么会查到我身上来?”楚景行矢口否认:“都已经安排好了。”

    “但愿是真的安排好了。”萧明宇意有所指的笑:“要知道,安排好的也是会出差错的,譬如夏首辅也譬如,你如今不也被卫安反咬了一口?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我看你这回要多加小心了。”

    楚景行便冷淡的再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走了。

    萧家虽然如今没落,可是人脉总还是在,在宫里原先因为萧驸马而积攒下的关系也没有丢,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总是有理由的。

    可是楚景行认真再三思索,并没觉得还有哪里是有疏漏的。

    四皇子跟五皇子出去玩耍,最近是常有的事。

    因为隆庆帝在内阁大臣们的上书下,已经决定让皇子开蒙,也特意替他们择了老师,为了这个,五皇子虽然才三岁,亦跟着四皇子一同天天往书房去。

    一来二去的,皇子们的接触自然就多了起来。

    而出事的时机,他也是经过仔细揣摩的。

    奶娘只是不着痕迹的提过西苑斗兽场的豹子通体雪白,极为可爱而已,这样的话她有无数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告诉四皇子。

    而四皇子又最听她的话。

    这样一来,接下来的事便也顺理成章了。

    隆庆帝自然会查出来,那只豹子被人喂食了药物因而发狂。

    也自然会查出做这事的人是西苑斗兽场的太监。

    那个太监又偏偏是彭德妃的同乡。

    这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他垂着头思索了半响,直到仙容县主喊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见她已经按品大妆,便道:“现在便走吧。”

    仙容县主很有些紧张:“听说母亲进宫已经从昨天夜里到如今了,仍旧没半点音讯,也不知道宫里情形如何”

    她还不知道楚景行发生了跟奶娘儿媳妇通奸的事,说话的语气便带着一丝担忧:“早上您恰好不在,也不知道咱们进宫会不会被申饬”

    毕竟现在当藩王的儿子是最难做的。

    隆庆帝的儿子死了,藩王们的儿子一个个还好好的到他跟前去杵着,他哪里能有好心情。

    楚景行便回过神来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事情又跟我们无关,再怎么也不会牵连我们。只是我们进宫便谨言慎行罢了。”

    虽然语气并不算不好,可是仙容县主跟他相处这么多日,察言观色便知道他自己也是心绪不宁。

    仙容县主便不敢再多说,轻声应是,很快便跟上了他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