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四·逼迫-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一十四·逼迫

    仙容县主惊得立即跪了下来。

    现在这时候,方皇后就是一个随时可能炸开的烟火,四皇子的死几乎要把她给直接逼疯了。她看不得任何让她不顺眼的人。

    她抿了抿唇,万分恭顺的垂下头磕头认错:“回娘娘的话,是因为有事”

    其实根本就是怎么说怎么错的。

    方皇后却紧跟着冷笑了一声:“自然是有事。”

    她不冷不热的,说完了这句话便当仙容县主不存在了,仙容县主心里更加慌张,不由抬头看了母亲一眼。

    自从长安长公主进宫之后,就失去了消息,她完全不知道现在方皇后是准备拿她怎么样。

    长安长公主便轻轻的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仙容县主咽了口口水,正要说话,外头便说是郑王妃跟寿宁郡主到了。

    仙容县主目光瞬间变冷,先前的害怕仿佛一瞬间都消失无踪了,只记得对卫安的厌恶。她知道郑王他们一直都留在宫里没能出宫,心里知道肯定是事情有什么不对,只希望这回的事能直接把卫安跟郑王打在泥地里翻不了身。

    郑王妃低眉顺眼的在卫安的搀扶下走进来,恭敬的先给方皇后见了礼。

    方皇后对她倒是少见的没有横眉冷目,竟还对她淡淡点了点头,看了她的肚子问她一声:“可还支撑得住?”

    郑王妃便诚惶诚恐,惊恐的给方皇后磕头,连忙应是:“替皇子哭灵,乃是本份,何谈辛苦,娘娘实在言重了。”

    替皇子哭灵不是什么本分,替太子哭灵倒是应当。

    只是四皇子死了才得到这哀荣,方皇后想着也觉得并没什么意思,讥诮的牵了牵嘴角,对她点点头。

    长安长公主目光放在卫安身上,跟她对视了一眼,尽皆默契的移开了眼睛。

    倒是肖姑走进来,目不斜视的到了方皇后跟前,压低了声音不知道说些什么。

    方皇后紧跟着便拔高了声音,惊讶的看了仙容县主一眼,随即便怒容满面:“什么?!”

    众人都被她的视线看的一惊,仙容县主更是瞬间便起了鸡皮疙瘩。

    方皇后却不是要发难,憔悴的脸上现出个诡异的微笑来,随即便道:“做出这样的事来,圣上只是让他去守皇陵,也实在算是轻放他了。”

    她由着肖姑替自己理了凤袍,看也没看跪在旁边的彭德妃,径直站起来冷笑了一声:“荒唐!”

    说着,她转向不远处的仙容县主,问她:“你知不知道镇南王老王妃为何没来?”

    仙容县主吃了一惊,下意识的看了母亲一眼,见母亲也皱着眉头,便有些惊慌的摇头又点头:“老王妃老王妃去了府里收到过消息”

    方皇后嗯了一声,又轻飘飘的拿起玉佩,问她:“那你知不知道,老王妃是怎么死的?”

    仙容县主被问蒙了,完全不明白方皇后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又惊又怕的看着她,慌乱摇头。

    “楚景行身为王府世子,私会定北侯府长宁郡主所出的卫玉珑,还因为这个气死了镇南王老王妃。你作为他的妻子,你竟不知?!”方皇后忽然冷笑:“你怎么当的这个世子妃?他跑到王府气死老王妃后,便在下人的宅子里跟人厮混到昨天晚上,被人放火烧屋,才惊动了五城兵马司”

    仙容县主已然目瞪口呆,只知道方皇后的每一个字她都是听得懂的,可是合在了一起却完全听不懂意思。

    方皇后于是便平静无波的道:“他胡混到整个京城都知道了,你这个做世子妃的竟然不知道?!”

    长安长公主也是神情大惊的回头看了卫安一眼。

    楚景行才不是这样的人!

    他让卫玉珑回来也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私会。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她在宫里音信不通,隆庆帝让金吾卫跟羽林卫和锦衣卫加强了防范,她在宫里每天都看着锦衣卫抓人杀人,连她也惊得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并不知道外面的消息。

    现在听方皇后这么说,就震惊的无以复加。

    方皇后没等长安长公主消化和求情,径直道:“怪不得你们夫妇来的最迟,原来在你们眼里,我们便是如此无关紧要!”

    她冷笑道:“如此目中无人,临江王养了个好儿子!”

    长安长公主已经迅速跪下来认错:“娘娘息怒!景行他向来不是这样的人,想必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方皇后冷笑反问:“难不成五城兵马司抓住的人不是他?!难不成跟卫玉珑厮混气死老王妃的人不是他?!他这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做的出来,如此没有伦常,如此胆大妄为,这其中还能有什么误会?!”

    长安长公主惊得心脏都快差点儿跳出来。

    她忘了,现在方皇后是个疯子,疯子是不讲道理的。不能跟她们讲道理,不能跟她们讲道理,她强自收敛了情绪,急忙认错:“娘娘息怒,长安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没什么只是!”方皇后横眉冷目:“国丧期间竟行此兽行,跟禽兽有何区别?!这样的人,罚他去守皇陵也是宽恕了他!”

    这个时候,任何对四皇子不敬的事便都是在挖她的心。

    楚景行迟到的理由是这个,方皇后尤其无法忍受。

    长安长公主心里便压了一块大石头。

    经过方皇后和隆庆帝这么一申饬,楚景行禽兽行的名声是要传的天下皆知了。

    这么声名狼藉,以后的前程可怎么办?

    本来就不受临江王喜欢,后来夏松等人又陆续出事,现在楚景行手里的牌面实在已经算不得好了。

    如今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她微微侧头看向卫安,见卫安一脸波澜不惊的正跟郑王妃小声说着什么,目光就渐渐变得沈琛。

    楚景行接卫玉珑回来是为了对付卫安,现在卫安好好的,看着并没什么影响,而楚景行却成了个禽兽。

    这中间要说卫安没动什么手脚,没有设计陷害楚景行,她是怎么也不会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