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一·鹬蚌-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一·鹬蚌

    做母亲的就没有不心疼女儿的,何况长安长公主就是真的为了两个儿女活着的。

    她亲自拿了帕子给女儿,看着女儿擦了唇角漱了口,才回头继续叮嘱:“她如今怀着身孕,口味或许有些变化,让你们厨房的人精心些,凡事都要仔细。”

    葛嬷嬷一一的都答应了。

    仙容县主便握着她的手不肯放,哽咽的喊了一声母亲。

    她是被最近的变故吓怕了。

    偏偏公爹还连请求更换世子的折子都送上去了,她便更是心力交瘁。

    长安长公主握了握她的手:“哭什么?怀了身孕了,都快要当母亲的人了,可不兴这么哭的。你只管保养好自己的身子要紧,其他的事,自有我和你丈夫考虑。”

    长安长公主带着哭腔应了一声,母亲来了,她心里便有了主心骨,不一会儿便睡过去了。

    楚景行正好过来,问了一声知道仙容县主睡了,便对长安长公主行了礼。

    长安长公主让他起来,上下打量一眼就知道他并不如百灵说的那样是颓丧的躲起来了,这人眉眼之间都透着自信,哪里像是窝在书房里几天没出门的样子。

    她目光淡淡的掠过他,轻描淡写的道:“你媳妇儿身子不大爽利,往后还得劳你这个做丈夫的多担待。”

    这是在指责楚景行明明没事,却还是让仙容县主担心,又对刚怀孕的仙容县主不闻不问,不负责任。

    楚景行听了出来,却也并没有如同往日那样敷衍,很认真的一口答应了下来,紧跟着便道:“我有事想跟您商量。”

    长安长公主原本也不是单纯的为了看女儿才来,闻言便点了头站起来,同他一道出了院子,看了袁嬷嬷一眼,袁嬷嬷便同一众下人都退的远远的跟着。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长安长公主静静的走一段路,才开口问他:“王爷这回看来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正要跟您商量这件事。”楚景行引着她往书房走,一面便道:“我有一位老友,想让您见见。”

    长安长公主再没想到他嘴里的老友,竟然会是胡长史,一时间竟有些怔住了。

    还是胡长史笑着跟她见了礼,她才回过神来,狐疑的看了楚景行一眼。

    楚景行便道:“胡长史的儿子娶了赵炎的姐姐。”

    长安长公主便立即明白了过来。

    胡长史儿子倒是有两个,只可惜一个已经早死,另一个身体孱弱,为着这个,婚娶上便有些艰难,头一个媳妇儿四年了也依旧无所出。

    后来前头那个生病死了,便又娶了一房,这才生了儿子,而且一连还生了两三个。

    传闻胡长史夫妻对后来这个填房儿媳妇极为信重,将家里的庶务都交由她打理。

    原来这个替胡家留了后的填房竟是赵炎的姐姐,长安长公主便不由目光复杂的看了女婿一眼,这个女婿其实是聪明的,只可惜聪明却总是时有时无。

    她在胡长史对面坐了下来,便听胡长史说了临江王的打算,不由便垂头沉吟。

    临江王眼看着对楚景行的确是深恶痛绝了,就撒un时留了他一条性命,以后也是没有打算再把位子给他了。

    除非

    她是跟胡长史想到了一起,才开口便听胡长史已经笑起来。

    楚景行便笑了一声告诉她:“长史刚刚说的话,跟您说的一模一样。他也是觉得要先发制人。”

    说着,胡长史便又把计划跟长安长公主说了一遍。

    长安长公主的目光深邃了许多,显见得是在认真思索,片刻后才道:“这很冒险。”

    “现如今,富贵险中求啊。”胡长史微笑着靠在椅子上看着长安长公主:“长公主还有旁的法子吗?”

    长安长公主定定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问:“沈琛楚景吾都是有武功在身的,且身边的人手并不在少数,他们最近为了讨圣人欢心,又一直规行矩步,要怎么杀他们?”

    “再怎么厉害的人,总归是有软肋的。”胡长史微微一笑:“譬如我便听说,这位卫七小姐哦不,这位寿宁郡主,便跟侯爷交情匪浅。侯爷对她,未必是一般的情分。”

    长安长公主跟楚景吾显然都认同了这一点。

    胡长史便紧跟着道:“不久之后,四皇子的灵柩便该入地宫了吧?”

    到时候一众宗亲肯定是都要去的。

    就算是老王妃出了事,可是她出殡的日子也万万不敢跟四皇子的撞上,连镇南王也要去,只是作为外孙女的卫安没有理由不去的。

    皇陵地处偏远,要出事并不是很难。

    “一旦寿宁郡主出事的消息传到他们耳里,相信他们很难无动于衷。”胡长史道:“到那时候,再把消息给晋王的人,就是了。算算时间,晋王的人要赶过来也是来得及的。”

    长安长公主沉默了下来。

    这位胡长史倒果真是个人物,怪不得能在临江王面前待那么久,又得楚景行的信任。

    她沉默良久才抬头问他:“不知要我做什么?”

    胡长史抬一抬眉,轻声道:“殿下果然聪明,杀楚景吾跟沈琛,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若是世子还能另外做出一番事来,才能双管齐下。”

    长安长公主眉头紧皱,头一次觉得有些惊慌,才问:“你的意思是”

    “听说两宫之间早已经势成水火。”胡长史摸了摸胡子看着长安长公主,认认真真的道:“德妃娘娘爱子如命,五皇子虽然好了,可她心里对五皇子中毒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听说连四皇子灵前也少去了。为着这个,皇后娘娘心里只怕也是有怨言的。两宫早有旧怨在先,这回五皇子中毒的幕后指使,虽然锦衣卫说元一招认了是晋王,可是别人或许会信,只怕德妃娘娘是不信的。”

    一个对另一个有怨恨,一个自认为受了委屈,这两人之间的仇恨是怎么也扑不灭的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胡长史缓缓的喝了口茶看着长安长公主,轻声道:“想必殿下是懂得这个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