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九·控制-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九·控制

    林三少目光不动,也没有因为楚景吾的这番话就放松了心情,他顿了顿,才开口问:“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这外人的界定如何界定?什么才叫做外人?”

    楚景吾被他问的愣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有些茫然的啊了一声。

    楼并终于等到了机会了,在旁边便连忙提醒:“长安长公主算不算外人啊?她们可是一伙的,他别人不见,可以通过长公主传递消息啊。”

    他嘟囔了一声,摸了摸下巴一脸高深莫测:“长安长公主可是他岳母,就算是你们胡长史,想要一直拦着他们不让见那也是不能的。圣上毕竟还没正式下旨同意更换世子呢,他就还是世子,难道连见个丈母娘的机会都没有了。”

    楼并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飞快的道:“反正我们这里收到消息,仙容县主怀孕了,就是冲着这个,难不成还不准长安长公主去探望?既然去探望了,难道还能守在旁边一字不落的听着他们闲话家常,交代些女儿一些闺房话?这些通通都是传递消息的渠道和机会好不好?!”

    干情报工作出身的他忍不住了,这么一想就不由得毛骨悚然:“啧啧啧,听说这阵子长安长公主往王府去的可勤快了,又是送燕窝又是送上好的红枣啊,鱼翅啊燕窝啊之类的东西。两边府里俨然就是你我不分了。”

    林三少觉得这回见过郑王之后,楼并的话就多了起来。

    多的连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瞪了楼并一眼。

    可是楚景吾却觉得楼并说的很有道理,忍不住哎呀了一声,而后又看着楼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们最近不是忙的很嘛?怎么还有时间继续盯着我们王府?”

    楼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说为什么?整个京城谁不知道现在家家户户基本都被锦衣卫盯着?你没听说过怀仁伯府的伯爷现在连在后院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触怒了谁的霉头吗?”

    楚景吾啊了一声。到此刻才想起来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因为夏松跟萧家的事牵连了太多人,京城众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会招惹是非。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隆庆帝已经警惕到了这份上了,竟然让锦衣卫开始刺探人家家事了?

    这样虽然可以快速全面的搜集情报。

    可是同样的,也是一把双刃剑啊,长此以往,朝廷里人人自危,谁还敢放下心替朝廷办事?

    说不定说错了哪句话,见过了哪个人,以后就成了锦衣卫抓人的把柄。

    毕竟就像是这一回,很多夏松的同党固然是咎由自取,可同样也有很多人根本就是无辜被牵连。

    像是元一一出事,隆庆帝之前信任的那些道士,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甚至没等到锦衣卫审问他们,他们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更别提朝中那些跟夏松有关系和交情的人呢家了,基本上素日跟夏松走得近的,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

    轻一些的是丢了乌纱,这倒不是最要紧的,重一些的干脆就丢了性命。

    倒霉一点的,全家的性命都没有了,说理都不知道上哪儿说理去。

    圣人失去了儿子,哪里管你冤枉不冤枉。

    楚景吾难得的沉默了下来叹了口气,才道:“其实就圣人这么个折腾法儿,恐怕就算四皇子五皇子都安然无恙的活着长大,他的江山也未必就能稳固。”

    这算是大不敬的话了,要是报上去,就又是一个杀头的罪名。

    幸好屋子里还坐着锦衣卫指挥使。

    可也没人能笑的出来。

    楼并也难得的收起了那副玩笑模样,紧跟着道:“谁说不是呢?其实牛大人就死的挺冤枉的,他不过就是上了份万言书,请圣上广开言路,听取百官意见,不要轻信道士妖言惑众罢了,后来便被打上了夏松同党的罪名,被赐死了。”

    历来就很少的皇帝会对言官下死手。

    言官们的笔往往比刀子都要锋利,他们多写下基本奏章,传扬出去,基本上行要给你盖棺定论是好是坏的。

    可是隆庆帝这回却杀了牛御史。

    原本言官就喜欢抱团。

    杀了牛御史,不断有御史上书痛骂隆庆帝做的不对。

    隆庆帝就愈加愤怒。

    就好像成了个死循环一样,最近有一个出名的二愣子,翰林院的编修上的折子,基本上已经把隆庆帝骂的狗血淋头了。

    这也正是林三少跟楼并最近正在办的案子。

    那个二愣子说隆庆帝嫡庶不分,乱了规矩,对祖宗不敬,无故下令杀言官乃是草菅人命,从隆庆帝个人的问题一直数落到了朝廷大事。

    隆庆帝当即大怒,让人把那二愣子下狱。

    那二愣子却不怕,不仅不怕,连棺材都准备好了。

    隆庆帝干脆更加愤怒,认定这个人不怀好意,是晋王附逆,让锦衣卫接手此案。

    那二愣子也就是个一根筋的文人,哪里受得住诏狱的折磨,进了诏狱不过几天,还没等到提审,就死了。

    因为这事,听说朝廷最近又闹翻了,许多地方官都纷纷上书,说隆庆帝此举实在是太过武断,让人寒心。

    二愣子从此出了名,他写的那份奏折也出了名,基本上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都知道有这么回事,有个人写了骂皇帝的奏章,被皇帝弄死了。

    这要是放在从前,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偏偏是在最近,接连有成王晋王谋反,正是不太平的时候。

    楚景吾说的其实没错,隆庆帝这么一折腾,原本名声就算不得好,如今就更加不得什么人心了。

    他以为他是在堵人家的嘴,其实不过是暂时的罢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他当皇帝当的实在是太久了,高高在上,连这个都给忘了。

    这江山坐不稳,其实真的是早晚的事罢了。

    说这些就有些跑题了,虽然都是真的吧,可是听着到底让人心里不舒服,林三少咳嗽了一声,示意他们说话最好还是要注意些i。帝道独尊http://bqg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