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一·亲事-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一·亲事

    楼并忙热的跑去把他的常服给抱了出来,挠了挠头不大明白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又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进去自己的话,抬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林三少却已经抱着衣服进里面去换了,出来后跟他打了声招呼便径直上了马走了。

    楼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这回忽然要穿常服了,是不是意味着他想通了,打算要去跟寿宁郡主表明心意了啊?!!!

    被记挂着的卫安还不知道自己被记挂上了,她正陪着卫老太太看福建寄来的书信。

    因为要防着信会落到别人手里,因此大夫人的遣词用句都显得极为谨慎而隐晦,连卫安也看了几遍才能明白意思。

    难怪卫老太太等不及要去福建了,那个孩子到底还小,连婚也没成,遭遇了这样的事扛不住,病了好一阵。

    福建冷的时候又冷的吓人,他一个冬天都病恹恹的。

    卫老太太看了又看,才把信收起来,叹了口气道:“也真是难为了他了,一个小孩子。你大伯母再好,总归不是他的亲人,他肯定不能全心全意相信的。”

    又要避人耳目而不能出门走动,一个少年人怎么受得了。

    卫安知道她担心,就笑着安慰她:“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您也不必过于担心了,大伯母不是也说,他虽然心情不好,可是却是很挂念您的吗?”

    卫老太太便又笑了摸:“是啊,听说他很记挂我,他唯有我和你这两个亲人了”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伤感,卫安正不知道怎么再逗卫老太太开心,外头便说宫里来人了。

    宫里好端端的怎么又来了人?

    卫老太太吃了一惊,收起了百感交集,看了卫安一眼,便问:“来的是哪位宫中的贵人?”

    青鱼轻声道:“来的是淑妃娘娘宫里的谢司仪,如今正由三夫人招待,她说她是奉了淑妃娘娘的命令,想要见一见您跟郡主。”

    卫老太太便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淑妃娘娘向来是极少让宫人外出的,因为跟庆和伯夫人不和,她连初一十五的召家人进宫的事都从来没做过。

    是个最规行矩步的人,一步不越雷池。

    她派自己宫里的司仪出宫,这还是头一次听说。

    而且还来找卫安。

    最近要说跟淑妃娘娘有交集的事,那便是请她帮忙照顾郑王妃了,可若是为了这事儿,着实是没有必要再继续往卫家来人的。

    退一万步来说,都该往郑王府去才是。

    卫老太太虽然有些不明白,可是却还是亲自换了衣裳以后出门见这位谢司仪。

    谢司仪客客气气的跟她见了礼,这才笑盈盈的道:“突然来访,打扰老太太了。”

    卫老太太连忙笑着摇头。

    谢司仪便把目光放在卫安身上,笑着道:“此番我来,是因为娘娘有交代,有件事想托我问一问寿宁郡主跟您的意思。”

    宫中女眷的事,三夫人会意,连忙笑起来:“说起来,过几日要往皇陵去,行囊还没有打理好,媳妇儿出去瞧瞧。”

    卫老太太点了头,等她领着丫鬟婆子一并退的干干净净,才和气的问谢司仪:“不知道娘娘有什么事,要您亲自来一趟?”

    谢司仪只是笑着看着卫安不说话,片刻后才道:“我们娘娘说,原本该亲自来跟您说的,可是如今宣您入宫太显眼,她又不方便亲自出宫。因此就算是无礼了,还请您海涵。她让我出宫,是想要替人做个媒的。”

    卫老太太被惊得有些厉害,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做媒?

    淑妃娘娘要给人做媒?

    还请了谢司仪亲自来

    旁人谁还有这么大的脸面?

    又要留下卫安。

    卫老太太之前就隐约已经明白,如今再听谢司仪这么一说,立即便明白了谢司仪的意思,忍不住道:“您是说林三少?”

    卫安也有些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谢司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卫老太太都能猜出来的事,她当然也能猜得出来。

    可是这也实在是太突然了。

    怎么林淑妃忽然要给她做媒啊?!

    谢司仪应了一声,笑的咧开了嘴:“我们娘娘知道,婚姻是合二姓之好,因此冒失冒犯了郡主跟老太太您。因此特意遣我出来问一问您二位的意思。”

    她顿了顿,见卫老太太说不出话,便道:“娘娘只有这么一个弟弟,自来跟他相依为命,彼此之间没有什么隐藏。三少中意郡主,娘娘也看郡主样样都好,想着郡主不久就要启程去福建了,这一去还不知是多久,知道再不说便不知道要生出多少变故。”

    “因此因此让我出来,想先问一问郡主您的意思。”谢司仪并不遮遮掩掩,也并不欲说不说的吊人胃口来试探,她光明磊落的道:“我知道郡主非同一般女子,娘娘跟三少也都知道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郡主跟老太太不要怪罪。”

    卫老太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委婉的说:“这事儿来的太突然了不瞒您说,我跟王爷原本是想着要多留她几年的,她到底年纪还不算大”

    谢司仪是个聪明人,一听便知道老太太的意思,含笑说道:“我知道您的意思,我来的也的确是突然了些。只是娘娘很喜欢郡主,听见三少表明心意,便欢喜得不得了,又考虑到您即将远行,因此想着我出来问一问。也不是非得要急着把事情定下来,只是想让您二位知道一声,也好好考虑”

    林淑妃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诚意也是十足的。

    谢司仪说完了这些,便起身告辞:“我们娘娘素日是喜欢郡主的,若是郡主闲来无事,还请多进宫来走动走动,娘娘如今正没人陪着说话呢。若是郡主何时想进宫来,递个牌子便是了。”

    卫老太太跟卫安都已经起了身,闻言答应了一声。

    谢司仪便微笑着领着人离开了定北侯府回宫去。

    卫老太太犹自还没有回过神,等到谢司仪都已经被三夫人二夫人亲自簇拥着送出去了,许久才看了卫安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