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章·麻烦-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章·麻烦

    她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沈琛的,可是日复一日缠着沈琛,才发现这个人实在是不错。

    皮相是一等一的好的,完全继承了长乐公主跟平西侯沈聪的优点,一双眼睛不管什么时候都似乎会说话。

    而且他虽然看着纨绔,可是却实在是很有分寸的一个人。

    细节见人品,他跟一般的纨绔子弟全然不同,没有他们身上的骄矜气,不管做什么事都看着没有分寸却十分有底线。

    可是等到现在,方皇后告诉她,沈琛喜欢的是卫安?

    永和公主下意识的攥紧了裙摆,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方皇后,轻声问:“他说他喜欢寿宁吗?”

    方皇后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心意,拧着眉头摇头:“倒也没有说喜欢不喜欢,只是他的态度足以说明问题了。若是真的不喜欢,何必带着卫安去保定打抱不平,又何必为了林三少准备跟卫安提亲而郁郁寡欢?”

    这不是喜欢上了,又是什么?

    方皇后饶有深意的看着永和公主,难得的缓和了语气跟她说:“你是堂堂公主之躯,只要你想,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沈琛这种心有所属的便是强留了,也没有什么用处。他又不是平民家的孩子,难不成你能以公主的身份压制他?便是能,一来二去的,情分自然就没了,倒不如干脆的趁着现在了断了。”

    永和公主却垂着头不知所措。

    少女时候的心事总是最难以有道理可言的,她喜欢沈琛,自然便是喜欢了。

    想要抽身哪里就有那么容易?

    方皇后看出她的伤心和失望,便难得的叹了口气,轻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是没把本宫的话听进去。”

    永和公主便连忙摇头:“儿臣不敢,儿臣不是这个意思”

    方皇后笑着摆了摆手,并不把这个放在心上,语重心长的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你父皇说,若是你实在喜欢沈琛,便要你们娥皇女英,共侍一夫,你当真能忍受得了这样的侮辱?便是接受了,往后沈琛自然也是偏向她的,你们打算怎么相处?你如今还小,只知道凭着心意喜欢便是喜欢,可是等到往后你便明白了,过日子靠的是彼此尊重,彼此喜欢谅解,否则便迟早有新人笑旧人哭的那一日。”

    肖姑正好端了安神茶进来了,方皇后静默了一瞬,才又紧跟着道:“而且到时候就会发现,你爱的人,少年时看着他哪里都顺眼,哪里都是好的,到了中年却处处不堪。”

    永和公主惊疑不定,总觉得她似乎是意有所指,在说她自己跟隆庆帝。

    方皇后却已经收回目光,垂下头几不可闻的叹口气:“你好好想一想罢,本宫就只能说到这里了。你若是不听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永和公主站起身来,见方皇后说的这么冷淡,惶恐的请罪。

    她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方皇后却并没怪她的意思,只是笑了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母女俩聊一聊知心话罢了,本宫也是想点醒你,本宫是过来认,经历的事情总比你经历的要多、因此才有这么一说,你若是听的进去,便好好听母后的话,想想清楚,若是你决定不要了,便尽早告诉我,趁着现在还来得及,本宫还有能力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往后你们好好的过日子。”

    这些话听起来实在是让人心底发寒。

    她固然不是在指责人,可是永和公主却觉得比在指责人还要让人害怕-----说到底,方皇后的这些话,实在是太像是在影射她跟隆庆帝的关系了。

    而且方皇后的这些话听起来总好像是在交代遗言似地

    永和公主心中有些不安。

    方皇后却已经乏了,挥手让她出去。

    等永和公主退走了,肖姑才轻轻伺候方皇后脱了衣裳,替她盖了被子,轻声道:“娘娘,您何必说这样多,圣上他分明是不在意这些的。”

    是啊,现在跟他的江山和儿子比起来,其他的事都是不重要的,他怎么会在乎呢?

    方皇后冷冷的牵了牵嘴角,翻了个身面朝里躺着,半响才静静的道:“就算是本宫养了她这么多年,因此想点一点她罢。本宫过的苦,便忽然不想她在步本宫的后尘了。”

    从前嫁的时候哪里知道男人都是这么喜新厌旧,狠心起来让人心里发寒呢?

    都是经历过了才知道的。

    隆庆帝抓了个元一出来替人死,就想把这些罪名都一笔勾销,算在元一和晋王的身上。

    可是她怎么会信?

    她的儿子死了,元一就有那么好心,竟然留了五皇子一条性命?

    怎么看怎么更像是彭德妃使出来的苦肉计,好摆脱罪名,又换取可怜的名声罢了。

    她们好处都已经占尽了,还想着做了婊子立牌坊。

    隆庆帝竟也就默认了!

    他当初口口声声跟她说,四皇子也是他钟爱的儿子,他一定会替四皇子主持公道,查出真相,将真凶绳之以法。

    可是这些话还言犹在耳,他自己却忘了。

    那么多破绽,可是他竟就是信了。

    还真的可笑的觉得五皇子不死不过是晋王的离间计,想要离间他跟临江王的关系。

    真是可笑啊。

    为了保证他另一个儿子的名声不受影响,他竟连这样的事都做的出来。

    他也不怕四皇子死不瞑目,在地底下不得安息。

    想到这些,她便觉得眼睛泛酸,紧紧揪着被子,许久才能平复情绪。

    肖姑见她已经不想再说,便只好叹了口气替她放了帐子,出来往香炉里洒了一把安神的百合香,方皇后最近全靠着喝药和调香才能睡得着。

    她慢慢退出来,看着天上的残月有些心绪不宁,方皇后言行举止都大不如从前,跟以前简直像是判若两人。

    她好似对隆庆帝都充满了戾气跟抱怨。

    而且也越来越懒得跟人说话,连隆庆帝来了,也得不了她几句话,今天是破例了,为了公主的事跟隆庆帝多说了几句,晚上又叫了永和公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