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七·隐秘-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七·隐秘

    卫老太太的面色便从最初的镇定转变成了若有所思,静静的听平安侯夫人哭诉着为难,许久没有说话。

    平安侯夫人看不清楚她的心思,噗通一声又跪倒在了地上,听着清脆的一声响,却好像察觉不到痛,跟不是自己的膝盖似地,哭着跟卫老太太陈情:“夫君他不过是被圣上偶然记起,所以才重新重用的,原本就没有根基,如今乍然遭遇这种事,惊得不轻。可是我们实在是无人可求了,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虽然早就继承了爵位,可是也不过是虚位而已,还为了这个虚位丢了戍守大同的官职,这些年我们一直过的艰难,儿女们结的亲事也都寻常”她看着卫老太太,满脸眼泪:“我思来想去,知道只有你这里勉力可以一试,便不请自来了”

    卫老太太看着她半响,忽而出声喊了一声。

    外面的花嬷嬷应声进来,对于跪在地上的平安侯夫人也只当没有看见,轻声道:“听您吩咐。”

    “去把小七叫来,告诉她我这里有事请她。”卫老太太说了一声,便又道:“等二老爷三老爷下衙回来了,让他们陪着王爷跟侯爷和林三少他们先坐坐。”

    花嬷嬷轻声应了一声是,立即便掩了门出去了。

    平安侯夫人便有些震惊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有些踟躇的问:“是是平西侯沈琛跟锦衣卫指挥使林三少吗?”

    卫老太太看了她一眼:“你的消息倒是快。”

    “不不不。”平安侯夫人知道她误会了,急的连忙摆手:“不是这样,是我夫君回来说过的,林淑妃娘娘派谢司仪来定北侯府的事”

    这消息的确是遮掩不住。

    卫老太太便有些头疼。

    林三少实在是太惹眼了,从前是没人敢嫁,如今却是人人想嫁

    卫安很快便来了,一进屋子便见平安侯夫人竟跪在地上,脸上还带着忐忑不安跟慌张,脚步便有些停滞,片刻后才轻声给卫老太太请了安。

    原本在后辈面前还让平安侯夫人跪着是十分不合适的,卫老太太早就让平安侯夫人起来,可平安侯夫人却倔强的不肯,争执间卫安已经进来了,卫老太太便只好冲卫安点头:“去见过平安侯夫人。”

    卫安应是,走到平安侯夫人身边轻轻挽住她的胳膊笑盈盈的扶着她站起来:“夫人实在太多礼了,若是要按照您拜见我祖母的礼数来拜见,那我也该给您磕个头。”

    很轻松便把平安侯夫人的下跪说成了是晚辈对长辈行的长辈之礼,毕竟平安侯夫人的年纪摆在那里,的确是比老太太小上一轮多的。

    平安侯夫人面上的尴尬便消失了,破涕为笑的忙摇头:“这哪里成?不必了,我拜姐姐,是因为她自小便如同我亲姐姐一般”她一面说,一面忙从手腕间取下一个粉绿相间碧玺手串来塞给卫安:“匆促见面,没备下什么见面礼,这个便给你戴着玩罢。”

    她知道卫安是极受卫老太太的宠爱的,看如今这样的大事,卫老太太不仅不避讳着她,还把她也一道找来就知道了。

    这给的见面礼实在不算不贵重了,卫安有些诧异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见卫老太太点头,才收了手串轻声道谢。

    平安侯夫人便连忙笑起来:“这值当什么?郡主生的这样貌美,原本便该配这样的东西。”

    卫老太太便看了她们一眼,打断道:“好了,说正事吧。”一面便把平安侯夫人的来意告诉了卫安,皱着眉头道:“这回去地宫,原本该是阖宫后妃都要去的,只是其中五皇子大病未愈,德妃娘娘需要留宫照顾,淑妃娘娘又即将临盆,不宜远行,因此都不能去。皇后娘娘特意叮嘱告诫平安侯揽月宫出事装作不知,针对性已经很明显了。”

    肯定是要趁着隆庆帝去地宫的时候有所行动的。

    卫安闻言便跟卫老太太对视了一眼,同样的都在对方的眼里看见了果然如此的意思。

    长安长公主频频进宫,果然不是没有缘故的。

    看来这些日子她就是在挑拨方皇后跟隆庆帝他们的关系,就是在为了后面的事做铺垫。

    平安侯夫人在旁边连忙插嘴:“可不是,我们实在是被这件事吓得怕了,吃不下睡不着,生怕会惹上是非。”

    这事情绝对小不了。

    方皇后显然是把彭德妃当仇人了,肯定是想趁机对德妃做些什么的,可到时候若是平安侯真的见死不救的话,这事情是遮掩不过去的,回来以后隆庆帝肯定要把他抽筋剥皮。

    可是要是去告密不听从方皇后的话,也不可行。

    就如同方皇后说的那样,她自然会改变计划,也会及时灭口。

    到时候平安侯照样要被牵连。

    这事可真是谁碰上谁倒霉,谁让平安侯忽然得了隆庆帝的青眼,要他掌管金吾卫呢?

    卫老太太沉默了一瞬,才问平安侯夫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旁的事吗?”

    平安侯夫人显然是早已经把要说的话都已经想的清楚了,听见老太太问不假思索便道:“还有一件事,就是,皇后娘娘说,若是遇上了胸口绣叶子的人,便不许阻拦。”

    卫安跟卫老太太对视了一眼。

    还是卫老太太先说:“她是想对揽月宫出手了,只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人手,是原本就隐藏在宫里的,还是打算从宫外弄人进去。”

    要是想从宫外送人进去,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只是,既然能想到收买守着宫里的金吾卫,他们若是也去疏通了御林军的关系,也不是不可能,御林军那边的事解决了,便自然而然的进宫不是问题了。

    可问题是,方皇后,不,是楚景行,他这回,是直接想杀了五皇子跟彭德妃吗?

    他若是想要直接杀了彭德妃跟五皇子,那么,会对隆庆帝做些什么?

    到时候隆庆帝在皇陵那里,楚景行是不是会有打算,连同他也一同都杀死?

    卫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得有瞬间的慌张,很快又重新镇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