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九·敏锐-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九·敏锐

    等穿过了回廊,卫老太太才转头看向卫安:“真的进宫去?”

    卫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真的进宫去,有些事的确可以让三少跟淑妃娘娘说,可是我怕中间传递消息不清楚,何况我有些事想当面问一问淑妃娘娘。”

    卫老太太便不说话了,想了想:“那我们便等着你一起用晚饭吧,替你父亲他们践行。”

    卫安点了头,还没上台阶就看见了立在廊檐下的林三少跟沈琛。

    沈琛背着手正不知道跟林三少说些什么,见了她便问她:“是娘娘请你进宫吗?”

    既然林淑妃开始能为了弟弟让谢司仪来卫家,就说明她是真的动了心思的,自然会时常找卫安进宫联络感情。

    卫安点了点头。

    林三少的眼里便有些复杂说起这样的事,卫安也没有一般女孩子听闻亲事的娇羞和期许,完全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可是面对喜欢的人,哪怕只有一点点喜欢的话,她不管怎么样,不也应该会有一些情绪外露的吗?

    沈琛已经点了点头,候着卫老太太进去了,才走下台阶跟卫安立在一起:“你是想进宫去提醒淑妃娘娘小心?”

    林淑妃跟彭德妃一样,都是不能去地宫的。

    方皇后或许没有这么丧心病狂,对着一直对她没威胁的林淑妃做不出什么恶毒的事来,可是长安长公主跟沈琛呢?

    他们会不会为了杜绝后患,防止林淑妃再生出一个儿子来,把林淑妃也杀了呢?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卫安嗯了一声,见沈琛若有所思,便道:“其实说到底,楚景行还是为了他的野心,他如今不想着对咱们怎么样,或者是栽赃嫁祸这一套了,他想的是永绝后患。这一招可真是够狠毒的,跟他素日的风格也不大相像”

    这计谋之狠辣程度,不像是楚景行一个人想的出来的。

    不是说楚景行的心肠便更好,而是说这不符合楚景行的风格,就算是到之前董思源和镇南王妃的事为止,他都是擅于用迂回计策,务必想要让人顺理成章最大限度的理所当然的觉得卫安他们是凶手,是有罪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

    谢三老爷的事倒完完全全像是他的手笔,因此卫安没有做思考,一出事就认定是他。

    可是如今这计策,不是他。

    这是不是说明,他背后如今又有了一个出谋划策,并且得他信任的军师呢?

    如果是长安长公主还罢了,如果不是长安长公主,那么他背后的人就有些可怕了。

    卫安看了沈琛一眼。

    沈琛便道:“袁东说了,最迟今晚之前,会给我消息。你便先进宫去吧,万事小心,以安全为上。”

    卫安点了头,匆匆跟林三少打了招呼,才回自己的院子去换了衣裳。

    林三少倚在廊柱上看着沈琛:“你们似乎很有话说?”

    沈琛想了想,也并不退缩,看着他道:“是很能听得懂,也愿意听对方说话。”

    林三少便不再说哈了。

    卫安进宫的消息并不能瞒住谁,林淑妃派谢司仪出宫去定北侯府的事早就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的四处都是了。

    有好事的还忍不住感叹卫家这个女孩儿命好。

    先是被以生辰八字的缘故得了郑王女儿的名号,成了郡主。

    后来就又很得脸。

    等到现在,更是被沈琛跟林三少一起看上了。

    谁都知道林三少和沈琛。

    这两人之中,林三少不必说,前程似锦,京城中现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谁不想有林三少这个隆庆帝跟前的大红人提携提携帮衬帮衬?

    要是他能看上自家的女孩儿,啧啧啧。

    另一个沈琛也着实是让人眼红的啊。

    之前在临江王府的时候还不显他的优势,可一旦脱离了临江王府自立门户,沈琛的优势就完全体现出来了。

    年纪轻轻的便是侯爵了,隆庆帝对他又甚为宽纵,而且他虽然跟临江王闹翻,临江王对他却很照顾。

    最重要的是,沈琛继承了长乐公主跟平西侯府的绝大部分家产,上头又没有需要伺候的长辈,新媳妇嫁过去,立规矩什么的事根本就不存在的。

    这么好的人选,打着灯笼都难找。

    因此送去定北侯府的礼有多少,在后头跌足感叹的就有多少。都不由感叹卫家会养女儿。

    连楚景行也忍不住笑了,难得的露出个笑意来,啧啧两声便道:“事到如今,我倒是不舍得就这么送他们去死了。二男争一女的戏码多好看啊?从前林三少跟沈琛兄弟情深,处处都维护着他,恨不能以他的保护者自居。可是你看现在呢?他们俩都喜欢上了卫安那个祸害”

    真是可惜了,楚景行这么想。

    要是当时早点发现林三少跟沈琛对卫安的情愫就好了,这样可以早早的就设局,他之后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胡长史便咳嗽了一声掀了掀眼皮看他:“这事儿如今不是您该操心的。”

    他说着翻开名册细细的看了一遍,才抬起头问他:“对了,有件事臣想问一问您。”

    楚景行嗯了一声。

    他便阖上了名单,看着楚景行问他:“您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朝谢三老爷下手?不管他如今脱离了谢氏一族,多无权无势,毕竟是一地知府,背后又有卫家的关系。他一出事,一定会传到卫家去,您这样显然是打草惊蛇了。”

    胡长史说着,眼睛里带上了深深的不赞同和忧虑。

    楚景行实在是太没有大局观了,做事怎么能全部凭着自己的心意来?

    这要是因为一个谢三老爷就让卫家嗅出了什么来,岂不是功亏一篑吗?

    楚景行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看着他,低声道:“您不知道,我若是什么都不做,他们才该疑心了。现在这不是正好?我又叫教训了卫安,让她难受,又让他们误以为,这就是我的报复,我最后的挣扎,他们就会降低戒心了。”

    会降低戒心吗?

    可是以他对卫安的了解来看,这个姑娘的确是很有些邪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