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三·没命-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三·没命

    夏季的天变得极快,原本中午太阳还晒得人发晕,等到傍晚时分就开始下起雨来了。

    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雨声,楼并从驿馆里大踏步的走出来,到了林三少跟前就朝他拱了拱手示意:“三少,都处置妥当了。”

    他眼圈底下有一圈很浓重的乌青,这几天都没能睡一个整觉,饶是军旅出身,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林三少瞥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就翻身上马。

    楼并策马紧跟在后头问他:“三少,您为什么不同郡主在一起?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林三少沉默了一瞬,才抿了抿唇将马鞭挥的更快:“错过了。”

    他是锦衣卫指挥使,自然该要护在隆庆帝跟前。

    因此在皇陵地动,眼看谢二那批死士寻了机会去找卫安麻烦的时候,他并没有及时赶去。

    虽然后来沈琛跟楚景吾及时赶到,卫老太太和卫安都没有大碍,可是林三少也差不多知道了,老天有时候就是这样的。

    有些时候,迟一步早一步,你想要的,或许就都跟你擦身而过了。

    这是天意,或许不能强求。

    楼并在后头撇了撇嘴,有些想要叹气,随即看了一眼前方的背影,又强自掩去了,飞快的跟上了林三少。

    卫老太太正在养伤,皇陵周边便有别宫,隆庆帝作为天子,自然是在别宫内住的,其他的大臣内眷们却都要另寻下处了,他们便寄居在了工部尚书的家庙里。

    到了晚上,谢二老爷的人却摸了进来。

    其实她们早已经有准备,猜到他们自己也是谢二老爷的目标之一,也早有防备。

    可是大约楚景行是太想要她们死了,生怕这回还会出什么意外,谢二老爷带来的人手让谭喜他们应付的很是吃力。

    何况在场的还有工部尚书的家眷。

    最后还是楚景吾跟沈琛赶到,才算是解了围。

    给老太太治伤的这回不再是孔供奉了,是太医院的孙院判,老太太是脚崴了,不是什么大事,他便只叮嘱给老太太热敷,又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老太太可要好好保养。”

    他也是感叹颇多,说完了便叹气:“唉,这一天,送了太多人了。”

    卫老太太便沉默了一瞬,才问:“老太医也该保重身体。”

    孙院判便笑了笑,起身去给卫老太太开药了。

    卫老太太等孙院判走了,才招手唤来卫安,轻声问:“怎么样了?”

    “皇后娘娘在皇陵地动中,不幸薨了。”卫安握住卫老太太的手,压低了声音:“圣人大怒,查出皇陵地动乃是晋王细作所为之后,下旨斥责晋王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令天下共伐之。另外,下令寻回方皇后尸首之后,就地停灵二十一日,做足道场之后,便葬入皇陵。”

    普通的人或许看不出什么门道来,可是熟悉隆庆帝的人却知道,这是绝对不正常的举动。

    方皇后跟隆庆帝的情分极好,若是平常的话,他绝不会吩咐光禄寺和礼部就了事,一定会大肆操办皇后的葬礼的。

    可是现在他却轻飘飘的说是因为京城如今出事,伤亡者众,因此并不大办。

    卫老太太牵了牵嘴角,嘲讽的笑了,靠在枕头上半响才回过神来。

    方皇后不是地动里死的,她分明是被救回别宫去了,只是隆庆帝通过皇陵真的地动,还有宫里真的出事,确认了方皇后是真的勾结了晋王乱党,因此才下了杀心罢了。

    这是方皇后的报应。

    也是隆庆帝自己的。

    他嫡庶不分,因为偏宠五皇子而对中宫所出嫡子一味的强压,让两宫失和,又不肯早立太子以证名分,渐渐的让事情发展到了如今这不可挽回的地步。

    谁也不能怪,要怪他自己。

    夜渐渐暗下来了,工部尚书家的家庙修在山腰一颗高达的榕树底下,榕树要七八人合抱方才抱的过来,夏季来这里避暑是极好的。

    卫老太太还需要盖上毯子,青鱼伺候了她替她盖了毯子出来,又反身回来,带着些欣喜的喊了一声:“老太太,郡主,侯爷来了!”

    沈琛在地动当中救驾有功,隆庆帝越发的倚重他了,让他跟着兵部尚书一道清理晋王乱党,他一进门便先给卫老太太请了安,而后才告诉她们:“林三少已经将事情办妥了,长安长公主不会活着回京城了。”

    事已至此,能证实幕后主使是楚景行的已经一个都不剩。

    那些并不掌控在临江王势力当中,依附于楚景行的人,也通通都清理了。

    这是件好事,因为楚景行招揽的那些人,全都只听命于他一个人,都是又臭又硬的石头,很是让人头痛。

    这一次借着这个机会大肆的清理了一番,以后就省去了许多麻烦。

    卫老太太点了点头,就问他:“楚景行和胡长史呢?”

    这两个人中,胡长史是楚景行的智囊,又更加可怕一些,她皱了皱眉头,很有些担忧他们会逃走。

    “您放心。”沈琛上前一步在卫老太太旁边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轻声道:“是我亲眼看着他断气的,胡长史那边,也已经处置妥当了。”

    卫老太太至此才真正算松了口气,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又看看沈琛跟楚景吾,而后才沉沉出了口气:“这样也好,这样一来,对他对人都好。”

    楚景行实在是野心太大了,就算是对临江王来说,没了这个儿子都比有这个儿子来的好一些。

    卫老太太看了沈琛一眼,顿了顿才出声道:“这回真是要多谢侯爷了。”

    冒死相救四个字,说的容易做到的却难,这回谢二老爷手底下的死士围上来,他们差点儿就扛不住了,是沈琛拼了命的冲进来

    不管怎么说,沈琛能做到这一步,实在算得上是很难得了,他那个时候,自己都差一点没命

    沈琛便摇了摇头,见卫老太太神色疲乏,让她好好休息之后便自觉退了出来,又去工部尚书的家眷那边打了个招呼,而后才退出来等卫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