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六·开解-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六·开解

    卫家的客人也并不少。

    虽然定北侯府并没有在这次的事里头露什么风头,可是毕竟镇南王府露了风头啊,大家都知道镇南王上一次脱困还是跟寿宁郡主有些关系。

    也都知道镇南王府待寿宁郡主是极好的。

    只是卫家的礼数相比较起来就不是那么周全了。

    卫三老爷和卫二老爷整日不在家,说是去部里坐班了,二夫人三夫人便不出来待客,只说老太太吩咐了,家中如今并没有男人在家,不好招待。

    门房上到后来干脆连礼物也不再收。

    一副被吓破了胆,生怕跟谁沾染上关系的模样。

    平安侯夫人带着世子夫人进门的时候,三夫人还正同二夫人商议别庄上的出产的事,平安侯夫人见她们这样悠闲,心里便更加有数。

    卫家人显然是对这样的局势早就料到了的,因此才能在人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了。

    为着这个,见到卫老太太的时候,她便并没有藏着掖着,将来意说完了,就坐在卫老太太下手,带着一些局促和不安,轻声道:“我这回来,还有件事想问问您”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喝了口茶便朝她看过去:“是什么事?”

    平安侯夫人沉默片刻,才轻声问:“在我来找您之前,您是不是就已经知道知道临江王世子他跟长安长公主和皇后娘娘的事了?”

    卫老太太便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平安侯夫人自己垂下头去:“我们老爷跟我这回在家里琢磨出来的,总觉得这回您”

    “帮你们帮的太轻易了?”卫老太太笑着反问了一声,而后才收起了笑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问:“那你们预备怎么样呢?”

    她忽然收起笑脸的时候,很有几分可怕,平安侯夫人竟不自觉的如同小时候那样缩了缩脖子,而后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我们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担心您知道,我们家经不起折腾了”

    只是担心前程罢了。

    青鱼已经亲自奉茶上来,卫老太太等她放了帘子出去,才单手支着头道:“你不必担忧,是什么便是什么。我只当你没有来过,这件事除了你知我知,并不会再被其他的人知道。你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给隆庆帝提醒的终究起作用的是林淑妃她们。

    用的都是迂回的法子,卫家也是怕被牵扯在内的。

    可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平安侯夫人才更觉得心惊-------卫家是对自己的处境有着极为明确的认知的,且最最可怕的莫过于,莫过于他们还能掌控隆庆帝的心思。

    都说伴君如伴虎,圣意难测,可是卫老太太-----或者说如今的临江王他们竟可以摸得清楚隆庆帝的心思,并且跟着他的心思而避开他所避讳厌恶的事,这才是真正的可怖了。

    说到底,平安侯夫人她们都不觉得临江王的心思有什么可怕的。

    毕竟圣人的位子的确是因为子嗣而显得有些不那么稳当。

    可是有心思是一回事,临江王不显山不露水,如今既成了好人,又成了隆庆帝眼里的乖弟弟,这才是真正值得警惕的。

    谁都不是只想当一朝臣子的,总还有家人后代要考虑。

    要是隆庆帝实在支撑不住了呢?

    到那时候,后来的平安侯府的主人靠谁去?

    他们要是不是隆庆帝的亲信那还罢了,新帝也是要当皇帝的,总得留人给他做事。可偏偏他们现在就是隆庆帝的心腹。

    若是这样一来,往后岂不是就是新帝的眼中钉肉中刺?

    平安侯夫人嗫嚅半响,终于还是开口叹气:“老姐姐,我不瞒着您,我是在想,该不该”

    卫老太太便笑了:“不管该不该,若是真的担心,便多做一些准备罢了。其他的事不能做,可是顺水推舟,日后留一线这样的小恩小惠,若是碰上了,顺手总是能捎带上的,你说是不是?”

    有些话说的太清楚明白就没什么意思了。

    平安侯夫人怔怔的看了卫老太太半响,才明白过来,急忙应了一声。

    卫老太太便点了点头,正要再说话,外头青鱼便隔着帘子回禀说是卫安已经回来了。

    卫老太太原本没什么表情的面上立即便泛出一丝笑意来,连带着屋子里的气氛都似乎松快了几分,轻声道:“让她回房先去换了衣裳,再过来见客。”

    外人都传说卫老太太如何看重卫七小姐,如今一见,才知道是当真。

    平安侯夫人喝了口茶,等到卫安来请安了,便一把搀住了她扶着她站起来,笑意盈盈的摇头:“郡主可别拜罢,若是真论起来,合该老婆子跟您行礼才是。”

    卫老太太便笑起来:“哪有这样道理,自是照着辈分来。”

    说笑了一阵,卫老太太才问她:“见过王妃了?”

    卫安是去见郑王妃的。

    郑王早已经在去地宫之前就已经跟卫阳清出发前往江西了,郑王妃一直在宫中陪伴林淑妃,这回的事,林淑妃虽然平安,可是到底也算得上惊险,郑王妃还怀着身孕,不管怎么样,总是令人担忧的。

    卫安嗯了一声:“见过了,王妃只是受了些惊吓,其他的一切都还妥当,淑妃娘娘的宫室还完好,并没有受损,因此她们倒并没有跟德妃娘娘那样先迁往旁的宫殿,并没有那样忙乱。”

    彭德妃的揽月宫之前在宫变的时候烧毁了不少,如今还需要修葺。

    只是现在五皇子已经眼看着被封了储君了,往后德妃也大约不会再迁回揽月宫了。

    只是

    隆庆帝这回虽然封了储君,却并不曾为德妃正名分,还是有些耐人寻味的。

    平安侯夫人想到这里,又急忙收住念头不再多想,笑着跟卫安打趣起来:“说起来,郡主进宫去见郑王妃,想必不止王妃高兴,淑妃娘娘也是高兴的厉害的”

    大家都知道林淑妃有意卫安做她弟媳妇的事,这又是一件好事,平安侯夫人便拿出来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