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八·探寻-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八·探寻

    她答应了一声之后,便一直没有再有动作。

    红苕立在一旁静静的陪着,面露担心,许久才鼓足了勇气跟她说:“殿下也不必太过伤心了,诚如皇后娘娘所说,一个心有所属的人,要来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红苕是永和公主乳娘的女儿,自幼便跟在永和公主旁边服侍,跟旁的宫人分量是不同的,这些话也只有她敢说。

    永和公主也的确并没有发怒,她怔怔的看着桌上的香炉,许久才往后靠在椅垫上闭上了隐隐作痛的眼睛。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她也知道。

    可是知道归知道,道理知道的再多,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从小到大,她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

    唯有沈琛。

    这是一个,她一直觉得属于她的良婿。

    若是不能得到

    不,没有这个若是。

    她已经失去了许多,能拥有的也不多,她想要的也就是沈琛而已。

    不管怎么样,他就一定要是她的。

    她顿了顿,站起身冲红苕道:“我要出宫。”

    本朝的公主们跟前朝不同,因为隆庆帝的宠爱,是很有些地位的。

    而永和公主到如今也仍旧是隆庆帝现如今未嫁的公主中最有脸面的。

    红苕立起身有些迟疑:“您是要,去见侯爷?”

    永和公主面上表情冷淡,看了她一眼又转开脸,轻声道:“我是要去看一看寿宁郡主。”

    她心里乱的很,其实也不是一定就要见卫安,只是实在没办法再一个人呆着了。

    红苕不敢违逆,很快便替她打点好了,换了寻常衣裳陪她出宫。

    便是轻车简从,要带的人和东西也少不了,永和公主不耐烦至极,到了正阳大街便不准她们再跟,只坐了一辆并没有规制的马车,领着红苕去了临江王府。

    见不是往定北侯府去,红苕松了口气又觉得奇怪,小心翼翼的问永和公主的心思:“临江王府出了事,听说这回连县主也因为出城治病而被殃及”

    永和公主便有些怅然。

    她差点儿忘了,是啊,已经不是从前了,仙容县主也不在临江王府了。

    顿了顿,她才吩咐马车掉头。

    她倒也并没去定北侯府,而是让马车转头去了庆和伯府。

    红苕茫然看了她一眼:“殿下去伯府?”

    永和公主的确是去找庆和伯夫人的。

    庆和伯夫人听见的时候简直疑心是自己听错,等听说真的是公主上门,才连忙让人搀扶了去外头迎接。

    林大奶奶如今已经跟她彻底闹翻,领着孩子们回了娘家,家里早已经不是从前的家了,她也病了一场,到如今也还没好全,听说永和公主来了,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到现在,她已经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她所出的儿子,小的那个死在了林三少手里,现在大的这个,眼看着也是凶多吉少,到现在,她也不敢再闹。

    之所以还能勉强支撑,全是因为想要把孙子要回来,至少也给大儿子留个后,更不敢得罪永和公主了。

    这位天潢贵胄没点预兆忽然便来了,她手足无措了一阵之后,才想起了要恭谨的问她究竟是来做什么。

    永和公主的脾气倒是比起从前收敛了许多,挥退了下人之后,便轻声问她:“听说贵府上,有意跟定北侯府寿宁郡主议亲?”

    庆和伯夫人便愣了一愣。

    怎么想也没想到永和公主来竟是为了开口问这样的事。

    她怔了怔,才回过神来,迟疑着点头:“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她摸不清楚永和公主的意思,便不敢直接下什么定论,只是犹豫着道:“只是只是这事儿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也还没个说法。殿下是知道我们家的我也做不了他的主,只看娘娘的意思罢了。”

    红苕就在旁边看了永和公主一眼。

    林淑妃从前跟凤仪宫的关系素来不错,可是也仅仅限于不错罢了,这是个很谨慎的人,向来知道如何独善其身。

    永和公主跟她向来没有太多交情。

    果然,永和公主抬起手撑着下巴缓缓的哦了一句,便问她:“那娘娘是个什么意思?”

    庆和伯夫人有些愣,为难的想了一会儿才道:“三少向来不是个会表达心事的人,他既然都说喜欢了,那娘娘自然是中意的。他们姐弟俩的感情,向来是好的。”

    说起姐弟俩感情好的时候,庆和伯夫人的表情有些微的扭曲。

    永和公主便抬高了下巴,微微的侧过头盯着庆和伯夫人看了一眼,问她:“既然如此,也就是说,这件事,只要卫家答应的话,便作数了?”

    庆和伯夫人终于明白这位金枝玉叶来的目的了,合着竟是为着卫安的事情来的。

    她想起来之前有过的传言,说是沈琛跟永和公主即将订亲云云的事,便并不假思索的点头表示了肯定:“是这么说。三少他这个人向来如同闷葫芦似地,鲜少有喜欢的东西。寿宁郡主的事,是他亲自跟娘娘说的,这么多年以来这还是头一遭。若不是喜欢到了一定地步,他是做不出这样的事的。”

    只要卫安点头了,林三少这个巴巴的去求亲的人,哪里有不答应的?

    至于卫安到底喜欢不喜欢林三少,嫁过来之后又会不会心存不忿,这当然不是她要考虑的问题了。

    反正林三少也不是她亲生的。

    她犯不着替他担心他未来的媳妇儿的事。

    永和公主若有所思,并不再就这件事再问下去,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

    庆和伯夫人诚惶诚恐的送了永和公主出去,便对着旁边的林嬷嬷道:“今天永和公主来过的事,谁都不许提起!”

    林嬷嬷低声应了一声,便又问她:“夫人,公主殿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好端端的跑来问咱们寿宁郡主跟三少的事她跟三少又向来没什么交情,跟寿宁郡主便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去了”

    忽然关心起了这件事,怎么看怎么透露着奇怪。

    庆和伯夫人现在已经失势了,林嬷嬷有些担忧她会因为永和公主的到来做出什么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