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颜色-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第六章·颜色

    永和公主就彻底冷下了脸,冷冷的道:“放肆!”

    她说完了这句话,就冷着脸对已经下了楼的嬷嬷道:“还不掌嘴?!”

    事情有些不在控制了,偏偏荣昌侯府还没个能做主的长辈,平安侯夫人跟怀仁伯夫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一个是公主一个是郡主,她们不过是外命妇,实在是怎么处置都不妥当。

    还是永清公主在后头咳嗽了一声,淡淡的说:“皇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人家不过是迟来了片刻还未来得及跟您行礼罢了,您何必这么咄咄逼人?”

    永和公主哂笑,不以为然的冷笑:“你说这话,是说我罚她罚的错了?”

    她心里满心都是因为沈琛而堆积起来的怨忿,如今想给卫安一个下马威,卫安竟然都还敢还嘴,早已经对着卫安异常的不满。

    就冷声对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嬷嬷吩咐:“来做客却上门怪主人,又对本宫不敬,本宫为什么不能打?给本宫掌嘴!”

    这脸要是真的打了,卫家的人也不必做了,卫安就冷冷的环顾了一圈,目光沉沉的冷笑:“我看谁敢!”

    “公主是金枝玉叶,自然是想打谁就打谁。”卫安仰头看着永和公主,不卑不亢的笑了一声:“只是公主尊贵,要打人总得给个理由吧?刚才公主殿下数落的我罪状,我都已经解释了,就算是如此,公主殿下也还要打人吗?”

    专程拐弯抹角的让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冯淑媛送了帖子来卫家,卫安还以为永和公主是酝酿了多大的一个局,可是原来竟然就是这么明目张胆的为难。

    这样的为难和让人难堪下不来台的法子,实在是太不上台面了。

    永和公主挑了挑眉,眉目间带着凌厉的怒气:“理由就是你不敬本宫,这还不够?!”

    “那要怎么才能算是敬?”卫安反唇相讥,没有耐心再陪她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嘴仗:“公主殿下说我没有行礼,如今我已经给公主行了大礼,难道我行的礼有什么不对?还是说公主是指责我反驳了您的话?可您的话涉及到家中尊长,我也并不是有意冒犯,不过是替尊长辩驳一二”

    永清公主就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她也以为永和公主准备了什么了不得的杀招来对付卫安呢,可是结果竟就是这样?

    还是说,这不过只是一个开头的下马威而已?

    可如果只是下马威,这下马威也没有给成啊-----人家卫安反驳的有理有据,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她说的也有道理,她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永和公主一直在咄咄逼人,鸡蛋里挑骨头找她的刺。

    永和公主已经反应过来了卫安说这番话的用意,忍不住更加愤怒。

    事情再这样下去就没法儿收场了,平安侯夫人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些话平息纷争再说,外头就来了丫头禀报说宫里差了人送了东西来给冯淑媛。

    平安侯夫人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看了卫安一眼,又看看永和公主,垂下头来敛衽给永和公主和永清公主行礼,低声道:“殿下,宫里也送了赏赐来了,及笄礼的时辰已经到了,不宜再拖,外头侯爷他们也都在等着呢,殿下大人有大量不如就别跟郡主计较了罢?”

    她早就知道卫安厉害,知道卫安根本不可能是能低头的人,见永和公主逼得这么紧,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永和公主也定定的看着卫安不做声。

    还是冯淑媛出来,语带哀求的喊了一声公主,永和公主才挥了挥手,冯淑媛如获大赦,立即恭恭敬敬的出去接了赏赐。

    又看了一眼卫安,皱了皱眉头叹气:“郡主明知道今天是我的及笄礼,何必在这个关头上给人难堪?我是诚心实意的邀请郡主来做客,郡主却如此做派,让大家都不开心,实在是让我太伤心了”

    真是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陈绵绵目瞪口呆,忍不住指责:“冯淑媛,你太过分了!”

    卫安伸手拉住了她,对着冯淑媛绽出一个歉意的笑来,很快就接过了话头:“您说的是,是我冒失了。我行为粗鄙上不得台面,有我在只会让大家都不开心,还坏了您和公主殿下的兴致,真是万死也不能补救,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告辞了,改日自当登门跟您道歉赔罪。”

    她刚刚眼尖的看见了冯淑媛交给底下人的托盘,那里头盛放着一只金色的马球。

    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现在的难堪和为难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真正的杀招还在后头的马球上头。

    她们分明是不想放她走故意为难她,却又偏偏要把不懂礼数和扰乱了气氛的责任归结在她头上。

    不仅想让她丢命或是缺胳膊少腿,还想着让她的名声也臭到底、

    却又要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真是什么话什么人都被她们给演尽说尽了,可卫安偏偏就不想惯着她们了。

    她见冯淑媛呆立当场,便叹了口气:“我一来就让大家闹的这么不开心,处处都是错让大家看了笑话,也实在没有脸面再呆下去了,不如就此告辞,不打扰各位的兴致了。”

    她说完就转身要走。

    冯淑媛就蒙住了,怎么都没想到卫安竟会忽然来这么一招。

    她要是走了,那之后的马球赛怎么比,又是谁跟谁比?之后的戏就根本唱不下去了。

    到时候不仅永和公主会怪罪到她头上,不能给彭凌薇出气的话,彭德妃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冯淑媛忍不住上前两步拉住了卫安,皱着眉头道:“你这样就没有意思了,这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是你先出口伤人在先,怎么连让人抱怨两句都不成了?我的及笄礼请的客人,连口水都没沾唇就要走,说出去了,大家还不以为是我们侯府招待不周,怠慢了贵客吗?”

    她咳嗽了一声,抬眼看了一眼永和公主,意思是让她还是稍微忍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