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迁怒-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九章·迁怒

    三夫人和二夫人却还是有些不放心,见卫老太太气定神闲,便壮着胆子问她:“老太太,您不担心宫里到时候会追究安安以上犯下的罪名吗?”

    卫老太太便挑了挑眉问:“什么以下犯上?要是打马球比赛也得分出个尊卑来,那为什么还要叫做比赛?干脆就让公主不断进球不就好了吗?既然是比赛,自然就有冲突和争抢,在这之前,公主跟冯淑媛也不是没跟安安抢,只是抢不过罢了。”

    二夫人好像有些明白卫老太太的意思了。

    三夫人却还是有些不解:“这个我们当然都知道,可是永和公主一口咬定是安安推她落马这就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二夫人拽了拽三夫人的袖子,微笑着摇头:“不,说的过去。就像老太太说的,这不过是比赛而已”

    卫老太太之前担心,不过是因为在荣昌侯府里最有权力说话的是永和公主,没有人比她更大,她要是趁着隆庆帝和彭德妃命令没下之前处置了卫安,那不管谁去说都没用。

    而且事后永和公主大约也不会遭受什么严厉的惩罚,毕竟死无对证,自然是她怎么说怎么算。

    可是现在卫安平安回来了。

    那主动权就不在永和公主手上了。

    她要是想要定卫安的罪,就得经过彭德妃和隆庆帝。

    彭德妃倒是可能会顺着她的心意处置卫安,毕竟这回非得要卫安去参加这劳什子及笄礼的事,彭德妃也有份,她应当是乐意看卫安受挫和倒霉的。

    可是隆庆帝却绝对不会。

    卫老太太实在是太了解隆庆帝的为人了,知道以他优柔寡断和多疑的性子,一定不可能这个时候处置卫安。

    别说他女儿受伤,他会先派锦衣卫查清楚有没有细作在里头捣乱,到时候就一切真相大白,就算是真的卫安推了永和公主,在这个关口,隆庆帝也不会就立即对卫安发作的-----卫阳清和郑王还在前面跟晋王拼命,喜欢卫安的沈琛又在赶赴福建替他拼命的路上,他怎么可能会自断臂膀,让别人有可乘之机?

    这些女人目光短浅,只看着个人恩怨,可是隆庆帝却不是。

    何况卫安连铺垫都已经做好了------在外人看来,她可是一步一步都在避让的。

    这个及笄礼她原本没有想过要去,是永和公主让冯淑媛下的帖子,隆庆帝只要一查就知道了,而卫安去了之后,永和公主当众羞辱奚落卫安,让卫安下不来台,这也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最后马球赛的时候,观众那么多,更是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永和公主和冯淑媛是怎么对卫安步步紧逼的。

    卫安都避让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主动的推永和公主下马?

    隆庆帝根本就不会信。

    永和公主的确是有机会杀了或是废掉卫安这个人,只可惜,她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从她让卫安踏出荣昌侯府的那一刻起,这个机会就作废了。

    永和公主自己当然也明确的知道这一点,可是她现在还有更值得焦虑的东西-----孙院判跟孔院判知道了她的秘密

    她额头冒出虚汗,整个人紧张得厉害。

    旁边的嬷嬷立刻察觉了出来她的不对,忙来安慰她:“殿下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马上就要到宫里了,圣上和娘娘都等着”

    永和公主额头上的汗便流的更多了。

    等到了宫里见到隆庆帝的时候,她便真的成了个伤员,浑身冒冷汗,连头发都湿透了,活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似地。

    彭德妃就忍不住吃了一惊。

    听永清公主说永和公主是自己摔下马去准备污蔑卫安的,她还以为永和公主的伤势不过是做做样子,可是现在看,永和公主分明是伤的很重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便有些窃喜-----永和公主真的伤的重也是好事,反正她也不在乎永和公主的死活,还能趁着永和公主的伤把卫安这个祸害给除了,真是怎么看怎么值得欢喜。

    隆庆帝更是震怒的厉害,见了永和公主这副模样,他也触动了慈父心肠,立即便吩咐嬷嬷:“快给公主更衣!召孔院判跟孙院判来!”

    众人都急忙答应。

    彭德妃见他暴躁,便急忙道:“臣妾也跟进去瞧瞧,可怜见的,好好的去冯家看及笄礼,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回来,冯家也未免太不像话了些!”

    这不是在说冯家,是在提醒隆庆帝永和公主受伤的缘由。

    隆庆帝便目光有些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半响才道:“她要出宫你就该拦着,公主千金之体,金枝玉叶,原本就不该随意出宫!”

    彭德妃便吼得愣在了原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隆庆帝,简直不敢相信他刚才竟说出了这样不给她留脸面的责备之语。

    永和要出宫的事他分明是知道的,这还是永和公主自己去跟他请了,他自己准的。可是现在他却怪到了自己头上!

    隆庆帝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最近为了浙江和福建的事忙的晕头转向,根本已经顾及不到后宫的事,在他看来,后宫现在既然是彭德妃掌宫务,就不该弄出这样的事来。

    他当然知道永和公主是跟卫安起了冲突。

    之前他就知道永和公主出宫的目的不大对劲,后来又听说卫家推迟了去福建是因为要参加冯家的及笄礼,原本打算处理,禁止永和公主出宫的,可是谁知道浙江却上了急报,他忙着安排这些事,便暂时忽略了永和公主。

    可是他忽视了还情有可原,彭德妃竟也半点没有准备,出了这样的事,就太不负责任了。

    他在气头上,根本顾及不到彭德妃的心情,见了孔院判和孙院判进来,就立即摆了手:“不必跪了!公主到底是伤到了哪儿,怎么竟痛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孙院判跟孔院判就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彭德妃委屈的很,干脆也就懒得递话,冷冷的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