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吩咐-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二·吩咐

    这一夜,因为已经精疲力竭,也因为被卫老太太逼着喝了安神汤,卫安睡的还算是安稳,一觉起来睁眼便已经天光大亮了。

    玉清听见动静便领着丫头们鱼贯而入,替她梳洗打扮了,便一面又告诉她:“老太太吩咐过了,谁都不许叫您,让您尽量多睡一会儿,还特意让青鱼姐姐过来说了,不必急着去请安,若是醒了,就先把汤给喝了。”

    只是才说到青鱼来过,外头蓝禾就又喊了一声青鱼姐姐。

    玉清便不由有些吃惊,带着笑急忙迎了出去:“姐姐怎么又来了?是不是老太太那儿还有什么吩咐?”

    到底昨天的事还没个结果,大家心里都还是悬着一颗心,生怕什么时候宫里就会来人。

    青鱼却比她们镇定的多,见她们紧张,便笑了笑,尽量放缓了语气:“不是什么大事,宫里来了几位公公,说是要问郡主几句话,老太太让郡主过去呢。”

    平常在家里,大家喊卫安都是直接喊姑娘的,现在青鱼都喊起郡主来了,可见谨慎。

    玉清却顾不上这些,担心的朝卫安看过去。

    宫里来人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玉清跟汪嬷嬷都避免不了慌张的看着卫安。

    卫安就安抚的朝她们看了一眼,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便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先过去吧,别让天使久等。”

    青鱼早已经习惯了她处变不惊的,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微微一笑,领着她去了合安院。

    合安院跟从前又不相同了,里外都多了不少太监火者,来的显然是个大人物。

    卫安便自觉的放慢了脚步,果然进了门便瞧见了安公公。

    安公公一如既往的带着笑脸,见了卫安也一脸和气的笑起来:“有阵子没见郡主了,郡主出落的越发好了。”

    他跟曹文曹安那一伙人不同,向来是见人就先三分笑的,就算是如今已经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被人背后称呼一声内相,可是面上也从来对人都是和和气气的。

    卫安不因为他的笑就认为他和善,并不应承他的话,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也不问一句来找她是做什么的,一副安安静静,随分从时的样子。

    安公公看了她一眼,见她低垂着眼睑,无端的觉得这姑娘实在是太可怕了些,也怪不得来找她麻烦的人通通都铩羽而归了。

    既然卫安不害怕,他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笑着指了椅子让卫安坐下,自己喝了杯茶就对卫老太太笑起来:“老太太也别着急,不是什么大事,圣上派我来,就是为了问一问事。”

    卫老太太对着他自然也是礼数十足的,颔首之后便朝卫安叮嘱:“公公问什么便答什么,,不可有讹误。”

    安公公便问:“昨儿听说郡主在冯家及笄礼上,对殿下很有些不敬之处,不知道是不是实情?”

    果然是为了永和公主的事情来的,卫安仍旧镇定,带着一点儿装出来的惊慌急忙摇头:“回公公,寿宁不敢。”

    真是个妙人,她不能直说永和公主为难她,也不把昨天自己受的委屈说出来,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不敢两个字。

    不敢,不敢什么?

    她知道宫里不可能只来问她一个,料准了会有别人替她说。

    她一推就推的干干净净,安公公眼里的情绪便复杂了许多,咳嗽了一声又问:“昨儿殿下受了伤,郡主可知道?”

    卫安如同做错了事,站在一边搅弄着衣摆。

    这绝不是卫安该做出来的举动,别人不知道,可安公公却知道她的本事,隔空就能做掉曹安曹文的人,怎么可能遇上这点事就做出这副模样来?

    可是这举动由卫安做出来,又不觉得扭捏造作,反而觉得极为顺眼。

    他咳嗽了一声。

    卫安便犹豫着点了点头:“回公公的话,昨天马球赛上,我跟公主争抢进球,公主后来便从马上摔下去了。”

    安公公便问的更直接了:“那不知,郡主可曾伸手推过公主没有?”

    卫安立即便跪下了。

    安公公口含天宪,便是代表着隆庆帝来的,卫安跪他便等于跪了隆庆帝:“没有,臣女敢以性命保证,并不曾碰过公主”

    卫老太太也紧跟着跪下来:“臣妇亦敢替寿宁保证,她是个有分寸的孩子,万万不敢得罪公主”

    安公公温和的笑了笑,急忙让她们起来:“圣上只是让我来问一问,怎么还跪下了?快起来吧。”

    一面说,一面又看向了卫安,问她:“还有一件事要问问寿宁郡主,正阳街上有一家出了名的药房,不知道是不是郡主的产业?”

    这话题怎么忽然就拐到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去了?

    卫老太太怔住了,不知道安公公这神来一笔是为的什么。

    卫安却知道事情并没那么简单,斟酌着回答:“公公说的应当是老大夫坐馆的仁心馆?”她说着便自己接了下去:“回公公的话,这家医馆曾经的确是我的,后来我的别业出了事之后,家中便不让我自己经手这些产业了,出息也都是父王帮我总理的。这家医馆当年是外祖母老王妃送的,后来我要还给外祖母和舅舅,他们都不肯收,便做了主,干脆就归了老大夫,我们只是在其中各自占了三成的股。”

    滴水不漏。

    不该认的,或许会惹麻烦的,一个字都没沾惹上自己。

    真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孩子。

    安公公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去扶她起来:“郡主既这么说,那咱家心里便有数了,这回真是叨扰老太太和郡主了。”

    卫老太太便急忙道:“公公真是折煞我们了,这是哪里的话?”终于露出了点该有的探问消息的忐忑神情来,踌躇不安的问起安公公:“公公忽然问起这家医馆不知道是不是这家医馆出了什么问题?”

    安公公笑的牙不见眼:“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只是咱家听说这家医馆出名,便白问一句罢了,您老放心,没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