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栽赃-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六·栽赃

    他定定的站着,语气里带着安抚和镇定,让整间屋子没来由的安静了下来:“我们查过了,医馆并没什么问题,慎刑司也已经审问清楚了,这件事跟郡主无关。我这回来,是受了圣上的旨意,来请您和郡主放心的,让您受惊了。”

    卫老太太沉默了好半响,才吐出了一句:“圣上英明。”

    圣上英明,教导出的女儿却这样要人命。

    卫老太太闭了闭眼睛。

    林三少已经出声了:“老太太,我即将要南下了。”

    卫老太太就睁开了眼睛看着他,有些疑惑。

    “是跟着巡盐的钦差去厘清盐税,筹措军饷。”林三少沉默了一瞬,才道:“这一去,早则一年半载,迟则二三年,或是再也回不来。”

    一个福建市舶司就已经是水深火热,极可能有去无回,而盐税这又是更大的一个漩涡了,回不来这样的话,半点没有添油加醋。

    卫老太太竟有些难过起来,想起林三少幼时的模样,喉头有些哽咽,半响才轻声问:“一定要你去?”

    她也知道自己是问了傻话,林三少如今是隆庆帝的心腹,盐税是多大的数目,除了林三少去,谁去他恐怕都不放心。

    林三少轻轻点了点头,想了想就道:“因此我这一趟来,还有事情要拜托老太太。”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我知道,是不是淑妃娘娘的事?”

    林三少跟林淑妃幼年便相依为命,互相维持,他们姐弟俩说是姐弟俩,其实更像是母子俩,林三少对姐姐是很爱护的。

    林三少默认了:“姐姐是个聪明谨慎的人,可是再聪明谨慎,也难免出错。我知道老太太也即将去要福建,可也知道老太太您跟平安侯夫人交情匪浅”

    平安侯如今管着禁军,他要是帮忙,至少林淑妃会安全许多。

    卫老太太没有迟疑便答应了:“你放心,不说郑王妃还跟淑妃娘娘在一起,便是不在,你来说这个话,我也没有不答应的。”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在这之前,林三少帮他们的忙已经不知凡几,她们若是半点不知回报,那就实在是太没有良心了。

    说完了这些话,卫老太太又想起永和公主来,忍不住便皱着眉头问:“她到底是从哪里拿到五石散的?”

    林三少说起永和公主的时候,便又没有了任何的情绪波动,平平板板语气毫无起伏的道:“是她出宫的时候,因为缠着沈琛被沈琛溜了,她跟着从前的仙容县主一起染上的。”

    仙容县主?!

    卫安吃了一惊。

    连卫老太太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仙容县主竟然也有吸食五石散的习惯吗?!

    不可能的,仙容县主她之前是住在凤凰台的,在沈琛的眼皮子底下,她要是有这个习惯,一定不可能避过沈琛的耳朵。

    她根本就没有吸食五石散的习惯。

    那她为什么会引诱永和公主一起吸食?

    仙容县主自己并不算是个聪明的人,尤其是嫁了人之后,她做事大多是出自于楚景行的意愿,也就是说,她让永和公主吸食五石散,很可能是出自楚景行让她这么做的目的。

    那楚景行

    楚景行的目的也不难想,卫安没费多大功夫就想明白了,楚景行是冲着沈琛去的。

    如果沈琛娶了永和公主,那一个有五石散成瘾的公主,足够令他的家宅不宁了。

    而他不娶永和公主?

    一个被五石散腐蚀得连神智都不清了的公主,会让他如意娶他喜欢的人吗?

    这个人

    可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才能让沈琛更加倒霉一点啊。

    卫安笑了笑,她也是真的觉得好笑。

    林三少就又道:“仙容县主早已经跟着驸马回乡养病了,而且根据服侍公主的红苕说,仙容县主是劝了公主不要食用的,是公主见那些人吸食了以后开心,又听说曾经长缨长公主和长安长公主都有这个爱好,执意要服用的。”

    他讽刺的笑了笑:“公主拿药的那个医馆,就是一个普通的医馆,只不过用五石散赚那些有需要的人的银子罢了,背后也并没有什么势力,今天早上就已经被端了。公主她自己说是在你们的医馆里染上的,其实就是想要栽赃给郡主。”

    卫老太太简直没见过人能蠢成这样的。

    不,也不止是蠢了,简直是蠢且坏。

    她难道不知道这种事不是凭着她一张嘴就能算,宫里肯定会派人查的吗?

    到底是年轻。

    她以为她一个公主金贵,也没有以为错,她的确是金贵的。

    可是再金贵,也要看跟什么东西比。

    要是跟民心比起来,她算什么?

    跟朝廷比起来,她又算什么?

    隆庆帝怎么可能为了她当一个昏君,二话不说的杀大臣的女儿,杀藩王的女儿?

    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卫老太太最终还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嘲讽道:“咱们这位公主殿下也实在是厉害到了极点了,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折腾出这么多事来。”

    林三少知道卫老太太的愤怒,平静的道:“就算是公主,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昨天的咄咄逼人大家是都看在眼里的,今天就有御史参奏了公主一本,说她飞扬跋扈,失了做公主的气度,联合贵女欺辱藩王之女,有损皇族颜面。”

    卫老太太就抬起了头。

    哪个御史这么应景?

    林三少咳嗽了一声,脸上有了一点笑意:“陈阁老分管都察院。”

    卫老太太便真的笑了。

    陈御史自从入阁之后,大家就称呼他一声陈阁老了,她都快忘记了,陈阁老可是分管都察院的。

    昨天陈绵绵也受了不少的冷言冷语和嘲讽,也差点儿被那些人给伤着了,陈御史又跟卫家是盟友关系,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管,推波助澜的本事,陈御史向来是极为精于此道的。

    有了这第一个御史进言,接下来恐怕就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永和公主这栽赃诬陷的举动也就成了笑话和更大的罪状,没人会再相信她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