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静心-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七·静心

    孙院判跟孔院判尽心尽力的替永和公主戒除五石散的毒瘾,永和公主服食五石散的时间虽然不久,可是份量每次都极多。

    以至于如今肝脏受损,气虚体弱,整个人都好像是空了似地,若是再不戒除,很可能会有性命危险。

    他们也不敢瞒着隆庆帝,一五一十的把永和公主的情况跟隆庆帝说了。

    隆庆帝气的不轻。

    先帝时期就已经定下的规矩,到现在连最纨绔的皇族子弟也没被查出来犯禁过,可是到了他这里,他女儿竟然成了第一个。

    而且她还在那么多贵女和朝臣面前发了疯!

    她当着那么多人为难郑王的女儿,为难一个正在为了他们一家拼命的人,差点儿要了人家的性命,在技不如人之后,又行栽赃陷害这一套,最后诬陷人推人落马还觉得不够,竟然还要把自己吸食五石散的罪名都要栽赃到人家头上。

    他气的实在是有些狠了,劈手便砸了一个骨瓷碟子。

    上头盛放的水晶葡萄滚落了一地。

    安公公见状便哎哟了一声连忙冲了上去:“我的圣上,您可仔细着您的手!”

    一面又招呼了徒弟进来收拾这满地狼藉。

    等到地上清理干净了,安公公才亲自端了一盏参茶进来,觑着隆庆帝的脸色,缓缓的道:“圣上可千万别气坏了身体”

    不管永和公主做的有多错,他一个当奴才的,哪怕是权倾天下的奴才,也不能直接说她做错了,就绕开不说,只是让隆庆帝息怒。

    隆庆帝就噌的站了起来,摆架去了彭德妃宫里。

    彭德妃彼时正跟彭嬷嬷说起这件事,只觉得自己没见过这样的公主,有些匪夷所思的道:“永和这恐怕是疯了!这么多年来,本宫都没见过还未出降便这么胆大妄为的公主,她是觉得御史们都是摆着看的吗?!真是太蠢了!”

    还指望着她去跟卫安斗。

    可是现在看她这蠢样,斗卫安?

    真是个笑话。

    彭嬷嬷听见她虽然数落可是心情显然是不坏的,就知道她还是觉得得意,觉得自己教出来的女儿比方皇后教出来的要听话的多,便笑了:“永和公主自来便眼高于顶瞧不上人的,做事一直都没什么分寸。您看她喜欢上一个平西侯就要死要活的便知道了,圣上当初虽然有那个意思,可是毕竟只是私底下说过,她却要闹的天下皆知不可,平西侯不喜欢她,她就自甘堕落”

    彭德妃牵了牵嘴角,显见得觉得彭嬷嬷这话很得她的心意,她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可不就是这个道理,还以为她憋着这么久了的坏水怎么也会有点子用处,可是谁知道竟因为吸食五石散的事闹成这样!”

    正说着,外头有内侍大声喊了接驾,彭德妃惊疑不定的站了起来,看了彭嬷嬷一眼,也来不及再说什么,连忙整理了装束迎了出去。

    隆庆帝之前才训斥过她,她虽然满腹的委屈跟抱怨,可是到底还是知道轻重,隆庆帝肯现在过来,总不至于是来找她麻烦的-----因为永和公主吸食五石散的时候,方皇后还没死呢,该找麻烦也该是去找方皇后的麻烦,实在是轮不着她。

    她急忙迎了出去,被隆庆帝虚虚扶了一下便又站了起来,急忙对隆庆帝嘘寒问暖。

    隆庆帝沉着脸进了内殿,她便又吩咐彭嬷嬷快去准备宵夜。

    这么晚了,隆庆帝肯定是既没吃好也没睡好,她皱了皱眉头,自己又急忙反身回来,给隆庆帝倒了杯茶。

    隆庆帝心情不好,她也就不敢随便出声,陪着隆庆帝静静的坐着。

    过了片刻,隆庆帝才打破了沉默:“永和这副模样,实在是令朕失望透顶。她这样冥顽不灵,留在宫里也只会生事,便让她出宫去普慈庵静静心吧。”

    彭德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后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隆庆帝的意思,竟然是要把永和公主遣到宫外的普慈庵去修身养性?

    普慈庵经过这许多事以后香火愈发的旺盛,后来渐渐的,许多大户人家的女儿犯了过错便都把女孩儿送进去青灯古佛,修身养性。

    可是就算是如此,怎么能让永和也去?

    永和可是公主!

    彭德妃心里惊疑不定,见隆庆帝神色凝重而严肃,就知道他不是一时兴起或是气话,而是考虑了许久才下的决定,登时有些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尽了皇家的脸面,若是不惩治她,朕还如何有脸面面对正在江西拼命的郑王和卫阳清他们?天下人又会怎么看朕?”隆庆帝冷着脸,目光也冷淡到了极点:“何况她自己也实在是太不自爱了些,堂堂一个公主,竟然染上了这种恶习,还平白拉扯了许多人进来,这回查明了跟卫家并没有干系,总要给卫家一个交代。就让她去普慈庵,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什么时候想通就什么时候回来?这话说了也等于没说。

    这个界限实在是太模糊了。

    彭德妃就心中一凛,这回永和公主是要去对付卫安的,可是最后却被卫安弄得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隆庆帝平常也极为疼惜这个女儿,可是现在却说,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回来,根本就没准备再家她回来,大有看她自生自灭的意思。

    彭德妃越想只觉得心里发寒,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低声应了:“再怎么说,永和到底是公主这样让她出去,总不成。跟着的嬷嬷和宫娥们,也都不能简单了事,得是能劝着她,引着她往好处想的”

    隆庆帝脸色微缓。

    他是气急了才说什么想通了才能回来的话。

    他的儿女们不多,他都是珍惜并且看重的,怎么可能真的看着永和公主真的自生自灭。

    他是在试探彭德妃。

    看彭德妃是不是在这次五石散的事情里扮演了角色。

    可是现在看来,彭德妃跟这件事情并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