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战败-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三十二·战败

    冯淑媛艰难的忍着嗓子的干哑疼痛,闷闷的问:“公主能有什么不是?”

    人家是金尊玉贵的公主,错处都是别人的,她哪里会有什么不是,纵然有不是,也是别人的不是。

    想到这里,她越发的觉得心里难受,哭的更加厉害了。

    王嬷嬷低声道:“不是的,殿下”她顿了顿,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些:“宫里传来消息,永和公主出宫在佛前清修,给圣上祈福了。”

    冯淑媛就猛地将被子给掀开了,一脸震惊的问:“当真?”

    怎么会呢?

    她当然知道出宫清修意味着什么。

    可是难道连永和公主也竟被罚的这么重吗?

    是了,肯定是了。

    昨天出了事,今天就出宫去了,不是被罚这是什么。

    可是

    冯淑媛觉得不寒而栗。

    卫安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的?

    她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让永和公主竟被罚的这么重的?

    王嬷嬷见她肯出来了,就道:“现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肯定会议论纷纷的,永和公主之前还当着平安侯夫人等人的面一口咬定是卫安把她推下马的,可是回宫以后就传出永和公主要清修的消息,卫安又安然无恙。

    有点脑子的都能猜到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垂着头没有说话,一时之间心里情绪复杂。

    王嬷嬷便又叹了口气:“这回姑娘把卫家得罪狠了,是不是要送些礼物”

    冯淑媛脑子迅速转动起来,摆了摆手斩钉截铁的摇头:“不必,看不上卫安的举动都做出去了,也让大家都看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再去送礼,人家只会更加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没有风骨。既然已经成了仇人,送些礼物也改变不了这一点,不必再做无用功了。”

    王嬷嬷见她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生气,便稍稍安心:“只是”

    没有只是。

    冯淑媛从打击和难过中回过神来,眼睛虽然还红肿着,可是却已经不再跟之前那样晦暗不明了,顿了顿便道:“我们都知道彭德妃有份让我们留住卫安,卫安自己也知道。卫家要恨我们,也该连彭德妃一起恨。这一点卫家知道,彭德妃也知道。卫家到底是怎么样,彭德妃不在意,可是她不会放过卫家的。”

    既然还有彭德妃挡在前面,她怕什么?

    只是不能再跟卫安正面起冲突了。

    她顿了顿,忽然抬头看了王嬷嬷一眼,思量了一会儿就道:“也不是不能送礼,你让嫂嫂准备准备,分头送些礼物无陈家跟卫家。”

    王嬷嬷不明白,却还是依照吩咐去办了。

    此时的卫家却并没有人关心这件事。

    永和公主清修的消息传回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之前虽然也猜测出来隆庆帝不会对他们如何,可是心里总归是有些担心的。

    现在对永和公主的处置已经下来了,他们心里也就彻底放了心。

    不仅如此,宫里也派人送了赏赐出来,说是永和公主当时是摔得有些狠了,因此并没有瞧见,误会了卫安。

    大家对事实如何都心知肚明,却都不多口,只是千恩万谢的送走了天使。

    原本大家都在关心着马球赛之后事情会如何处置的,可是等到今天结果出来,却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因为相比较起公主被罚来说,还有一个更石破天惊的消息传回来了-----浙江战败了,台州参将文志勇跟他的四千士兵一起死在了慈溪。

    而倭寇不过是千余人而已。

    这场战役的结果传回京城,朝野哗然。

    御史们磨刀霍霍开始参奏浙江巡抚兼浙江总督无能,参奏浙江官场**,世家豪族吞并屯军田以至于出现大量逃兵。

    隆庆帝便下令浙江全面抗敌,并下令,若是一月之内无法荡清慈溪的倭寇,参将以下将领全部免职。

    可是这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蒋子宁在内阁大摇其头,无数次的叹气之后便说出了战败的根本原因:“没钱。”0

    战士们吃都吃不饱,谈什么打仗?

    薛子明沉着脸:“听说了消息,浙江总督去跟刘必平借粮了。”

    蒋子宁跟众人都看着他:“刘必平怎么说?”

    薛子明冷笑:“还能怎么说,自然是哭穷,说是要跟朝廷请示,折子都已经送上来了。”

    他双手送给了蒋子宁。

    蒋子宁展开看了一遍,便又交给钱士云,一面道:“有恃无恐,这是有恃无恐啊!”

    刘必平说的很清楚,以福建如今的情况,若是借粮给了浙江,明年的税收就交不上了,问户部这粮到底是借不借。

    说到底还是在拿朝廷的东西做人情。

    一面把福建的情形说的糟糕,说是福建港口因为倭寇入侵而剧减,福建原本又不是什么富饶的地方,每年能交足税已经是艰难云云。

    贪了这么多银子,还想贪更多,就准备让朝廷一声令下,他借粮给了浙江,自己就借着粮食都借给浙江了这个幌子,欺上瞒下,中饱私囊。

    一片静默之后,还是陈御史忽然出声发问:“不知道平西侯如今已经到哪儿了?”

    沈琛是加紧赶路去的,平时去福建少说也要一个月,可是朝廷给沈琛的期限是半月。

    也就是说,沈琛基本上休息的时间极为有限,须得日夜不停的赶路,才能及时赶到福建。

    现在沈琛已经出发四天了。

    徐安英看了陈御史一眼,就道:“就算是平西侯肋下生了翅膀,恐怕也赶不及能立即就到福建。何况就算是他到了,筹措这些银子,逼刘必平拿出银子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御史直言不讳,看着他们,缓缓的提醒:“我是说,侯爷出发四天了,可有什么异常?”

    众人就都反应过来陈御史话里的意思,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说起来”徐安英点了点桌案,整个人的脸色都肃然起来:“好像的确是有些奇怪,似乎并没有收到过消息”

    难道刘必平真的有这么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