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危机-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三十六·危机

    她想了整整一个时辰,才出了门。

    谭喜跟林跃都等在外头,见了她就急忙迎上来,都有些担心的看向她,喊了一声姑娘。

    林跃抿了抿唇:“姑娘,让我去吧。”

    卫安就看了他一眼。

    这个孩子跟她差不多大,从他还没进府做事开始,就先替她办事了,相处到如今,她已经很自然的将他当成了亲近的朋友。

    她静静的挪开眼睛,摇头道:“不,不是时候。你们先替我去办别的事。”

    不是时候?

    现在沈琛不是已经危在旦夕了吗?

    在锦衣卫和羽林卫的眼皮子底下被掳走,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可是现在姑娘却说不急,不是时候?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都有些不明所以。

    可是卫安的话他们向来是听的,便立即肃然了脸色应是。

    卫安就轻声道:“我知道谭喜你跟三教九流都混的熟,你跟赵期去查一查,想办法知道,永和公主那天派出城去的人,跟回来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进出京城的城门都是要登记的。

    尤其是这种公主派出去出差事的人。

    凡是走过必定留下痕迹。

    谭喜愣住了,却很快应了是,飞快的走了。

    林跃就有些茫然的问卫安:“姑娘,那我呢?我要做些什么?”

    不做些事,他心里不安。

    卫安便微笑着道:“替我准备马匹,我要去东昌府!”

    林跃彻底愣住了。

    而此时的卫老太太和二老爷三老爷听见消息也不比他好多少,先反应过来的卫老太太立即皱眉:“这不成!你一个女孩子,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是骑术好些,那也只是在女孩子里头比!你能帮什么忙?!”

    二老爷也鲜少的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绝不能去!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都还不得而知,你一个女孩子去了那里能帮什么忙,只怕帮不上忙,反而还添了乱!”

    三老爷更是紧跟着道:“是这个道理,平西侯遇险,我知道你心急,可是就算是再着急,你去了东昌府又能帮什么忙?”

    “我能的。”卫安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平静的看向卫老太太和二老爷三老爷,声音虽然轻但是坚定:“祖母,二伯三伯,这回对付沈琛的未必就是刘必平和倭寇。就算是刘必平真的有如此大的本事,能够隔省杀死钦差,他也没有必要挑这么近的时候。在东昌府对付沈琛,太冒险了,他该等沈琛到了他势力范围之内再动手的,依沈琛赶路的速度,真正赶到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也就是四五天的事了。他难道不能等这四五天吗?”

    二老爷有些愣住了,而后才反应过来看着卫安:“你的意思是,动手的另有其人?”

    卫老太太也沉默了一瞬,而后便想起什么似地看着卫安:“你觉得是沈琛熟悉的人?”

    她其实怀疑的也是临江王妃,只是没有立即就说出口罢了。

    卫安就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实在不像是开心的样子,连眼底都是一片冰冷。

    “现在我还不知道,不过能让沈琛忌惮被朝廷知道的,总是跟那边脱不了关系。”

    那边,指的是临江王府吧?

    那沈琛是去做什么了?

    三老爷仔细的想了一遍,非常努力的跟上了卫安的思路:“沈琛知道事情有问题,也知道被人盯上了,可是因为这些人要是被扯出来也会扯出临江王来,因此他顾忌这一点,所以才故意将计就计,被人抓走了?”

    可是这说不通啊。

    不

    他反应过来了,说得通的。

    如果那些人是为了杀沈琛,但是的确又是临江王府的人呢?

    临江王妃

    三老爷便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同样都是女人,怎么有的就能跟卫安这样这么能干,凡事举一反三,走一步能看后头的八步,而有些就只会在后头拖后腿?

    卫老太太终于出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沈琛自己就应该心中有数,他安排雪松来给你送信之后又返回去,也是给自己留后路,他们之间自有自己的联系方法,雪松回去应当能找到他,他自然有办法脱身,你为什么还要去?”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是在担心她,同时阻止她犯险,沉默了一瞬,才轻声道:“得去的。”

    她叹了口气,看着卫老太太:“现在不是刘必平,可是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快就可以是了。”

    很快就可以是了?

    二老爷和三老爷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卫安的意思-----听见消息之后,刘必平恐怕也会立即去人,他们也是巴不得沈琛死的,甚至可能已经在后头设置好了陷阱的,现在听见沈琛被掳走了,一定会让人立即跟上去,对沈琛斩草除根。

    卫老太太就叹息:“就算是这样,也不必你亲自去,谭喜他们去了,也是一样的。”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在说气话,谭喜跟赵期再厉害,很多事也不能自己作主拿主意,得请示过卫安以后再决定。

    要是卫安不在,他们就得让人送信回来请示卫安,这样的话,还不知道会损失多少好的救人的时机。

    因此,卫老太太说完了这一句,自己反倒是又皱起了眉头,许久才眯着眼睛道:“罢了,要去便去罢。”

    她见二老爷和三老爷都急忙出声喊了自己一声,就看向他们:“反正我们也是要去的,现在不过早一步罢了。”

    三老爷就更不赞同了:“您的意思是,您也要跟着安安一起去吗?”

    原本卫安去他们都万分担心了,现在还要搭上一个卫老太太,风险也就成倍增加,这样让人实在是无法接受。

    卫家不能失去卫老太太这根定海神针。

    否则的话,就如同一盘散散沙,被人一捏就散了。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镇定自若:“便一起去吧,我们一同去,人也多一些,也更安全一些,否则安安先去了,我后头上路,谁就能保证不会把我当成威胁她跟沈琛的目标呢,躲来躲去,还不是白忙一场?”

    老太太向来头脑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