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假设-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五十章·假设

    谭喜仿佛没察觉出不对,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随即就又递上了一个厚厚的荷包:“上差,我们长途跋涉,一路风尘,实在不想出去了,外头又不大太平,我家小主人是不习惯热闹的,刚才见了镇抚司的上差们已经吓着了,还劳烦上差替我们送进房里来?”

    驿卒捏了捏荷包的分量,看了他们一眼,抬了抬下巴算是答应了。

    谭喜便又着何胜使了个眼色。

    何胜便朝窗户外头再次敲了敲,何斌顺着窗户就爬了上来,二话不说抹了把汗便道:“姑娘,那个驿卒一直就没走,偷听我们说话呢!”

    多年的镖师生涯,加上跟林三少和沈琛耳濡目染,谭喜和赵期的敏锐性远胜常人,做什么事都会把警觉性提到最高。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会留一个人以防隔墙有耳的。

    纹绣满脸的紧张担忧,看了卫安一眼,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姑娘,我总觉得这个地方不对劲。”

    她们也是练武的,对危险的嗅觉还是比普通人要强一些,只觉得进来以后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了。

    谭喜也跟着点头:“到处都古怪的很,那个驿卒好似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的身份,他看姑娘的眼神便不对。”

    一个驿卒是不容易有那样的傲气的,虽然他已经尽量装出了畏畏缩缩的样子,可是一个人抬着下巴久了,再让他卑躬屈膝,是很难的,总会露出痕迹。

    偏偏卫安这一行人,也都擅于察言观色。

    那个驿卒看人的眼神,分明跟刚才那些锦衣卫没什么区别,都是如同鹰隼一般,不自觉就会露出锐利的眼神来。

    这不正常。

    一个锦衣卫,干什么装成驿卒的模样?

    现在沈琛都已经失踪了,要说查案,谭喜也想不出有什么必要让他们非得装成这样。

    “是在等我们。”卫安下了结论,嘴角带着淡淡的冷笑,透过窗户看着底下种着的一片迎风招展的翠竹,眼睛里任何情绪也没有的问:“你们不知道吗,这场游戏,从我们下船开始,就已经开始了。”

    赵期聪明狡猾,最先反应过来卫安的意思:“您是说,除了瑜侧妃那边的人之外,除了易二,还有人一直在关注我们?”

    他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卫安要他们改换装束从船上下来,应该是在迷惑敌人。

    “瑜侧妃既然都知道沈琛失踪了以后来找我,难道要沈琛性命的人不知道吗?”卫安垂下眼睛,她每每垂下眼睛的时候,原本秾丽的眼睛都被遮住了,显得温和而无害:“其实我们早该想到的。”

    众人都有些不明白卫安的意思。

    连赵期这回也是想了许久,才试探着张嘴:“侯爷失踪的不对劲,罗阎王都在这呢,真要是什么人想不动声色毒害这帮锦衣卫跟羽林卫,那得是有多大的能力?”

    谭喜还是不明白,茫然了一会儿,见众人都不再说话了,才犹豫着问:“那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一开始是明白整件事的,可是到了现在,又什么事都不明白了,这种滋味可真是半点也不好受,被人蒙着眼睛朝前走,不知道前面到底是深渊还是平路的感觉糟糕透顶。

    卫安冲何斌看了一眼,何斌就会意,又顺着窗户很快轻巧的失去了踪影。

    “你们也看出了驿馆不对劲了,我们一开始来,递上的是织造局的帖子,论理来说,我们只是拿着织造局帖子的商人,没人会在意我们的。可是为什么,偏偏罗阎王都要过来先看一眼?”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去找沈琛吗?

    在乎他们这帮闲人做什么,哪怕他们真的不是商人,说的却也是官话,绝不是倭寇之流,那个驿卒应该已经都告诉他们了,可他们却仍旧对他们保持了高度戒备。

    林跃脑子转的也快,而且跟着卫安久了,多多少少也明白卫安每每这么说话的意思,啧了一声,摸了摸下巴:“难道他们都不急着去找侯爷吗?”

    “不急吗?”卫安听着外头的动静,嘴角挂着一抹浅笑。

    朝廷已经下了严令,并且从兵部抽调了兵部左侍郎亲自来找沈琛,到时候,京城直接来人,那事态就不容易控制了。

    要是让京城的人找到了,那些设计沈琛,要沈琛命的人该怎么办?

    他们肯定是很急的,肯定是急疯了,才会这么在意她这根救命稻草,把希望都压在了她身上。

    卫安知道他们都很茫然,就把自己的推测都告诉了他们:“瑜侧妃要派人杀沈琛是真的,可是若是普通的锦衣卫或许发现不了,要是说连罗阎王他们都发现不了,你们信吗?”

    当然不信,罗阎王又不是草包混吃等死的,他可是真真正正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而且在镇抚司破了许多大案。

    “锦衣卫羽林卫全部都中了**,这不符合常理。否则的话,锦衣卫还能是如今的锦衣卫吗?”卫安神情平静:“最大的可能是,他们其实也想杀了沈琛。”

    众人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还是何胜摇了摇头:“他们敢?!上头点了名护送钦差的!要是钦差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这也是为什么罗阎王他们现在拼命在找沈琛的原因了吧?连东昌府的官员们从上到下都紧张的厉害,也就是这个道理,因为沈琛出了事,他们自己也不会好过,官途肯定是要受影响的。

    唯有赵期沉默了一瞬才道:“为什么不敢?太祖时制定的大周律纪律严明,可是也多的是以身试法的人。哪怕是活剥人皮阻止贪污,可是也多的是前赴后继送死的。财帛动人心,何况未必只有财帛,罗阎王从前或许是青天大老爷,可是在织造局这么多年,有过多少利益牵扯,谁能说得清呢?要是他已经不是从前的罗阎王了呢?要是他被人收买了呢?”

    这些可能性都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