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赶尽-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三·赶尽

    老米急匆匆的赶去交差了。

    他不担心彭家的两个女人会跟彭德瑞说什么-----彭德瑞是个老学究,他是很讲究的,政事一概不跟女人说一个字,对待母亲孝顺至极,可是对待妻子却没什么情分。

    彭老太太又是个老固执,她认定了的事,就不会有改的。

    她觉得这事儿对彭德瑞名声不好,就绝不会让彭德瑞去做,不会泄漏一个字。

    而彭夫人就更不必说了,这就是个受气包,就算是她肯说,彭德瑞也未必肯听的。

    锦衣卫头子一瞬间目光如电,紧紧盯着他问了一声:“果然?”

    老米就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上差您放心,彭老太太亲口承认的,可见确有其事,您少跟她们接触,不知道她们的脾气,她们就是没什么见识的乡下人,问什么就答什么,好骗的很,没那个心机撒谎的,再说这些谎话她们编都编不出来的。”

    这么一说也是,女人们头发长见识短,实在是很容易蒙骗。

    就算是那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寿宁郡主,现在不一样也在知府大牢里关着呢么?

    真是见识有限。

    锦衣卫头子放松了一些,阴狠的眼神终于有所变化,嗯了一声便若有所思的道:“那好,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啊?

    老米一时没理解他的意思,茫然看着他:“上差不用回去回话吗?”

    锦衣卫头子看了他一眼,冷冷的笑:“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那些人既然真的隐藏在这朝城县里,又来过,必定会露出痕迹,你现在就去给我好好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么!”

    他们锦衣卫毕竟是太显眼了,何况口音也不同,要是露了痕迹,被好不容易才露出了一点点痕迹的沈琛他们又给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一定不能做这样亏本的生意。

    而回去交差?

    当然是得把事情做的尽善尽美才能回去交差,罗阎王的要求可是极高的,半点都搪塞不得。

    老米恍然大悟,连声恭维他想的周全,急忙应了一声是就要出去。

    锦衣卫头子喂了一声又叫住了他,冷冷的将一块果皮扔在地上踩了一脚碾磨成泥,才不紧不慢的吩咐:“你们那个大人,好好的看着他,说不定有意外效果。”

    老米也是个聪明人,否则的话也不能差点儿就要以一个举人的身份就做到知县了,他立即就明白了锦衣卫头儿的意思------别人或许是不知道,可是彭德瑞肯定是知道沈琛他们的线索的,只要紧紧盯着他,不,还不能仅仅只是盯着他,那些衙差们,肯定还是也能问出一些线索来。

    呀不敢耽误吗,知道自己的大好前程就只差帮锦衣卫们查出这次的事了,半点都不敢耽误,他原本就跟底下的衙差和牢头们熟了的。

    彭德瑞是个清官,可是他自己清廉就算了,还让底下的人也都跟着清廉,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的,底下的人对着他虽然怕,可是早已经嫌恶透顶了。

    他略微放了点好处,就套到了许多有用的线索-----譬如说,彭德瑞当时去找知府的时候,路上消失过一个下午,说是去旁边的百姓家里如厕了。

    可是现在想想,到处都是疑点。

    他连忙问清楚了具体的地点,一点耽误都不敢有,又去找了锦衣卫头儿,把问到了的消息全都和盘托出。

    锦衣卫头儿这回才真正给了他一个难得的笑脸,告诉他:“紧盯着,彭德瑞的一言一行都要看着,只是也不能让他察觉出来,做的好了,有你的好处!”

    老米兴奋的答应了。

    锦衣卫头儿这才吩咐身边的人紧赶回高唐去报信。

    罗源收到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虽然知道彭德瑞是个蠢货,他能想到这一招必定是有沈琛他们在背后指点,可是真正查到了确实的消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稍稍的松了口气。

    他思索了一阵,回信吩咐锦衣卫头儿仔细调查彭德瑞去如厕的地方,看在附近能不能查访到什么异常。

    可是他心里却知道,这回多半是要有结果了------朝城县旁边多山和水,地形复杂,还有许多村庄以前都没有路通外来的地方的。

    之前他们就曾经怀疑过沈琛他们若是真的要躲,多半是躲到那附近去了。

    可是目标太大,到时候一旦被发现打草惊蛇,就更不好查了。

    现在有了确切的地点,那就又不同了,他们可以查的很小心和稳妥。

    他回了信之后,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何亮和黄文杰。

    这两个蠢货早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吓得不行,听说了有消息之后才一改之前的死气沉沉,急忙问罗源接下来该怎么办。

    时间又过了一天,他们已经快没有时间了,一定要趁着朝廷的人还没来之前,彻底解决沈琛,才好继续之后的善后事物。

    罗源冷笑了一声看向他们,玩味的道:“二位大人难道哦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黄文杰就跟何亮对视了一眼,他们当然知道要杀沈琛,只是怕担干系,还是不愿意亲口说出这个决定来。

    罗源知道他们的想法,却也懒得跟他们计较,只是吩咐:“去把寿宁郡主提出来吧,差不多了,该是捞鱼的时候了。”

    他说完这一句,就看着旁边的何亮:“何大人,这个事儿就得您来做了,您得派您身边的亲信去通知一声,通知彭德瑞,跟他说,要杀这批商人,不等他审案的结果了。”

    他说着,又道:“不管彭德瑞如何说,你一定要坚持说要立即处决这批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的被引出来。”

    何亮被他的目光看的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又急忙反应过来,大声的喊了一声。

    现在说其他的都是虚的,先把沈琛给引出来杀了之后再说其他的,否则大家就都是一个死字。

    可他才不想死呢,要死也得是沈琛他们死!

    “放心吧!”他说,眼睛里也有了杀气:“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