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感叹-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五·感叹

    他们有的担忧,不仅彭德妃有,连卫安跟沈琛也一样料到。

    接到了信的时候他们已经处理完了山东的事,重新上了船,大船在水里乘风破浪,可是他们的心情却都不平静。

    “宫里,怕是要生事了。”卫安安静的垂着眼睛,看着桌上的棋盘,轻声道:“彭德妃一直都不是个大度的人,连装贤良的样子都装不大像、林淑妃生的这一胎若是个女儿还好,可偏偏是个小皇子,而圣上又这般看重。”

    其实以隆庆帝现在的身体和年纪来说,不管是哪个妃子生出他的小儿子来,他都是会这么看重的。

    人越老,就越是怕老,越是需要东西证明自己年富力强,还活的长久。

    小皇子的出生,刚好就给了隆庆帝这样隐晦的希望-----他都还能再生出儿子来!可见他是如何的强壮,丹药又是如何的有用。

    再加上小皇子刚一出生,巡盐的事便顺利解决,去福建的钦差也化险为夷,在隆庆帝看来,这孩子就是脚硬,立得住,跟当初的五皇子没什么分别。

    他在这么宠幸淑妃和六皇子的时候,没想过,当初的彭德妃跟现在的淑妃也是一样的。

    人的贪欲是没有止境的,是他一直以来的纵容,将彭德妃一点一点给纵容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最后竟然还朝方皇后伸出手去。

    他吃了这么多亏了,竟然还是没有记住这些教训,如今又故态复萌。

    “这是上天都不站在他这边。”沈琛抿着唇落下一子,坦坦荡荡的抬头直视卫安:“淑妃虽然是父王安排的人,可是父王从来没要求她做什么。”

    卫安明白。

    因为林淑妃什么都不必做,不出一招,已经赢了。

    她用她的温柔和不争,用了这么整整将近十五年的时间,一步一步的在隆庆帝心里扎下了根,而且还培养出了一个那样厉害的弟弟。

    这样的女孩子在男人眼里多好啊----家族不庇佑她,除了一个弱弟,别无其他,只能依靠着丈夫,对丈夫百依百顺,别无所求。

    是个男人便不会对这样的女子生出防备心来。

    何况林淑妃现在还替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彭德妃自从儿子登了储君的位子之后就膨胀起来了,行为处事愈发嚣张,在隆庆帝心里,彭德妃就是用完了的秋扇,哪哪儿看着都是丑陋多余的。

    彭德妃是受不了那个委屈的。

    人站到了高位,享受到了人上人的滋味,就绝不会想下来。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林淑妃哪怕什么都不做,就已经注定了跟她是解不开的仇敌了,何况现在隆庆帝对林淑妃还有她所出的六皇子这样好。

    沈琛的面容陡然变得冷厉,在卫安面前,从前并不曾表露过的冷硬一面终于露出来:“他从没做过什么好事,却总以为自己是个好人,迟早有这一天的。”

    迟早有这么一天的。

    隆庆帝的错误在于,他分明不适合那个位子,却阴差阳错的坐了上去,因而从来不曾停止过疑心病。

    若只是有些疑心病也罢了,可是他的疑心病却是要用杀人来治愈的。

    从明家到沈聪和长乐公主,再到后来的冯家,凡是只要触碰了他的利益,触动了他的疑心的人,他通通都要杀死,并且毫不留情。

    就因为他的疑心病,多少人借机生事,又有多少人无辜丧命?

    沈琛是恨他的。

    平西侯沈聪和长乐公主,间接是死在隆庆帝的手里。

    卫安能明白他的难受。

    他少小父母双亡,离开父母寄人篱下,受过的伤吃过的苦不计其数,人人都当他风光无限,却不知道他背后背负的沉重包袱。

    上一世的时候他直到死也一直对楚景行的背叛耿耿于怀。

    想起上一世沈琛的结局,卫安微微垂下眼睛,隐藏起眼里一闪而过的锐利和杀意。

    这一世不可能了。

    楚景行已经死了。

    而剩下的,若是临江王妃还这么胡搅蛮缠,她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她好不容易才改变了自己的结局,也跟沈琛走到了一起,不管是谁,只要是想他们死,那都要先自己掂量掂量他们自己的分寸。

    过了良久,她才看着外头不断穿梭而过的景色,轻轻的回过头看了沈琛一眼,问:“接下来会怎么样?”

    林淑妃占尽圣宠,接下来呢?

    临江王若是想要那个位子的话,肯定是要有所动作的,那他打算怎么做?

    沈琛沉默了一瞬,才道:“要看彭德妃自己了。”

    卫安就瞬间明白了:“你是说,瑜侧妃她”

    瑜侧妃跟彭德妃是姐妹。

    彭德妃是很能听得进她说的话的,对她也一直比较宽容。

    现在林淑妃生下皇子,她又跟隆庆帝感情不比从前,要是瑜侧妃在她而跟前吹吹风,凭借她的性格,她是极有可能做错事的。

    而一旦做错事,机会就来了

    他们基本上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要动动嘴巴罢了。

    这一切都取决于隆庆帝。

    讨看他是如何平衡这两个妃子之间的关系的。

    而真的要取决于隆庆帝的话,卫安不必沈琛再说什么,就已经能预想得到结果了----隆庆帝要是会平衡妃子之间的关系,就不会闹到今时今日的地步。

    他就是一个只顾着自己喜好的人,在感情方面就是喜欢的捧到天上去,不喜欢的就恨不得踩在泥泞里。

    哪怕他已经经历过方皇后的教训,试着对五皇子和彭德妃好一些,可是一个人的喜恶是遮不住的。

    她牵了牵嘴角,有些嘲讽:“这样说的话,那恐怕有的一场好闹了。”

    凭借着彭德妃的性子,一定会搅得大家都不得安生。

    而林淑妃虽然不会找彭德妃麻烦,可是为了自保,也不能无动于衷。

    这样一来,隆庆帝夹在中间,会怎么做?

    他现在其实风评就已经很不好了,大家都知道他偏心的过分,对孩子的喜欢也完全因为宫妃而随意改变,朝臣跟百姓都因为他的变幻不定而多有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