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暗算-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八·暗算

    他们原本就是来寻欢的,酒楼的老板又都认识他们,听见他们叫饭菜,半点不敢耽误,就将饭菜送了上来。

    千户也不敢再说什么,一个劲儿的给罗源倒茶倒酒布菜。

    罗源也的确是饿了。

    福建虽然就是刘必平的地盘了,但是通缉令既然都已经下了,他们总不好做的呃太过明显,还是要按照朝廷的意思张贴的。

    加上还有不少锦衣卫沿途搜查,他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因此就半点踪迹都不敢露,实在是饿的狠了,埋着头吃了整整半桶米饭,才算是饱了。

    千户便又急忙端着茶水要给他漱口。

    他皱眉毫不犹豫的推开了,丝毫没有迟疑的站起身来:“吃饱了,带我去见部堂!”

    要去见刘必平。

    这个人外号就叫做阎王,可见是个极为厉害的狠角色,千户并不敢得罪他,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只是陪笑:“大人,现在天色已经晚了,部堂那里恐怕还忙着浙江那边来了人,说是要请部堂大人借粮您现在过去,怕不是时候”

    罗源就皱了皱眉。

    可是也没说什么,他一路过来,很清楚现在浙江的确是闹的厉害,也知道朝廷到处在为浙江的战事筹措军饷。

    现在浙江那边先想到福建,想来福建借些粮食,也是有的。

    他重新又面无表情的坐下来。

    千户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上前几步小心翼翼的在他对面坐下来,陪着笑道:“大人赶了这一路的路恐怕也累了?不如就先安顿下来?等您梳洗了,明天一早,属下再想法子带您过去见部堂去”

    他说着又叹了口气:“天大的事,也不能让部堂难做”

    他看罗源面色慢慢变冷,便急忙又转了口风:“部堂是一直很担心您的,这一路没少派人找您,我们这些做手下的,看在眼里,可是有些事,实在也急不得”

    罗源一手拍在桌上,桌上的碗碟不约而同的都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将那个千户吓得几乎要整个人都弹起来。

    千户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笑着补救。

    罗源却冷淡的止住了他:“便明天去见,替我准备一套新的衣裳,我要沐浴。”

    那千户这才彻底松了口气,急忙答应。

    他答应了以后便出来,安排了一间上好的包间,又径直下了楼,吩咐人去准备新的衣裳。

    他手底下的人都伸着脖子想往上头瞧,见没人跟着,又地处宽阔地带,才附在那个千户耳朵旁边说了些什么。

    声音很低,千户都要低着头才能听的清楚。

    过了不久,千户便急匆匆的走了。

    他们以为并没有人能发现,可是此刻灯笼照不到的地方,罗源正静静的像一只壁虎一样,扒在墙壁上,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虽然听不到他们具体说什么,可是看他们这鬼鬼祟祟的,他就已经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了。

    他也不是个傻的,这个千户左右推脱,就是不肯让他去见刘必平,肯定是其中有事。

    而现在这千户又这样

    摆明了刘必平不想见他了。

    可是他又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不应该的,不应该的,他跟刘必平可是连襟,而刘必平,他的妻子可是自己妻子的亲姐姐。

    她们两姐妹的关系向来极好,这么多年都彼此互相记挂着。

    刘必平又很尊重为自己生儿育女并且侍奉父母的妻子,没有理由

    他想了想,见那个跟千户说完话的官差进了酒楼,便不动声色的从墙上跃了下来,迅速跟了上去。

    那个官差最后进的是酒楼后厨。

    这个时候,还来后厨?

    罗源心中疑心越发的重,附在门口,探着头小心的听里头的动静,便听见里头传来那个官差的声音。

    “小心点!这是上头的意思,一定不能出差错!”

    说话的声音很是严肃,更刚才在那个千户面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罗源皱了皱眉头,就听见里头又传来另外一道声音:“您就放心吧!大人的意思,我们都知道了,一定不敢弄错!”

    罗源抿着唇,一言不发,继续听动静。

    “话别说的太满了!那位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不好对付!”官差笑了一声:“捏可别到时候把命都搭进去了!大人可是说过的,不能出丝毫差错,这人留着就是个祸害,不能留着他,可是他又是个狠角色,也不能在面上让他发现,否则一旦打草金蛇那就倒霉了。先装着样子,让他放松警惕,这样他才能上当。”

    罗源握住柱子的手猛地用力,一时竟差点控制不住要进里头杀人。

    竟然是真的!

    他就说,这一路他都在给刘必平送信,凭借刘必平的势力,要让人来接应他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

    可是他这一路上却半点消息都收不到,反而还过的更加胆战心惊每每他躲到哪里,都容易招惹来锦衣卫搜查。

    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刘必平想要借刀杀人。

    刘必平从来就没有想过帮他,更没有想过要救他的妻儿。

    这个人只是把他当成工具,用烂了就想要扔掉,好不坏他的事。

    他紧紧的攥着腰间的刀,冷冷的盯着里头半响,才忽而转过了头,几步上了楼,在包厢里坐定。

    他也不知道自己坐了究竟又多久,直到外头喧嚣已经不再,走廊上的灯盏都已经熄灭了,那个千户才又去而复返,推开门捧了一套新的衣裳进来:“大人!让您久等了!衣服已经找来了!热水也让人准备好了,立即便提上来,您辛苦了,好好洗漱,待会儿吃了宵夜,便早些休息,明早属下便带您去见部堂大人。”

    罗源的目光落在那套衣服上面不过一瞬便挪开,外表看不出半点异色,轻声问:“你刚才去哪了?找一套衣裳,竟要你这个千户亲自出马吗?”

    千户愣了一瞬,而后才不自在的笑了笑:“哪儿能呢?我手底下有人去做,只是刚才我家里有些事因此我赶回去处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