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闹翻-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九·闹翻

    罗源嗯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吩咐他:“把东西放下吧,我沐浴便要去休息了,这阵子真是累的厉害。”

    千户松了口气,好似没料到他竟这么好糊弄,忙不迭的应了一声是,急忙将东西放下了,出去了大声招呼底下的人送水上来。

    水很快就送上来了,小二殷勤的很,替罗源倒满了热水,提着壶还在旁边哈着腰:“大人要是还有什么吩咐的,就叫小人一声,小人就在外头等着呢。”

    罗源没说话,默不作声的进了离间洗了澡换了衣裳,静静的等他们的后招。

    倒了此刻,虽然已经认定了十有**刘必平是要他的性命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怀着一丝侥幸,觉得事情或许有些什么误会。

    毕竟他现在已经付出了所有,若是刘必平过河拆桥,他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解决的法子。

    杯子里的茶水仍旧冒着雾腾腾的热气,他在这雾气蒸腾里数着时间。

    外头一直没人再进来打扰,那个千户也跟消失了一样。

    他心里就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想着或许刚才听见的那一切不过是幻觉,是他自己紧张过度了。

    可是才刚松了口气,杯子才挨到了桌子,他便听见门被敲响了。

    他拿着杯子的手瞬间僵住,面无表情的说了声进。

    千户便笑眯眯的进来了,见了他梳洗干净了,急忙笑着恭维:“大人果然是龙章凤姿”

    罗源没有耐心继续陪着他演戏了,垂下眼睛问他:“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他的性格向来是冷的,从他的外号就能看出来了,千户也没听出什么不对来,上前两步站在他跟前:“您是部堂的妹夫,我们自然得照顾周到。大人,晚上那些饭菜准备得匆忙,怕不合您的口味,晚间特意给您炖了些助眠的点心,想让您尝尝。”

    刘必平的人接待人向来是很周到的,这些之前罗源就知道。

    可是这一回的周到在他眼里却怎么都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他定定的看了眼前的千户半响,才淡然说了一声:“端上来吧。”

    事情到这里发展的都很顺利,千户笑了一声,急忙应是,拍了拍手,便有几个女子鱼贯捧着精美的器皿而入。

    千户朝她们使了个眼色,她们便自动自发的靠在了罗源跟前。

    “您好好休息。”千户见他似乎并不拒绝,心里放下了一颗石头,满面堆笑的道:“属下便不打扰了,明儿再来跟您请安,领您去见部堂。”

    桌上摆着的各式各样的器皿精致又富贵,罗源并不看一眼,将目光移到刚刚准备踏出门槛的千户身上,冷淡的喊住了他:“不如你也一同来吧?”

    千户有些吃惊,回头暧昧的望了一眼他身边的美人,便笑了笑:“怎么好打扰大人的**好梦?以后也多的是机会。”

    他可不想陪着一个快要死的人。

    罗源就冷冷的将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声音虽轻却仿佛又很重的问:“不给面子?”

    千户便愣住了。

    他收到上头的意思,一定要对眼前的人赶尽杀绝。

    要是现在出了什么意外,罗源跑了,那他自己的官也就做到头了。

    就算是为了这个,也不能引起罗源的疑心,他急忙摇头:“大人说笑了,属下怎么敢?只是属下见您劳累了,因此才想着不打扰您,既然您有这个雅兴,属下自然应当奉陪!”

    罗源扯了扯嘴角,朝他点了点头示意:“坐。”

    千户应了一声是,在他对面坐下了,主动拿着壶给他倒酒。

    罗源冷冷的看着酒杯里透明的酒水,忽而问他:“有毒吗?”

    千户咳嗽了一声,险些被呛住,笑容也不那么自然了:“大人说笑了这这怎么会呢?”

    罗源仍旧一副面无表情的阎王脸,朝他努了努嘴:“你先喝。”

    疑心病这么重,对自己人都这么怀疑!

    千户心里腹诽,却不敢不喝,强笑着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便朝罗源道:“大人,您太多虑了,大家都是部堂的人,我们怎么敢害您?”

    罗源并没回应,只是跟他道:“这些姑娘用不着,让她们出去,我有话同你说。”

    他东一句西一句,说的千户心里没底,又怕露出马脚,只好应是,可是起身转身的一霎,却猛地觉得脖子上一阵剧痛,转眼失去了知觉。

    罗源动作反应都是极快,敲晕了千户之后便迅速转身,一手一个捏住了两个美女的喉咙,稍微一用力,便捏断了她们的脖子,将她们扔在了床上。

    外头仿佛是听见了动静,在外头试探着叫了千户一声,敲了门问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罗源掐着嗓子,竟也将那个千户的声音模仿得有几分相似:“没什么,陪着大人喝酒呢。”

    外头便又重新归于寂静了。

    而这更印证了罗源的想法,确信这个千户就是受了上头的命令来要他的性命的。

    他三下五除二,如同风卷残云一般将那个千户的衣服扒下来穿在了身上,将那千户扔在床上,又走到门边听了听动静,才从早已勘察好的窗边翻窗而下,顺着墙根溜走了。

    天下四处都在通缉他这个朝廷钦犯,家里是肯定不能回去了,回去便要被抓,原本以为来投奔刘必平,可是刘必平也是个阴险小人,根本不可信,准备过河拆桥。

    前有追兵后有刘必平,他左思右想,才决定先找一处地方藏身,再谈以后。

    现在孤身一人,什么都没有,刘必平在福建又一手遮天,最迟明天早上,这里恐怕就要戒严了,到时候他迟早会被发现,不能在这里久留。

    夜已经很深了,街上已经没几个人,他尽量抄小路走,专往复杂的地方去,东转西转,才在一处破庙先立了脚。

    风已经很大了,他连火也不敢生,坐在佛像后头静静的想事情。

    与此同时,有人比总督府的人还抢先一步知道了他逃走的事,正问:“消息确定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