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章·先手-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八十章·先手

    这是之前罗源逃出来的这家酒楼的甲字房,灯光明亮房间宽敞,说话的人露出脸来,看着面前官差打扮的人笑了一声才问:“没露出什么破绽被发现吧?”

    “赵期你也太小心了。”那官差一把将头上的帽子扯了下来,不大高兴的抱怨:“我做事,你还有不放心的?”

    何胜咳嗽了一声,喊住了抱怨的何斌:“赵期顾虑的对,姑娘既然提前派我们来办这件事,我们就务必要小心仔细,半点差错都不能出,否则的话,怎么对得起姑娘?”

    他们几个人从东昌府罗源逃走之后,就提前被卫安派到福建榕城来,先行一步等着罗源来,而至于谭喜几个就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跟踪罗源,在保证不被他发现的前提之下跟她们传递消息。

    现在罗源按照计划之内的来了,他们当然谁都不想中途生出什么事,惹来麻烦。

    何斌也只是开开玩笑,见哥哥这么说,当下便说了声知道了,老老实实的交代:“放心吧,都是严格按照姑娘的计划来做的,那些人原本也是想要罗源的性命,我们不过就是提前知会了罗源罢了。现在罗源已经跑了,刘必平是不会再放过罗源了。”

    已经生出了嫌隙,这两人都是多疑的人,谁都不可能再信任对方了,而她们对付可能握有把柄的对手的时候,向来是毫不手软的。

    赵期嗯了一声,缓缓的喝了口茶:“刘必平要杀他没杀成,肯定会多方搜查,你们都小心些,必要时候要帮罗源一把。”

    何胜答应了。

    何斌却有些不解:“不是,我不明白。那个罗源就是个坏种,你看他当初在东昌府的时候手段多狠,根本没打算给人活路。姑娘不杀了他,怎么还要救他?”

    何胜就看了赵期一眼:“这就要老赵跟你解释了,论心眼儿,也就他能跟得上咱们姑娘。”

    赵期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姑娘吩咐下来的事,我们尽量去做就是了,她总有她的道理。”

    说到这里,他咳嗽了一声,就问何胜:“交代你的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何胜立即接话:“你放心吧,等会儿就会有人发现那个千户死了,到时候罗源跟刘必平两个人的矛盾就更不可调和了。刘必平是斩草除根的人,罗源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

    何斌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姑娘的意思,是要他们自相残杀吗?”

    深秋的天气很冷,福建刚有一场大风,就显得更加的冷,进了福建境内,船上的人便都添了衣裳。

    此刻卫老太太也正问卫安同样的问题:“你知道刘必平要杀罗源,却帮罗源逃走,是要让她们自相残杀?”

    “是,也不是。”沈琛正好走进门来,回了卫老太太的话,见卫老太太和卫安正看卫大夫人的家书,便等她们收起来了,才道:“收到消息,罗源跑了。”

    他看了卫安一眼:“一切都跟你预料的差不多,罗源此时只怕已经恨死了刘必平。”

    卫老太太还在意之前沈琛的回答:“什么叫做是也不是?”

    沈琛咳嗽了一声:“罗源是个关键人物。他是刘必平的打手也是刘必平的连襟,首先身份上就很特殊了。他从前跟刘必平的关系,跟亲兄弟比起来,也并不差多少了。可是刘必平这回却想杀了他”

    卫老太太靠在软垫上,听沈琛这么说,便缓缓接话:“可是他现在已经是钦犯了。”

    “刘必平很了解他这个连襟,知道他这个连襟是看的妻子比命还重的人,正因为知道,所以他不会让罗源活着罗源一定会要他不计一切代价的去营救罗夫人,可是刘必平根本不可能答应内阁已经给三法司施加了压力,这次的事一定会从严处置。夏松倒了之后,刘必平之前的人脉基本都作废了,他不可能为了救一个罗夫人就兴师动众,引火烧身。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杀罗源的原因。这是一个死局,罗夫人其实现在就已经死了,想必过不多久,罗源就会听见消息。”沈琛笑了一声:“听见了这个消息,罗源这样的人,什么事都是做得出来的。”

    卫老太太之前便知道卫安跟沈琛放走罗源是另有所图,可是没料到他们竟把局设的这样精密长远。

    这一路罗源听见的那些消息,还有他送出去给刘必平的那些信,恐怕都让卫安跟沈琛做了手脚。

    卫老太太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一双小儿女,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放心。

    之前沈琛上船就已经来跟她表过心意了,说已经写信回去求隆庆帝赐婚,也已经跟临江王通过书信,想跟她提亲。

    现在看来,沈琛做事周密,最难得的是跟卫安能想的到一起去,两个人都好像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这样相知,实在是件好事。

    她打量了沈琛一眼才收回目光:“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罗源会在适当的时候有适当的用途。”卫安笑了笑,揽住了卫老太太的胳膊:“都说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基本上种不了田的,都跑去做海盗的勾当了。罗源知道了刘必平的打算,刘必平更不可能容得下他,福建就是刘必平的地盘,罗源要是想要躲开,就只有一条路走。”

    他既不能回京城,又不能去别的地方,现在这样的形势,就只能去投身海盗。

    而等到他投身海盗

    她顿了顿,紧跟着又道:“我已经让赵期和何胜都安排好了,差不多时机,便会给他牵线搭桥,让他成功的跟那些人搭上头。”

    一直以来都是刘必平在暗处不断的给她们使绊子,也是时候让刘必平体验体验别人提前给他挖坑让他跳的感觉了。

    卫老太太皱眉:“赵期跟何胜他们在福建活动,会不会引起刘必平的注意?”

    “现在他恐怕没那么多时间注意这些小事。”沈琛望了一眼海面便冷笑:“他现在恐怕正头疼如何对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