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瘟神-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八十七·瘟神

    百姓们如潮水一般往前涌去,原本在之前还算得上是镇定的情绪,在看见船身翻动之后就爆发了,怒气冲冲的喊着闹着,让官府赶走钦差。

    坐在后头喝参汤提神的刘必平缓缓的牵了牵嘴角,转头去叮嘱自己身边的亲兵:“也不要让钦差太过于丢脸了,若是真的掉进了水里,啧啧啧岂不是太损伤了朝廷的威严?”

    他怎么说,就按照他说的相反的方向去做,亲兵已经跟着他很久了,很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面带微笑的了然的应了是,快步转身去安排了。

    不远处的码头,百姓们群情激奋,已经开始有人朝着船上砸石头了。

    刘必平目光里不动声色的露出一点满意。

    这个胡先生做事倒是真的靠得住,说给沈琛下马威,就给了沈琛如此之大的一个难堪-----百姓们今天可是忙着祭海神的。

    闵地多靠海吃饭,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神祗比海神更加值得祝祷,福建这一片沿途府县,几乎每处都有十几座妈祖庙。

    得罪了妈祖,也就是得罪了全福建的百姓。

    闵地崇信巫术,不了解此地文化民情的,碰上这种事,也就是两眼摸瞎,连得罪的是谁都不知道。

    沈琛这回便是了。

    他或许来之前也做过功课,可是他却肯定不知道,因为来了台风,出海的危险增加,因此多地都开始祭祀妈祖,祝祷平安。

    他刚好不怎么走运的碰上了这一天,而且还刚好不怎么走运的,跟祭祀妈祖的船只碰了个正着

    刘必平是闵地出来的,在闵地这么多年,深知这对百姓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百姓们可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朝廷派来的钦差,他们只知道妈祖娘娘不能冒犯,否则便是对妈祖娘娘不敬。

    沈琛这是踢倒铁板了。

    可是他作为敌对的,当然不可能会理会。

    只是当百姓们蜂拥而来找他说理的时候,他还是客气的替沈琛说了几句话:“钦差大人远道而来,是为了建市舶司,这也是为了大家好至于冲撞了妈祖娘娘,想必钦差大人也是无心的”

    他这么说,众人就气的更加厉害。

    兴建市舶司之后,听说都不让他们百姓出海了。

    如果真的不让他们百姓出海打渔了,那他们这只有水的地方,让他们吃什么?

    大家的气不打一处来,等听见那些出海祭祀的人陆续被捞起来,竟还有人淹死之后,这情绪就终于爆发了。

    祭祀妈祖娘娘的盛典何其重要?这中间一点差错都是不能出的,可如今不仅出了差错,竟还死了人!

    这是不管怎么说都抹不去的阴影了。

    他们榕城的百姓们以后都抬不起头做人,没脸见妈祖娘娘了,还有谁敢出海去打渔?

    一时之间群情激奋,不断有人试图冲向沈琛的船只。

    在船上的雪松等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忍不住便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煽动百姓,是想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

    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卫安冷静的系上了披风的带子,很快步出了船舱到了船头。

    船身已经翻了一半,汉帛急匆匆的奔来,见了她一点儿都不意外,跟他们道:“侯爷,郡主,船身被一艘小船撞出了一个洞,进了许多水这船或许要沉了”

    钦差的船都快要沉了,可是远处那些官员们却还坐得住呢,一个个都似乎焦急焦虑的样子,可是却偏偏拿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没有办法,连近前一步都好似很难似地。

    “是什么船?”卫安看着码头上群情激奋的百姓,神情还算得上平静:“查出来吗?这些百姓为什么聚集在码头?”

    总不至于是迎接钦差吧?

    沈琛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因为撞船而掉下了海不断挣扎的人,忽而明白了,立即转头吩咐雪松和汉帛:“让钦差护卫下水救人!再让老大夫他们全都出来救治百姓,快!”

    汉帛却有些迟疑:“侯爷,就是这些百姓撞了咱们的船”

    他倒不是不想救,只是怕救了又掉进别人的陷阱里。

    毕竟对福建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斗得过这些地头蛇?

    卫安也朝沈琛看过去。

    沈琛便轻声道:“天后娘娘这些百姓们应当是在祭祀天后娘娘妈祖。”

    卫安便明白了。

    在来的路上,她便跟沈琛一起听他的那些下属们说福建的风土人情,他们特意提到了妈祖娘娘,说是这是福建沿海百姓们的海神,有渡海者皆祷之。

    那些下属们也说过,在福建,忌讳的莫大于对妈祖娘娘不敬的。

    钦差大人的船一来就惊扰了妈祖娘娘的祭祀盛典,让祭祀典礼失败之余还见了血光

    这几乎就是毫不掩饰他们的居心了,**裸的就是想要沈琛难堪,要沈琛在福建寸步难行。

    她也冷着脸吩咐林跃:“帮忙救人!”

    这里话音才刚落,那边一直很悠闲的刘必平就看见了已经站在了船头的卫安,忍不住便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笑意。

    原来一直以来,让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其肉的卫安长的是这个样子,像一朵楚楚绽开的芙蓉花,漂亮得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不被任何其他事物夺走光彩。

    也怪不得当初林三少跟沈琛都对其情根深种了,原来是这样一个美人胚子。

    可惜刘必平并不如何欣赏,他朝着自己身边不远处的胡先生使了个眼色,胡先生便立即会意-----他为了这一天等了许久了,准备功夫也做的足足的,当然知道这个出现在船头,能跟沈琛并肩而立的姑娘是个什么来路。

    寿宁郡主也露面了,他看着正汹涌着叫嚣着要钦差偿命的百姓们,挑了挑眉,喊了旁边的一个亲卫过来,随口对他耳语了几句,便打开了一直随身携带的扇子扇了扇风。

    要变天了,这台风天又快来了,但愿这场台风,能把这些不惹人喜欢的钦差们给吹走,也能把他期待已久的远大前程给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