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反客-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八十九·反客

    百姓们对于海神始终是敬畏有加的,听了挑拨的话便又不知道怎么办了,只是钦差的船已经越发的靠近岸边,却并没有人再朝他们船上砸石头了。

    护卫们开始把救下来的人一个个的往岸上扶。

    百姓中有亲人在的,急忙蹿出来扶他们。

    刘必平的亲兵倒是也没有撂挑子了,也开始跟着救人和疏散人群。

    可是今天毕竟是妈祖娘娘的盛典,有老人家便开始皱眉跺脚:“现在妈祖娘娘的祭祀大事出了这样的篓子,以后谁来再保佑我们的平安?!”

    立即就有百姓们目光复杂的盯紧了钦差的大船。

    那些老人家便又哭的哭闹的闹,兴建了市舶司之后,原本就会限制他们的私船出海,这么一来,到时候他们这些人的活路只怕就要断了。

    而到时候他们又怎么办呢?

    钦差大人一来竟然还阻挡了他们祭祀妈祖娘娘,这更是让他们觉得又不详又可恶,一些上了年纪的古板一些的老人家,只差哭的晕过去。

    刘必平不慌不忙的终于上来说了几句场面话,无非就是要百姓们放下芥蒂,这不过是一场意外云云。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越是说,那些百姓们就越是怒火中烧。

    之前因为钦差他们忙着救人的好感瞬间又消失了,许多人迁怒了钦差和船上的寿宁郡主,急赤白脸的朝着船上的女孩子吼起来,让她滚回去,不许下船,不许脏了妈祖的地界。

    沈琛脸色发沉,目光里带着一点冷淡的杀意看向了刘必平,扬声问:“为什么平白无故就说寿宁郡主是妖女?这其中的道理我不大明白,不知道有没有人能跟我讲解讲解?若真的是寿宁郡主影响了祭祀,触怒了妈祖娘娘,我们自然不敢有二话。”

    他顿了顿,看着嘘声一片的百姓,忽而又笑了:“若是你们真的说的出道理来,我们便不下船。”

    不下船?!

    胡先生的眼睛便立即亮了,随即就嘴角上挑露出一抹嘲讽。

    当真是年少轻狂,实在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他们以为这是什么小事吗?还以为动动口舌就能让这些百姓们把事情作罢?无知者无畏,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对于百姓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竟还敢说出如果百姓说的出道理来就不下船的话,那可真是要看大笑话了,都不必谁再出手,沈琛就要灰溜溜的回京城去了。

    期待了这么久,也布置了这么久,最后碰见的却是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对手,胡先生很有些落寞和隐隐的失望。

    刘必平也不例外的牵起了嘴角,觉得沈琛这个年轻人真是狂的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竟然还要挑衅百姓们信奉的神祗,遇上这种事,百姓们是不会讲道理的。

    谁敢对他们的神明不敬,他们就敢让谁血溅当场。

    当初也不是没有钦差被为难走过。

    沈琛竟然还敢自己开口,好笑至极。

    他在等着看沈琛准备如何收场。

    百姓们便如同潮水一般的朝沈琛的船涌了上去,围住了沈琛的船不让那些护卫们继续扶人下来,群情激奋的指着卫安冷笑:“那是妖女,我们祭祀妈祖的时候,是绝不许有女人在场的!要不是她,我们的船就不会出事!是她触怒了妈祖娘娘!”

    沈琛就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移动脚步,替卫安挡住了一部分视线,冷冷的问:“如果你们只是说因为女人恰好来了,就触怒了妈祖,那未免也有些太强词夺理了。”

    就有经年的老人忍不住扬声反驳:“你说的什么废话?!我们祭祀这么多年,就没出现过女人敢在祭祀当场的!就是女人坏了事!”

    沈琛挑了挑眉,不怒反笑:“女人坏事?!如果真的女人坏事的话,今天这岸上怎么站着这么多女人?你们一定要说是因为她们不参加祭祀典礼只是旁观了,可是难道郡主参加了?退一万步来说,妈祖娘娘林默同样也是女子,你们祭祀的就是女神,怎么你们竟觉得妈祖娘娘竟会看不起自己的同类?因为这点缘故就发怒?!”

    百姓们都愣住了,一时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乍一听,沈琛说的又好像挺有道理。

    可是他们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卫安便也从沈琛身后站出来,迎着阳光冷眼看了一眼在后面饶有兴致看笑话的刘必平,轻声却坚定的冲雪松道:“跟他们说,这场撞船不是什么天意,也不是什么海神发怒,而是人为。”

    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钦差的船今天会到是要跟当地官府知会的,可是竟然官府不提前准备,还会出这种跟祭祀典礼撞期还撞船的事。

    说不是当地官府有所筹谋对付钦差,谁信?

    她目光冷淡,神情却镇定,看得人不由自主便冷静下来。

    雪松照着她的话中气十足的吼出来了,见百姓们都愣住,才按照卫安的吩咐又刻意扬声道:“钦差大人说了,这件事不是什么鬼神作祟,钦差大人要严查此事,一定给百姓们一个交代!一定给这件事的死难者和伤者一个交代!”

    说完了这话,卫安便毫不犹豫的吩咐护卫靠岸。

    而后便依次有序的一个个的开始先将伤者扶下船,然后才是钦差的护卫,最后便是沈琛跟卫老太太等人一起下船。

    刘必平已经整理了官服,整顿形容之后率领当地官员一齐给钦差行礼。

    沈琛冷冷的站着,一袭豆青色长袍越发显得他面容俊朗,风流潇洒,他等着刘必平一揖到底了,才皮笑肉不笑的去虚扶他:“不敢,不敢,总督大人多礼了。”

    他说是说多礼了,可是手上的动作只是虚虚的一放出去就收回来,根本没有触及刘必平的意思。

    刘必平起身带着笑看着他,温和的道:“钦差大人一路远行辛苦,又有郡主在旁,下官等人已经在酒楼略备了酒席,替钦差大人接风洗尘,还请钦差大人千万给个面子,让下官等人略尽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