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七·利用-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七·利用

    来榕城的第一天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纹绣早起伸了个懒腰,将卫安的衣裳首饰都准备好了,才敲了卫安的门。

    最近在船上一直都休息的不算好,昨天又受了那么大的惊吓,虽然说卫安自然是不大怕的,可是蓝禾她们还是决意让卫安好好休息,因此特意耽搁了一些时候去叫卫安起床。

    可等到她们推门而入的时候才知道卫安早就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看之前船上林三少寄来的信,忍不住便道:“姑娘这好容易才能睡个安稳觉,怎么也不多睡些时候?现在时辰也不算是晚呢。”

    知道她们是担心自己,卫安笑了笑便摇头:“忙过这一阵子罢,忙完了这一阵子,多的是机会好好睡,不必着急在这一时。”

    素萍安静的绞了帕子给她洗脸,没说什么,纹绣却忍不住嘟囔:“哪里有那么轻松?您说的倒是简单,每次都这么说,可是哪一次也没见您真的忙完过。”

    这些事怎么是忙的完的呢?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觉得还是身体要紧,要是身体累垮了,那才是真的什么都完了。

    卫安聪明是聪明,可就是太聪明了,纹绣很担心她。

    她们主仆的关系向来很亲近,因此纹绣这么抱怨,卫安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忍不住逗她:“咱们纹绣真是越大越贤惠了,什么都管,什么都知道。”

    后头捧着衣裳进来的蓝禾也忍不住抿唇笑了一声:“可不是,纹绣真是长进了许多,从前除了会功夫,旁的都要重新教,现在却什么都做得来了。”

    纹绣被打趣的有些不好意思,卫安看了她一眼,便不再逗她了,垂着头看林三少的信,片刻后才吩咐素萍:“准备笔墨。”

    自己立即换了衣裳梳洗完,将给林三少的回信写好又交给素萍:“用我们自己的路子,让我们自己的人带信,不能有什么差错。”

    写给林三少的,都是要紧事,素萍知道,郑重其事的连忙点头。

    蓝禾便有些担心:“姑娘,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如今卫安的心意已定,已经选定了沈琛了,她跟林三少书信往来,大多说的都是正事,而这几个人一说正事,通常都是极为凶险的。

    昨天又刚差点儿被人撞翻船,她心里很担心。

    卫安嗯了一声,见她担心,就安慰她:“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你放心,就算是真的要闹,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闹出来的。”

    蓝禾更担心了,可是卫安这样说,她也知道不能再说什么,只好叹了口气:“我是替姑娘您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累吗?

    可是累也可以继续活着啊。

    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卫安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也经历过亲人的离去,她早已经知道,比起性命和安稳来说,能够有机会累,都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她笑了笑,冲蓝禾摇了摇头,收拾完了去给卫老太太请安。

    卫老太太昨晚睡的不错,昨天半夜里开始有风通进屋里了,加上点了安神香和放了驱虫药,她难得的睡了一个整觉。

    见了卫安来,她便微笑起来,招手把她叫到身边:“不是让你多休息一会儿吗?怎么还是来的这么早?”

    其实已经不算早了,太阳都已经升起来了,卫老太太却总是把卫安当小孩子,明明是最重规矩的一个人,可是恨不得这些规矩卫安都不用遵守。

    卫安将头靠在她怀里笑起来:“再睡下去,就日上三竿了,让人家知道,怎么好意思?”

    卫老太太便扑哧一声笑了:“什么人家?不如便直说是怕被沈琛知道。”

    卫安才不怕被沈琛知道。

    她在沈琛面前从来都不必刻意装出什么模样,自己是什么样的便可以表现成什么样,舒服又自在。

    只是这些没必要同卫老太太说,她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开了说起了收到的林三少的信:“在船上就已经收到了,可是来不及看就出了百姓祭祀出事的事,因此没顾得上。昨天晚上太累了也没看成,今天早起看了信,才知道”

    她犹豫了片刻,才咳嗽了一声:“才知道林淑妃的六皇子最近时常吐奶,换了几拨太医都不奏效,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奶娘吃的东西不大干净”

    卫老太太就愣住了。

    她知道宫里的争斗不可能停止,这一天迟早要来,可是没料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彭德妃就半点都忍不住了?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现在六皇子可是连百天都未曾满,正是一切都不稳定的时候,要知道,一点点事可能都会要了六皇子的性命。

    可是彭德妃却选在这个时候动手

    不过也是,换成彭德妃的角度来看,她当然是不会希望六皇子活着,希望六皇子能死的越快越好。

    只是这样未免也太过分,并且也太过愚蠢和激进了一些,这么一来,她其实是自己在逼隆庆帝了。

    卫老太太缓过来以后就忍不住冷笑,说到底,隆庆帝这优柔寡断的性子,才是最厉害的那把刀,这把刀一点一点的把他曾宠幸过的,曾爱过的人通通都一点一点杀死,可是偏偏他自己还浑然不觉,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她哼了一声,闭上眼睛问卫安:“林三少在信里说清楚了吗?这件事查明了没有?”

    “没有查明。”卫安垂下眼睛:“奶娘竭尽全力的避免扯上别人,一直都在说自己身体有病,因此一直服用一种药材治病,应该是这种药材的缘故影响了六皇子。圣上已经下令慎刑司处置了她,可是虽然没有查明,大家却都知道这件事必定跟彭德妃脱不了关系。”

    卫安说完了这一句,才轻声又道:“王爷已经出手了,或者说,是瑜侧妃已经在其中起了作用了,她在促成这件事尽快完成,好将功补过,挽回之前刺杀沈琛的过失。”

    可是这进程未免太快了一些,而且还利用上了六皇子,林淑妃或许对隆庆帝没感情,可是对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