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唱戏-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八·唱戏

    这么利用一个未满百天的孩子,他们就不顾及林淑妃的感受吗?临江王看上去不是这样的人,应当是瑜侧妃太过迫切的想摆脱现在的困境才做的。

    卫老太太有些心烦意燥:“瑜侧妃也是个能狠得下心且不顾敌我的,这种人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实在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你父王他们在江西,看样子还是要万分小心。”

    毕竟这次的事失败跟卫安有直接的关系,要是瑜侧妃因为记恨卫安而对付卫阳清和郑王或是离间郑王跟临江王之间的关系,那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的意思:“我明白,给林三少的信里已经请他代为提醒父王了,父王按时要给朝中上奏折回复的,瑜侧妃应当还没有蠢到直接在父王身上动手的地步。”

    卫老太太眯了眯眼睛:“多少灾难都是祸起萧墙,可见内宅不稳对外头的事影响有多大。但愿临江王懂的这个道理,这回林三少跟临江王世子说了以后,世子去信给王爷,王爷也该整治整治他的后院了。”

    否则的话,说的难听些,就算是真的拿到了那个位子,最后也不过是另一个隆庆帝罢了。

    在感情方面拿捏不定犹豫不决的人,还指望他能做什么?他连最基本的判断和解决的能力都没有!

    她默了默,又叹了口气问卫安:“你觉得下一步会怎么样?”

    隆庆帝不会罢休的,他现在刚得了小儿子,小儿子又被他认成是一个福星,彭德妃原本就被他厌恶了,现在还来对付小儿子,差点儿害了小儿子,他怎么可能不追究?

    可是追究起来,事情就又没完没了没个完结的时候了。

    到时候逼得急了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是想到了隆庆帝之后的反应,眉心一跳,有一会儿没有说话,隔了许久才咳嗽了一声:“下一步,瑜侧妃应当是要调唆彭德妃了吧。”

    外头已经有了太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卫老太太却还是觉得全身发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挑拨什么呢?

    当初方皇后做过什么?当然就是挑拨现在的彭德妃做什么。

    可是方皇后那时候的事没成。

    因为这件事还关乎了楚景行,直接关系了楚景行跟薛家他们,临江王府撇不清关系,到时候不管怎么说都会被人诟病,甚至被查出来而被隆庆帝跟对晋王似地,发兵攻打。

    现在的彭德妃面临的情况却又不一样了,临江王府的处境也自然的不一样了。

    现在要是真的彭德妃敢,那恐怕就有许多成希望可以成功。

    一旦成功,那这天下就真的要变天了。

    卫老太太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有些时候用些手段是没有法子的事,她只希望到时候临江王也能通过这些手段看清楚他身边藏着一只猛虎。

    省的到时候这只猛虎又来咬其他人。

    她看了看卫安,正要说话,门便被敲响了,翡翠隔着门跟她们禀报说是雪松来了。

    卫安见卫老太太点头,便开口让了雪松进来,问他有什么事。

    雪松先跟卫老太太请了安,才看向卫安:“四大家来人了,陈家也来了,大房二房都来了,侯爷让我来问问您,您想不想过去看看他们唱戏?”

    登台唱戏的终于来了,这个热闹自然是不好错过的,卫安微笑点头,

    卫老太太便叮嘱她:“先在后头听着,不必露面。”

    卫安应了是,跟着雪松从另一扇门进了门,在屏风后头坐下来,便听见前头传来一个大嗓门的男人的声音,听声音,这男人似乎很是愤怒,气势汹汹的说:“钦差大人,我们又不是疯了!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会明知道钦差大人您的船来了,还让百姓们去冲撞您的船?!又不是活腻味了。”

    卫安抿唇微笑。

    果然不出所料,这帮人听见市舶司要选址,一个个的都打了鸡血。

    沈琛在前头叹了口气:“这本官也知道,可是事情毕竟是出了,这回的事儿,死了多少人,诸位可知道?”

    外头一时沉默。

    沈琛便又继续紧跟着说:“这回的事,足足死了七个人,踩伤的和其他因为落船而受伤的,加起来总共也有二十九个人,这是多大一个数目?!我初来乍到,就死了这么多的人,朝廷也不会放过这件事!”

    外头响起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大约是那帮人开始整理衣衫了,卫安继续微笑,便听见沈琛又道:“巡按御史已经给我遣人来问候了,说是这件事肯定是要上报朝廷的,让我尽早给出个交代来,这案子当然要好好审。若真的有人谋害钦差,那这市舶司”

    外头刚才那个大嗓门的男人立即便又亢奋了:“钦差大人!我们陈家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这次的事是出了些岔子,可这是我二弟他们办事不牢靠,底下的船只都是我二弟在管”

    来了,终于开始互相推卸责任了。

    卫安不动如山,接过雪松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冷笑了一声。

    立即便又有一道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都是一家人,难道我会自己害自己家?!我出了事不就是陈家出事,你是什么意思?!怎么把责任往我身上推?!”

    沈琛哼了一声:“本官的话尚还未说完,诸位是不是太急躁了一些?”

    陈大老爷跟陈二老爷便都不说话了。

    沈琛便又继续道:“事情查明原因了,当时在船头的人说了,是船舱底下的人临时接到了掉头的命令,因此才会猝不及防撞上本官的船的。”

    卫安冷冷的站起身,透过帘幕往外头看了一眼。

    外头整整齐齐的站着不少人,沈琛的下手分成两排,也坐着不少人。

    坐着的应当便是家族中掌权或德高望重的,站着的自然是小辈或是说不上话的。

    人来的倒是齐全,沈琛现在选择放这个炸弹,放的也的确是时候。

    他们没有心思继续跟这些人小打小闹了,京城那边的局势瞬息万变,他们不能在福建这个漩涡里泥足深陷,裹足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