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九·杀鸡-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一十九·杀鸡

    不一会儿姑娘就不见了?

    在许家的别院?

    怎么不见的,还用说吗?

    大家都露出心知肚明的微妙复杂的笑容,同时看许大善人的表情也都变得有些诡异-----还说呢,许大善人到底是怎么入了钦差大人的眼,竟然能让钦差大人如此另眼相待。

    原来如此啊。

    王家的一个后生当即便忍不住笑出声了,而后又故意掩饰搬的捂住嘴,嘀咕了一句:“怪不得呢,早知道这样,早知会一声啊,也不是只有许家有闺女!”

    这话一出,众人便有忍不住笑的。

    立即便又不知道是谁接了一句:“谁家都有闺女那没错,可是也不是谁家都不要脸的啊。”

    言外之意就是许家送女儿去沈琛床上是格外的不要脸了。

    许大善人的脸一阵白一阵青,他确认自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他跟沈琛的同盟早就已经有很牢固的东西巩固了,根本不必再用这些小花招。

    传出去不好听不说,还容易激怒陈家,这跟沈琛的预想也不符,他怎么会做这样的蠢事?!

    可现在自家的婆子的确是跑出来说了,他女儿不见了。

    自家的婆子说话总不会无的放矢,那就是真不见了,也有可能是真的偷偷跟来了别院。

    他知道许娇娇一直都对陈家的婚事不满意,一直都不肯嫁,婚事一直就这么拖着。说不定真的是被什么人撺掇了,去爬了沈琛的床。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便忍不住冷汗涔涔。

    不仅是女儿清白的问题。

    这要是真的,那沈琛估计还要发怒。

    这跟玩几个侍女歌女那是不同的,许家的女孩儿到底是有身份的,现在又传的沸沸扬扬,到时候对沈琛的声誉影响简直太大。

    沈琛肯定是要发怒的。

    他觉得万分头疼,酒一下子就醒了,踹了那个婆子一脚:“胡扯些什么?!姑娘好好的在家里呆着呢,你是不是黄汤灌多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滚回去?!”

    不能承认。

    哪怕是真的呢,也得当作没发生过,到时候悄悄的把事情抹过去,自己当作吃了哑巴亏好了,一定不能被人知道。

    他目光有些发红,急着想要把事情遮掩过去,再去看看沈琛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可是问题是,他想要悄无声息的解决,却有人不愿意让他这么轻松的就过关。

    陈大老爷在冷嘲热讽之下,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站了出来。

    没有一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一个父亲能够忍受自己的儿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说是傻子,被人家耻笑带了绿帽子。

    这个时候,任何事都阻止不了他作为一个父亲,想替儿子讨回公道的心。

    他也红着眼睛拦住了许大善人,冲那个婆子问:“你刚才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这些大人们,你再说一次?!”

    这么多年,许家那个女孩子一直对他儿子不冷不热,他也认了,反正的确是亏待委屈了人家女孩子。

    可是这么多年了,许家也没光明正大的说要退婚啊!

    也正因为这个,他们陈家才尽心尽力的帮许家,让许家不至于被其他两家蚕食殆尽。

    如果真的许家的女孩子闹出这种不能见人的事来,那没什么好说的,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哪怕被人耻笑,他也得替自己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要知道,错的不是他们家。

    现在女孩子还没进门呢,还是许家的人,要说也是许家丢人。

    他们陈家光明正大的,他们怕什么?

    许大善人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站不住了,着急的想去跟陈大老爷解释:“这是没有的事,您怎么也跟着捕风捉影起来了呢?!”

    这就算是真的有事,也得遮掩过去啊!

    可是陈大老爷不肯听,他从小就觉得亏待自己的大儿子,觉得大儿子可怜,现在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你先别说话,你让这婆子先把话说完!”

    有好戏看了,众人都等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

    婆子便抖抖索索又怕别人听不清楚似地,把之前的话再说过了一遍。

    姑娘进了沈琛的院子,这是她亲眼看见的,她说起来面不红气不喘。

    陈大老爷越听面色就越是难看。

    到最后,除了王家的人没再发表意见之外,连刘家的人都叹了口气:“要不然,还是去瞧瞧吧?这闹的满城风雨的,对钦差大人的名声也不好听啊。若是真的,那那大不了也就是许家姑娘攀上了高枝了嘛!这也是好事一桩啊!若是假的,那也就能证明是一场误会,大家也就都放心了,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话都被他们说尽了,现在许大善人觉得自己仿佛站在了悬崖上,进也不是退也是错,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想说不,可是也没有人肯理会他。

    陈大老爷怒气滔天,旁边众人都想看笑话,或是借此为把柄将沈琛或是拉下来,或是分些好处,都是起哄的,没有一个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推着到了沈琛院门外的,一抬头愣怔的看着黑灯瞎火,只燃着两盏院门口的灯座的院子,只觉得那是个庞然大物,现在已经吞噬了沈琛跟自己的女儿,很快就又要吞噬自己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

    整理了衣裳在众人的催促下迈步,踉踉跄跄的正要上台阶,就听见院门吱呀一声响,沈琛的护卫闪了出来,眉目沉沉的问他们:“各位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是花魁已经开始表演了?”

    这个护卫许大善人认得的,知道是沈琛身边一个很受宠的护卫,当即便急忙道:“我们我们就是来问问,钦差大人这里,没进什么可疑的人吧?”

    青枫双手抱胸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便反问:“什么可疑的人?”

    许大善人松了口气,便又摆手:“没什么没什么。”一面回过头看着看好戏的众人道:“你们也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