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章·不对-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章·不对

    众人都有笑出声的了。

    也不知是谁笑了一声,扬声对许大善人说:“我们看见什么?我们可什么也没看见,不过既然许大善人都不关心自己女儿到底去了哪里,将来前途又如何,我们这些外姓人就更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众人便轰然而笑。

    陈大老爷面色铁青,尴尬羞恼之余只觉得怒发冲冠,几步上前就揪住了陈大老爷,目光炯炯的盯着青枫发问:“劳烦问一声,我未来儿媳妇不见了,跟着她的婆子说是来了钦差大人的院子里,上差能不能答一声,人到底是在还是不在?”

    青枫便有些怔住了,看了看里头,似乎是在想什么,很快就又心虚的摇头:“什么儿媳妇,你们都在说什么?!”

    他似乎是发怒了,看着众人皱起了眉头:“钦差正在休息,你们闯进钦差的院子里来,惊扰了钦差大人,这可是大罪!”

    “少拿这些糊弄我!”陈大老爷看着他躲闪的眼神,心里更加焦急愤怒:“我还怕这些?你老实告诉我,许家姑娘是不是在钦差院子里?!”

    他咬牙切齿的盯着许大善人冷笑了一声:“若是,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是我看错了人,我们陈家的门第也配不上许家!”

    他也认了!

    可是不能这么拖着,然后到最后告诉他没事,让他的儿子当绿毛龟,这世上的事,总要讲个道理,没这么做人办事的!

    许大善人说话都忍不住有些磕磕绊绊了。

    他实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忽然会不见,又被说成是在沈琛这里。

    这看青枫的表现,还真像是心虚。

    可要是许娇娇真的在沈琛那里,那就完了!

    这帮人原本就虎视眈眈,对他能占大头,成为领头羊和市舶司副使耿耿于怀,要是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借着这件事攻讦他跟沈琛。

    而刘必平再从中插手,上个折子,那沈琛这钦差恐怕都当不成!

    钦差当不成,他们许家之后的下场只能更惨!

    也不知道是谁要这么害他们!

    他急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一个大男人,急的浑身都是冷汗,恨不得求爷爷告奶奶,让这些人能息事宁人。

    可是也没人在意他,现在这个时候,他是怎么想的,是最不重要的了。

    大家都只对院子里究竟是什么情形最感兴趣。

    若真的是许娇娇宿在了钦差这里,啧啧啧,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这么多人的众怒,这钦差,沈琛也做不长久了。

    会来新的钦差,就意味着事情会有改变,利益就可能重新分配。

    立即就有人阴阳怪气的啧了一声:“是啊,死也得当个明白鬼吧?这可不大光彩啊,你说送女儿就送女儿吧,要送也送个没定过亲的啊,这样送一个定过亲的,这得跟亲家多大仇?”

    青枫目光冷淡,守在门口不冷不热的看了他们一眼,才不紧不慢的问:“你们说什么呢?什么人?”

    还在装呢。

    陈大老爷被激的顾不了那么许多,带着颤音指着青枫,也实在是顾不得什么尊卑上下了,一把就要去拽青枫的手:“上差,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您请钦差大人起来我们有话要问一问他。”

    青枫忍不住便冷笑了一声:“这话真是新鲜了,你们榕城就是这样的规矩?随随便便,不管哪个阿猫阿狗都能进钦差的房间,都能吧钦差临时从床上拉起来了?你们榕城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平常自然是会有人怕的。

    可是今天青枫这么一通发作,却没什么人吧他的话真的当回事的。

    说到底,谁都知道今天的事就算是追究起来,也是法不责众的事-----这么多人呢,先罚谁啊?

    就算是真的要罚,那也先罚陈大老爷啊。

    何况若是真的有事,那就更说不上罚谁不罚谁的事了,那直接钦差大人自己就得骑虎难下。

    这么多心思各异的人呢,就没有一个不想进去瞧瞧热闹的,一时之间青枫有些招架不住。

    他越是招架不住还得强撑,大家心里就越是笃定里头有事,他心里有鬼了,闹的更加厉害,一时之间难以收场。

    众人起哄的声音甚至都盖过了外头的鼓乐欢笑声。

    这样的场景之下,里头不得不有动静了,汉帛从里头奔出来朝他们问:“干嘛呢干嘛呢?钦差大人休息呢,你们这是耍什么名堂?”

    “没什么名堂。”陈大老爷朝他拱了拱手,勉强维持着最后一丝冷静:“我们就是想见见钦差大人,好问几句话。”

    汉帛啧了一声。

    众人还当他又会阻止,谁料到他忽然哦了一声,开口道:“钦差大人也正好醒了,正有事儿找陈大老爷和许大善人呢,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大家的神情都有些微妙。

    虽然肯见人了,可是见的却是陈大老爷跟许大善人,这说明什么?

    说明方才婆子没有说谎,许家姑娘是真的进了钦差的院子。

    钦差现在是醒过来了,听见了外头的动静,所以想要让陈大老爷跟许大善人单独叫进去好私了。

    众人神情各异,青枫已经让开了一条道:“陈大老爷,许大善人,请进吧。”

    便又有人忍不住讥笑:“钦差大人只请陈大老爷和许大善人两个吗?我们是进不去的了?”

    青枫的眼神便定在那个人身上,笑了笑:“这位是?”

    他目光落在许大善人身上。

    许大善人看了那人一眼,勉强稳定心神回答他的问题:“这位是榕城底下青河县的知县。”

    来这里的就都是有名有姓的,本来人就不多。

    青河县因为离得近,又跟码头相距不远,因此青河县令也在被邀请之列。

    青枫哦了一声,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句:“既然你这样想进来,那也一同进来好了。还有谁特别想进来的?”

    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众人都察觉出来,面面相觑。

    不是来捉奸的吗?刚才这护卫还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怎么现在好像又变了?还主动让人进去呢,难道里头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