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指认-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二·指认

    尖嘴猴腮的男人被沈琛给踩的五官都变了形,先是额头开始冒冷汗,继而便开始觉得浑身发冷,等到后来,已经觉得全身都控制不住剧烈抖动了,才终于知道沈琛说的话是真的-----眼前的这个少年钦差他不是在说假话,他是来真的,要是不说真话的话,他现在就可能会立即杀了自己。

    他急的咿咿呀呀的哭号起来。

    沈琛不为所动,一面脚上用力,一面冷淡的环顾着旁边的人。

    众人都被他看的有些胆寒,下意识的都忍不住往后退。

    周围的人都被沈琛吓怕了,陈大老爷也不例外,怔怔的看着地上的人,好像有些想明白了----这件事恐怕不简单。

    他冷静下来了,也就能思考了,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件事蹊跷。

    许大善人要是真的是个卖女儿的蠢人的话,当初就不会把许娇娇许配给他儿子了,而且这么多年,许大善人也的确是没有反悔的意思,反而还经常规劝许娇娇,对陈大少爷也一直都很好,没有鄙视的意思,还主动提出意见,说是要考虑教陈大少爷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也好让他以后能生活的更好些。

    一个这样的人,没理由会做出这么蠢的事-----大家都能想到,难道许大善人不知道,送女儿的事要是被知道了,他这副使做不长久,必定招来反弹吗?

    而且看沈琛这模样,沈琛是根本没有睡的----他身上的衣冠都齐整的很,而且还揪出这么多人,这说明沈琛是心知肚明自己被人算计了,也知道是谁在算计他,所以有备而来,在等着想看热闹的人自投罗网。

    这个念头一起,他就听见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的哭喊声更大了。他收敛心神看过去,正看见沈琛手里拿着竹签一点一点刺进他的手指,那个人痛的连鼻尖上都是冷汗,正一点一点的往下掉。

    他终于坚持不住了,对沈琛哭了:“我没有下毒,我没有下毒!我下的只是普通的春药!”

    春药?!

    众人哗然,没料到他忽然竟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春药啊!

    有些心思转得快的已经想到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便不约而同的都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原来如此,怪不得还得把许大善人的女儿给送到沈琛这里呢,原来竟是有人在算计钦差大人。

    可是是谁呢?

    大家都在心里想了一想,想完了便忍不住都闭嘴了-----要跟钦差大人做对的,现在又被钦差大人压得死死的,看不得钦差大人好,也看不得许家好呢?

    想到了的人,目光便有些微妙。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还是站在原地看热闹好了,不该碰的事还是不要碰,省的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这么想着,屋子里的灯忽然暗了暗,众人都吓了一跳。

    沈琛没有受影响,俯身拖长了音调哦了一声,随意又悠闲的道:“原来如此是春药啊,那谁指使的你呢?”

    他是故意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审这个人。

    大家都意识到了。

    紧跟着,沈琛便提醒他:“你可要想清楚了以后再说,这说了便不能反悔了,若是证明你说了假话,那你跟你的家人,可都活不成了。”

    **裸的威胁,可是尖嘴猴腮的男人却根本顾不上了,他的手都已经被沈琛踩的烂了,这个人说到做到,他心里已经有些发怵,哭丧着脸声音微弱的说了个名字。

    沈琛挑了挑眉,问在场的众人:“你们都听见了没有?他刚才说了谁?”

    说了谁?

    众人都右眼皮跳的厉害,忍不住垂头装傻。

    听是听明白了,只是这得罪人的事

    毕竟刘家是地头蛇,钦差大人就算是厉害,也未必就斗得过啊。

    沈琛似乎也没期待等到回答。

    只是陈大老爷却忽然眼睛发亮,声音有力的咳嗽了一声报出了刚刚听见的名字:“秦杨!他刚刚说了,是秦杨!”

    沈琛有些满意,看了他一眼,再若有所思的问:“秦杨是谁?”

    许大善人也反应过来了,恶狠狠的盯着那群在沈琛的护卫下像是鸡鸭一般的人,冷冷的道:“姓秦的,能这么横的,找不出来几个。要说有,那也应当是跟总督府的那位亲卫长脱不了关系的。”

    总督府的属官里头,亲卫长秦大人是很被刘必平看重的一个,众人都鸦雀无声,继续垂头装没听见状。

    沈琛哦了一声:“是吗?”

    尖嘴猴腮的男人只觉得喉咙里似乎有一团火在烧,见沈琛发问,眼神看向自己,就知道是在问自己,抖了抖颤巍巍的点头:“是是秦大人的堂兄”

    沈琛的目光便瞬间冷了:“这些人买通下人,装成许家的人给本侯下药,实为可恶至极!总督府一而再再而三的闹出人来针对我,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大家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人说。

    沈琛便对青枫点头:“去吧巡按大人请来,跟他仔细说今天这里发生的诸事,这些人的供状也都交给他,请他裁断。”

    他自己不动手吗?

    众人心里都有些犯嘀咕,不知道沈琛到底是想怎么着。

    沈琛已经转过头了,冲众人笑了笑便道:“还有,今天跟这件事有牵扯的诸位,也都请留一留,让巡按大人问一问话,若是没事的,自然可以走。若是有事的,那便实在是抱歉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沈琛是什么意思,怎么判断有牵扯没牵扯?这个范围可就大了,也就很值得商榷的。

    沈琛却已经朝汉帛点头了。

    汉帛径直站出来,看了他们一眼,挑眉开始报名字。

    刘家有三四个年轻后生都被点了名,此刻不由得心里发慌,急着要撇清关系,嚷嚷着自己跟这件事没关系。

    却没有人理会他们,沈琛的护卫出手又快又狠,已经迅速一个手刀过去,将闹的最狠的那个人给劈晕了。

    这么一来,其他的人也就不敢再动,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护卫一个个把汉帛报了名字的都给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