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八·放钩-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八·放钩

    “也没什么,只是我知道一点不为人知的隐秘罢了。”沈琛笑了笑,见汉帛已经将门窗紧闭,便看向陈大老爷,并没什么隐瞒,直接说道:“刘家为何能在榕城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稳居首位,想必您不是不知道原因的吧?”

    陈大老爷便有些沉默。

    同样都是做海上生意,这世上又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当然知道刘家是因为什么迅速站稳了脚跟,一路在榕城称霸,最后还扶持出了一个封疆大吏的。

    只是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刘家早在两三年前就开始收手,也一直都处置的很妥当。

    他们其他三家多少都有利益牵扯,不可能拿这件事出来去攻击刘必平。

    他便不好再说什么。

    沈琛却似乎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顿了顿便道:“陈老爷若是因为之前你们之间也都有牵涉而迟疑,实在大可不必。”

    他朗声道:“因为我根本不是要拿这件事来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刘必平想要重新联系上那批海寇罢了。”

    陈大老爷登时如遭雷击,立即便抬起了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沈琛,不自觉的啊了一声才问:“这怎么可能?!”

    那批海寇跟倭寇牵扯不清,现在沿海平倭患,也有一半是在平这些海寇。

    而那批海寇,都跟刘必平有关系,刘必平应该是巴不得他们死的,更巴不得跟他们没有丝毫联系,怎么可能会重新联系上这些海寇?

    而且听沈琛的意思,刘必平似乎还是想联系上这批海寇,对那些军粮有什么意思,刘必平莫不是疯了?!

    “他本来就疯了。”沈琛挑眉,立即戳破了陈大老爷心中的一点幻想:“现在朝中局势不利于他,他接连两次出招都已经失败,这回巡按御史抓住刘家给我下春药的这个把柄,绝不可能轻易放过,刘必平还动用刘家族人,意图对我不利,更是坐实了罪名,我只要写了折子上去,他是不会那么轻易能脱身的。”

    这是实话,毕竟刘必平现在在朝中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没有了夏松的支撑,他这个封疆大吏做的并不是那么春风得意。

    陈大老爷有些错愕:“就算是如此,他对军粮下手”

    “自然是拖字诀。”沈琛对陈大老爷笑了一声:“想一想吧,什么情况之下,朝廷才能对福建顾及不上?”

    自然是有战事的时候。

    陈大老爷吞了口口水,心里骂了声娘,觉得刘必平大约是疯了,不是疯了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怎么想的?

    怎么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如果真如同沈琛说的这样做的话,那就是在纵容海寇,给海寇提供巨大的支持,让海寇能迅速累积跟朝廷对抗的资本-----海寇本来就跟倭寇勾结在一起的!

    他这是

    陈大老爷心里骂了一声,也忍不住口里骂了出来:“娘希匹,他不要命了!”

    当然,站在刘必平现在的角度来看,他这样做也是在险境中求生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稳住榕城的局势------海寇劫持了军粮,到时候就会实力大增,浙江那边的倭寇会趁机反击,而海寇们会怎么样呢?流窜到福建境内,到时候坐镇的总督刘必平,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换掉他?

    他跟海寇颇有渊源,说不定还能似模似样的打几个胜仗。

    甚至推沈琛出去死,就说是跟海寇力战而死。

    真是

    陈大老爷不敢再细想下去,看着沈琛,半响才道:“那侯爷想我做些什么?”

    他没那么蠢去问沈琛这件事是真是假。

    既然沈琛会单独拿出来说,就必定是有十足十的把握,沈琛也不是那种听风就是雨的人,他一出手就必定是致人死地的狠招的。

    沈琛没有迟疑,从汉帛手里接过一沓纸递给他:“这上面详细记录了刘必平的安排,包括他会在哪个区域动手,动手的人数有多少,得手之后又会往哪个方向逃走。你拿着这个,只需要去告密就是了。”

    告密?

    陈大老爷更不明白了。

    沈琛见他看过来,便弯了弯唇,道:“这封信,是让你去带给浙江总督的。”

    陈大老爷是陈家的话事人,沈琛很知道,陈家在海上是唯一能跟刘家一争的,他们更擅长海上的生意,船也是最多的。

    让陈大老爷去跟浙江总督告密,一是他的身份足够高,刚好能令浙江总督相信,二是因为他能出得去。

    陈大老爷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接过沈琛递过来的东西,有霎那间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稳住了心神,才勉强出声问沈琛:“到时候总督大人若是问起我,这消息是怎么来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沈琛莞尔:“您在海上生意众多,若是有一二耳目也是极为正常的事,至于为何告发?但凡是我大周的子民,但凡还有一点血性,去告发,岂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沈琛见陈大老爷似乎明白了,便一锤定音:“刘必平已经黔驴技穷,这件事是他铤而走险,不得已而为之,若是我们抓住了这一点,一击必中,那陈老爷也不必再担心事后会遭到报复的事了,不是吗?”

    因为到那个时候,刘必平早已经倒了,根本不能再威胁陈大老爷。

    陈大老爷心里将利弊迅速衡量,不一会儿便下定了决心,拱手应是:“侯爷放心,陈某必定幸不辱命!”

    沈琛嗯了一声,又道:“这一事过后,我便会加急赶去泉州,这里的一切事宜,恐怕要托付陈大人跟许大善人多多关照了。”

    陈大老爷知道了,卫老太太年纪大了,加上重病初愈,不适合远行,可是沈琛这里却担心卫安的安危。

    寿宁郡主去泉州算起来也已经一两天了,可是那边瘟疫横行,很难收到消息,沈琛这里必定是担心的,因此才会决定处理完了刘必平的事情之后便要赶过去。

    虽然陈大老爷很有些担心那边的瘟疫,可是沈琛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实在是没有他能反对的道理,他再三思虑之下,便朝沈琛保证:“您放心,卫老太太这里,还有榕城,我跟许大善人一定尽心竭力,绝不敢有丝毫闪失。”

    也不能容许有闪失,这是关乎家族前程生死的大事,没有人会拿这个来拼的。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