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章·对付-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章·对付

    卫安也正好一眼就看见了他,人这么多,唯有沈琛总是不管在哪里,都有办法让你一眼就能注意到他。

    驿馆刘必平设计的事情卫安都已经通过信件知道了,那个时候她心里是没起什么涟漪的,是因为知道没有必要。

    沈琛这样的人,就是有虽然总是表面上纨绔不羁,可是莫名让你安心的本事。

    可是等到现在一眼看见他,她忽然就有些后怕了-----沈琛自然是不需要担心的,他这个人的定力强的可怕。

    可是他就是招女孩子喜欢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卫安脑海里竟不合时宜的想起了永和公主。

    就在他们来福建之前,永和公主还为了沈琛想要她死。

    这个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好笑,便真的笑出来了。

    之前还有些古怪的气氛霎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蓝禾跟玉清原本有些担心的,还以为这两个人是闹什么别扭了,见状便不由得莞尔,默契的退出去关上了门。

    沈琛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对着卫安的笑却没有什么脾气,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因为卫安的这一笑,互相心仪刚定了心意不久的男女之间的那点尴尬就没有了,沈琛心里满满的只剩下对卫安的关心还有想念,他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拉住了卫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皱眉:“不是说带了大夫在身边,蓝禾会做药膳不会饿瘦吗?这还不是瘦了。”

    因为肤色白皙加上又瘦了许多,卫安眼角处都还能看得见隐隐的血管。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沈琛的手干燥又温暖,她竟一下子没有想起来要甩开。

    “没什么事的。”她垂了头片刻才又抬起头来看着他,很认真的道:“再厉害的大夫也没法子能保证人不累的啊,这么远的路”

    她忽然觉得这样的谈话有些太小女儿气了。

    从前她跟沈琛在一起,不是聊大事就是在谈计谋,几乎没有这样有生活气息过的时候,这样的气氛总让她莫名的想到老夫老妻这个词。

    她顿了顿,甩了甩头跟沈琛说起正事:“刘夫人已经在我手里了,你的人没有经手,刘必平虽然一时查不出什么来,可是肯定却也怀疑你,而且想借故栽赃给你身上的。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来看我?”

    “倒是挺自觉的。”沈琛越看越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卫安的鼻子,带着些宠溺的笑了:“知道我是来看你的。”

    卫安被他的话堵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瞪了他一眼还是努力的想要把话题转移到正路上:“你那边的事情安排好了吗?不会出什么差错吧?刘必平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刘夫人走了而心存警惕”

    沈琛认真的盯着她听她说,直到把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才施施然的转开头,配合着她哦了一声,告诉她:“都安排下去了,是让陈大老爷去办这件事的。”

    陈大老爷?

    卫安这阵子不在福建,虽然从信上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太详尽的资料是没有的,因此有些不解:“为什么挑中他?”

    论理来说,这件事最好是刘家的人来做。

    她还以为沈琛会挑七老爷之类的,刘家的族人去告密。

    因为这样会显得更加的可信。

    “我也是通过许大善人才知道,陈大老爷竟挺有来头的。”沈琛挑了挑眉,见卫安看过来,便跟她解释:“许大善人告诉我,陈大老爷从前竟救过现如今浙江总督的性命,虽然官商有别,这件事陈大老爷从来不曾提起,可是这个恩情和这份交情却是有的。让他去办这件事,事半功倍。”

    毕竟能快速的引起注意。

    浙江总督毕竟不是临江王的人,沈琛又不能彻底命令他。

    而且他一旦搅合进去,到时候局势就会更加混乱。

    让陈大老爷这个看上去只是个商人,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背景的人去做这件事,无疑会合适很多。

    卫安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被沈琛拉着在他旁边坐下了,才轻声道:“那接下来,咱们就只需要坐等着看好戏如何上演了。”

    刘必平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她心心念念下了命令要追杀的罗源,此刻正在群山手底下混口饭吃。

    更不会想到,他以为设计好了的,引诱海寇们抢劫的路数已经不管用了。

    沈琛笑着看了她一眼,摸摸她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伸手抱抱她。

    而后他也就真的伸手把卫安轻轻的揽在了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头上,叹了口气。

    卫安原本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沈琛这声叹息出来之后,她就不想再动了。

    在外面一个人的日子当然也没有什么关系,她毕竟是经历过很多的人了,也知道每件事都很难,每件事都该要自己去完成,因此经历什么都不觉得辛苦。

    可是她现在靠在沈琛怀里,嗅着他衣服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茉莉香味,忽然又有些安心和疲惫。

    不管怎么说,有给地方可以靠,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沈琛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为她的顺从觉得欣喜,也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而觉得安心,静了一会儿才忽然开口说:“安安,我们回去以后便成亲吧?”

    京城的水已经越来越浑了,过不多久恐怕他们预料当中的事情便会发生。

    一切风平浪静以后,他希望能跟卫安一起过一阵子的安生日子,不必再去一直小心翼翼的防备有人陷害,也不必顶着上头的压力过日子,可以轻轻松松的过卫安想要过的那种日子。

    卫安也静默了片刻,才微笑回应:“好啊。”

    想到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人是沈琛,心里的慌乱就半点都不剩了,从前以为不可能的事全部都发生了,从前以为不可能再喜欢人,可是她也照样喜欢上了沈琛。

    解决完了这些事,她也可以开始尝试新的人生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她会比从前好,她的婚姻也一定会比从前好。